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鑽石山大磡村的居民來說,這十名童黨分子是他們眼中的心腹大患。他們並非一般人眼中只懂騙財劫色的小混混,而是竟然可以身懷各種魔法招數,打人不需利用器具的神人。如斯陣容,連「慈雲山十三太保」也肯定招架不住。

黃大仙衙前圍村自〇八年開始一直受重建問題困擾,到今(一四)年市區重建局將六月廿四日定為最後回覆搬遷限期,預計月底會清場。由一班青年和村民組成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在今(廿九)日下午舉行最後一場的「衙前墟」,並在當中不滿市建局出爾反爾,要求保育村口位置,及興建一排兩層仿古屋。有村民表示捨不得那裡的鄰里人情,亦有村民抱怨傳媒的偏頗報導令他們氣憤。

龍翔廣場最近一多個月來相繼有大型舉動,開始出現了大量白色圍板,舊有的店鋪一間間封鋪,或是搬遷,或是結業。這些店鋪有兩間酒樓、茶餐廳、文具店、醫務所等等,連商場內最大的租客百佳超級市場都在4月6日結業。現在商場不像商場,餘下的食肆就只有快餐店和一間偏貴的茶餐廳。雖然我不知道那些店鋪去向如何,但下場恐怕不好了。相信經過裝修後,新店鋪極有可能轉為那些大陸旅客服務了。

長遠來說,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將於2016年至2021年分階段竣工,時間上與沙中線通車大致相若,預料將與九龍灣商業區及啟德新發展區連成一線,吸引更多商業機構落戶該區,成為另一個類近油尖旺區的「客倉」。縱然部份路線日後或與鐵路重疊,但相信往觀塘及九龍灣一帶的巴士服務需求依然龐大,惟現時主力提供黃大仙、鑽石山、新蒲崗這些將來與鐵路正面競爭的路線很大機會面臨取消及縮減服務;另一方面,現正動工的藍田隧道及將軍澳跨灣連接路將於2020年通車,屆時將大幅縮短九龍東往來將軍澳南及將軍澳工業邨的行車時間,相信有潛力開辦往來新界北及將軍澳的長途路線,以及往來新界東及將軍澳工業邨的繁忙時間單向路線。

地鐵,賺大錢仍加價;九巴,雖說蝕錢,但竟然將錄得盈利的業務分割出來,然後申請加價,讓市民生活百上加斤,同樣可恥。想深一層,九巴為何會在本業(巴士服務)錄得虧損?是九龍、新界的居民全都乘搭鐵路,支持不到一間巴士公司?還是九巴的營運策略出錯?依筆者分析,致命原因是九巴只懂收車削班來節流,而沒有認真想辦法改善路線來開源,結果只懂加價,讓市民更反感,選擇改搭其他交通工具。這乃惡性循環。

衝擊香爐

「仲有五分鐘!」話音未落,數個手執數根長香燭的市民目光一閃,用力把旁邊的人擠開,使勁往前挪動身體,務求盡量接近香爐,好比超市大減價時拼命擠到貨架跟前的師奶。忙亂之間,一根燒得正旺的線香,貼到前面一光頭男的後腦勺上,他痛極回頭大呼:「X!你支香呀」。上述說的正是年廿九晚市民爭上頭注香的情景。俗話說,「執輸行頭,慘過敗家」,這話在爭上頭注香的市民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筆者雖非香客,但求感受新年氣氛,便親赴黃大仙祠參觀,見場面墟冚,特此記下少許感言。

基督徒用「慈黃區」,無話犯唔犯法嘅,《聖經》無論由新約到舊約都敵視偶像,呢點都無錯。之但係「慈黃區」個名,係來自「慈雲山」同「黃大仙」嘅頭一個字,問題就喺呢度嘞。「慈黃區」有「慈雲山」又有「黃大仙」,一嚟個「黃」字已經代表「黃大仙」,二嚟「慈」字已經帶有佛教色彩。即係咁,以前慈雲山山上邊有一座觀音廟。因為民間流傳話觀音娘娘嘅慈雲會普救眾生,所以就有咗慈雲山呢個名嘞。「慈黃區」既係道教名,又有佛教FEEL,問你哋驚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