專題: 高鐵

四年後的反高鐵

比對前後兩次反高鐵示威,應該很容易就能看到警方取態的分別。當然,比較重要的是當年的反高鐵示威期間,警務署署長是被稱為Sorry Sir的鄧竟成擔任,現在則是曾偉雄——即使鄧竟成任內期間示威者和警方都有相當的磨擦,但雙方的關係遠不如現在這樣險惡,從黑影論到延後拘捕這些事件上能看到,曾偉雄的手腕說是歷來最強硬的也不為過。

高鐵原本話2015通車,後來又改了2015工程完成,2016通車,現在又推遲到2016才工程完成,2017才通車。前後遲了2年。最大的問題是當日六百多億會超支多少呢?這會是天文數字。我曾經也幫政府做過工程。其實幫政府做工程都希望政府遲。工程一遲,有些部分是由頭到尾,若其他人那部分未做好,是不能做到,結果就互相拖遲。因為工程是要互相配合,一部分遲,結果整個工程都會推遲,而責任又不會是在自己那裏,因為要等別人所以推遲了,那結果會是怎樣呢?這有幾條大數要計了。

不可思議的高鐵

高鐵工程延誤一年,港鐵(推)說是因為早前200年難得一遇的黑雨浸壞機器及西九的土地(原來)難以鑽探,令施工時間延長。那是否會令造價進一步上升呢?港鐵的答案,跟《食神》裡的歐錦棠自問自答一樣︰「究竟佢係天使既化身,定係地獄黎既使者呢?」,就係「無人知」。港鐵在5年後的今天「發現」原來西九的地基難以鑽探又撞樁柱,以及香港真的會出現黑雨令施工困難,真的有點懷疑我昨天在新聞看到的是地球新聞還是火星新聞。

能同行雖好,但有時實在無可奈何,他始終受不了有人些排外、歧視。「有啲人好強調地域,強調自已係香港人、中國人,都係想要種存在感,證明自己特別。」他並不信相國界,可是存在感的問題如何解決呢?「我覺得存在唔需要原因,因為我哋已經出咗世!」

泰國亂局對中國的影響

在世貿的多次談判之中,從來都是「農業補貼」成為最大的「障礙」。不過和泰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從來也沒有一個歐美國家的中產因為農民補貼的問題和政府大打出手,甚至要「改變一人一票」的投票方式來「另外找個平衡」。而更令人大跌眼鏡的,竟然是美女總理「忽然被刁難」的時間,正正就是她「找出了解決方案」之時!

解決方案是什麼? 就是找到另一個傻佬來「埋單」,不用泰國人自己找數。這個傻佬是誰? 中國是也。

(為2011年舊文,現在港深廣高鐵工程如火如荼,赫見今日東方日報報道,馬頭圍沙中線工程附近有唐樓住客感到搖晃,特重推本文以提醒沿線居民。)當高鐵隧道經過西九龍紀律部隊宿舍及大同新邨附近,將會在幾棟樓宇地底通過。以我有限的建築工程知識,樓宇大約每高四層,其樁柱則需要深一層,大同新邨樓高達十四層,即樁柱深三至四層,約 -12mPD,政府刊憲的文件顯示,地底下的高鐵隧道頂部位於 -26.0mPD,與樁柱垂直相距約十多米。我不禁惶恐,高鐵隧道頂部至樁柱底部這十多米的岩層,要承受樁柱所傳達的巨大重量,是否一定毫髮無傷?

反高鐵運動的群體當年提出大堆質疑,例如為何一定要選址西九、全地底路線引起的工程及日後的營運風險、一地兩檢無可能得到法理授權必定影響行程時間、以至運動的焦點–菜園村……但當時坊間的反應是西九選址是方便的,全地底哪有問題,沒有一地兩檢沒多少影響時間,菜園村村民只是要多些賠償而已;總體而言都是認為反高鐵運動只會阻礙香港經濟發展,參與者都是滋事份子「搞屎棍」 「阻人搵食」。甚至菜園村毗鄰是解放軍軍營也變成「陰謀論 」 而無人理會。

基建觸礁的根本原因

自反高鐵運動以來,很多人都會問一個問題:為甚麼港英時代基建沒有阻力,回歸後卻諸多阻礙?這必須從環保、利益分配、中港矛盾等角度作深入思考。由戰後至七十年代,香港處於高速而初步的發展時期,在整體發展水平較低的情況下,發展成為硬道理。踏入八十年代,隨著經濟和教育達到高水平,香港和西方發達國家一樣,進入了更高層次的社會發展階段,市民開始反思社會發展模式,環保問題日漸受關注,對環保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到了今天,環保不單是政策問題,更成了道德議題,這在以往是難以想像的。表面上的經濟利益是否足以補償環境成本?香港是否需要那麼多大型基建?我們是否要將香港變成大工地?我們是否應改變發展模式?當越來越多人,尤其是新一代提出諸如此類的問題時,就是大工地發展模式日益受阻的時候。

藝術阿叔的啟發

我想起從前反高鐵的時候,一個姐姐呼籲我去舊立法會大樓。她說高鐵只為有錢人服務。我不想一叫即去,便隨口倒果為因反問她:「有錢人交更多的稅,給他們多一點利益很合理啦。」想不到她真是語塞了,竟然這麼簡單的問話也無法回答,我看她對事情其實一知半解,也不想參與集會了。青少年作公民參與有助個人成長,拓闊眼光,然而我們的社會經歷也確實不足。社會經歷不足,不代表不應參與運動,而是要藉著參與的過程中深入了解事件。當然青少年走出來可以增加參與的人數,而人數決定運動的影響力,但質素也同樣重要。

換人大計一早開始左啦,呢幾年撞口撞面遇到唔少大陸高中低幹的仔女,以讀書名義來香港先讀個 Degree,呢三、四年就用來換身份證同香港居民身份,再搵埋政府畀錢的獎學金去美、英的長春籐同牛劍讀個碩士博士,再返香港做個大律師、律師、iBanker 之類的專業人士,唔係住山頂或半山,就係入住咩「挈天半島」西九一大堆豪宅上蓋 (等高鐵通車) ;唔做專業人士的,寫下文、讀個語言系、翻譯,連藝術、文化界等所有撈得到都唔放過,點解?人望高處,水往低留,香港當然好過地獄鬼國國內啦,有張香港身份證有咩事都安全 D,賴昌星同谷開來都有香港身份證,明冇?

個人經驗告訴我,大陸的高鐵,可以說是沒有服務可言!還記得在廣州南站的那一天:幾經折騰,到達車站,作為中國人,民以食為天,當然是要找餐廳!在暗黑的車站大堂,找車站員工問路,他竟然「十問九唔應」,服務之欠佳,可想而知!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找不到好餐廳,因為沒有,最後,只能吃快餐!至於男廁,三個洗手盤,有兩個是壞的!當然,我有投訴,結果是怎樣?幸好沒有被控以:尋釁滋事罪!

這一篇新聞提及,西班牙國家黨損失獨立執政地位。然而,報道並未有將事實呈現出來:同樣支持獨立公投的左翼政黨,聯同國家黨合共取得Catalonia議會過半數議席,兩黨合作足以啟動獨立公投。而原報道亦引述一位居住巴塞隆拿的西班牙人,反對獨立及推測Catalan要求獨立的原因。可能編輯亦認為未有引述支持獨立人士意見,有欠中立,最後在網上版將該段訪問部份刪走。

個多星期前,am730 報道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工程沿線,地面建築物及水土受到不同程度影響。坊間一片嘩然過後,公眾的注意力已經被不同社會事年而蓋過。主流媒體對這些議題感到新鮮,可是民間的研究、討論、監察及行動,其實早早在進行。

當人民口口聲聲,明確堅定地跟政府說:「我們不需要」時,為何政府可視若無賭?說穿了,香港到底在為誰運作?為香港人嗎?從數之不盡的反智反民意的政策中,這斷乎不是正確答案。我們不求政府推出甚麼利民政策,只得聲淚俱下的跪在你跟前,搖晃著你的雙腿,苦苦哀求你:給我一線生機,給我一口喘息,給我留一個完整的香港,不要再覬覦我們的下一代,求求您,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