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魯迅

「阿Q精神」的傳承

《阿Q正傳》是魯迅先生的寫下的一部小說作品,故事講述主人翁﹣阿Q,為社會中的草根階層,不但地位低微,而且時常受到欺壓,往往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可是阿Q並沒有自怨自艾,反之以自己一套精神優勝法去應對問題,往往在精神上自我安慰,逃避現實,甘於活在幻想當中。

論奴才和聰明人(下)

正如魯迅文中聰明人的特點一樣,聰明人因為讀了點書,哦,看官注意啦,讀書和明事理是兩種沒有關係的概念。不過你如果硬要說聰明人明事理,他明的也是自己周邊,與自身利益有關的事理。至於其他人的事理,他會有時表示一下同情和憤怒。這同情嘛,也有等級之分,對於街頭欺凌、虐待貓狗以及社區各種不文明現象,他們表現得義憤填膺。可是一旦不公義的社會狀況來源自不公義的權力核心,他便突然選擇性地視若無睹,或者直接跟你說:「我不懂政治」、「我討厭政治」等虛應一下。他們永遠不是行動派,作為香港教育底下的「精仔叻女」,他們深明「行先死先」的民間智慧,這與內地所謂「槍打出頭鳥」的文化是一脈相承的。

論奴才和聰明人(上)

魯迅先生認為,中國的「主子」和「奴才」是經常統一在一個人的身上的:「做主子的時候,以一切別人為奴才,而有了主子,又必然以奴才而自命。」這就是奴才的最大特點。也就是說,鑒別一個人有沒有奴才性,先得看他在其他奴隸面前會不會耍主子性。例如,有某人提及普選特首時便語帶威脅,言詞兇狠:「她相信市民日後投票時,會務實理智選出行政長官,若最終市民愚蠢到選出一位不愛國愛港的人,也不能怪責中央反應。」是的,在專制社會底下,人民永遠是「愚蠢」的,政府永遠是「英明」的。

不甘生於科技太發達的年代

現在的孩子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呢?我是不太體會到的了!若然我是千禧年代出生的孩子,我必定會十分不甘生於科技太發達的年代。科技發達當然會為人類帶來無限方便,但科技太發達,卻會剝奪了小孩寶貴的童年。小孩們再不如我們這些90後,手拿著的再不是公仔書,再不是兒童快報,沒錯,是Iphone和Ipad;他們放學後玩的再不是波子棋,而是wii 和nds。他們的生活充滿著各式各樣的科技產品,兩歲的小孩子不會唱abc,而是在玩ipad mini temple run,縱然不懂玩,也要學習大人用手指滑來滑去。

給政治冷感的吶喊

可能你會認為,別人會幫你毀掉鐵屋,所以才裝着睡。那麼沒有人可以叫動你;但噪音仍一直存在,你根本不能再沉睡,而且一旦堅持破壞鐵屋的人被群眾壓力和無力感洗腦而放棄,你將失去一切生存的希望。又或者,有些人完全不關心鐵屋是否有氧氣,所以一直睡著。「政治冷感」到如此地步,我無話可說。但到他們突然驚覺氧氣耗盡之時,已無人有能力打破玻璃;已無人有能力破壞鐵屋;已無人有能力維持性命。到時,他們便會成為最痛苦、最孤獨的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