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鴉片戰爭

響呢件事入面,村民林維喜認真無辜,野都未諗就死左。所以我地永遠無法知佢「點諗」。但佢個仔點諗呢﹖呢點就容易確定啦,不過教科書就好少提。原來當時義律為了盡快平息事件,出一千五百銀元作為「家屬撫恤金」透過另一村民劉亞三來收買林維喜個仔林伏超,要佢立下字據,證明林維喜係死於意外,與洋人無關。當時林伏超大概咁諗:「老豆唔死都死咗,同洋人鬥冇咩著數,而家現兜兜有錢收,有銀,真係唔要﹖」

須記得,張保仔真的是通過談判來「投誠」。而之後真的交足功課,替滿清政府掃平南中國海的海盜。但原來最終只是被授予「副將」之職,而且只是福建省的閩安地方而已。簡直芝麻綠豆到不得了。

未投誠之前,張保仔統領兵員數萬、戰船數百、火砲數千,盤據在香港。真是皇帝老子也不用「俾面」。而且打劫的又是「洋人」,洋槍洋砲也不放在眼內。只是在清軍串同葡萄牙艦隊埋伏夾擊之下才被不幸打敗。 (咦? 葡萄牙人不是割據中國土地、罪該萬死的殖民主義者、兼且是鴉片主要供應國之一嗎?)。

因此所謂張保仔「有可能傲慢不順從」,簡直劃公仔不用劃出腸也。但好歹這位「改邪歸正」的海盜也是交足功課,又與科舉出身的官員又何仇之有?

張保仔之所謂「信唔過」,正正就是他本來就是羅賓漢的德性,況且是愛護平民百姓那一種,而先前又是專門對付貪官的米飯班主「鴉片煙商」們。試問他要是真的做起官來,日子可以怎樣過? 而即使忍氣吞聲只做好份內事,原來還有一位「民族英雄」會來找碴子,以替自己「省靚招牌」,參你一本「總之就係信唔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