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黃洋達

警察大肆拘捕,是可以預見的。中共講明會對抗中行動強硬應對,港共必然以拉人作為功績表忠,尤其在欽差李飛在港期間。而佔中未有動作,拉學民的中學生可能引發輿論反彈,冇人可拉,如何交差?如果此時有其他群眾出場,還發生衝擊場面,萬惡的公安焉有不拉人去交數之理。但皇上兄偏偏此時下令要「不斷行動,以戰養戰」,熱民自然成為公安交數的最佳餌食。

一般人以為棟篤笑純粹大眾娛樂,一笑置之後讓腦袋輕鬆,但其實棟篤笑是一門高深的藝術創作,講求的是語句簡單直接以及講者與觀眾的互動性。而棟篤笑的精髓,除了以風趣幽默的生動故事諷刺時弊、討論政治與揭露社會的荒謬怪胎現象外,還會探討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更針對人性致命弱點,務求令觀眾在笑聲中,對社會、家庭及個人有所反思。

以商業模式運作,由租用地方、錄音儀器、前場網頁後場儲存、甚至乎主持車馬費,樣樣是銀兩計算,需要大量資本,無論是政黨組織或媒體公司,無可避免要考慮收入模型(Revenue Model)。最常見是廣告(包括節目前後、冠名贊助、植入式或網頁Banner)及會員制(優先收聽、入會著數或純捐獻支持),不同模式可以Mix & Match,而當今大部份此類網台,收支平衡也十分困難,好些會借助賣宣傳品及舉辦活動收錢。網台發展近十年,但無論覆蓋率或Revenue Model仍在摸著石頭過河階段,而2013年,可能是競爭最激烈、內容或手法上也最百花齊放的時期,看見他們的動態,也確實有趣

我倒認為了解政治,其實對自己也有很大得著,特別是留意不同政黨的理念、行為,更能從中領悟一些做人道理。無錯,香港的政黨真係好虧好柒,但正正這樣就給了自己一個反面教材,反省、調整自己的行為、價值觀。

《熱血少年》就要熱血!

漫畫雜誌《熱血少年》由和平出版及熱血時報聯合發行,雙週刊,隔星期五出版,至今來到了第三期,平均六十頁一期,包含五至六個故事,和數個文字專欄。本來,打算以熱血制造最強本土漫畫,實在令人期待和支持。可是經過三期觀察後發現,你們是非常熱血拼命地做,但我卻非常無引的讀,因為熱血少年不熱血。

超短評《熱血少年》

買《熱血少年》,純粹因為牛佬(黃洋達在漫畫界,經驗與track record都是零)。牛佬的《古惑仔》,文戲超好看,故事有伏筆,情節有條理,角色性格鮮明;武戲仍保留硬橋硬馬,拳來腳往那種格鬥,非常講求作者對武術及功夫的認識。最重要係,古惑仔啲角色會長大、會老,有唔同嘅人生經歷(生老病死、結婚生仔)- 這一點不論是新著還是舊著龍虎門,甚至乎是許多日漫也學不了。要學好編劇,找三五百期古惑仔看,偷師偷到三兩成,我敢擔保香港打遍天下無敵手。牛佬今鋪唔靠古惑仔,重新重始,只做顧問,唔落手落腳可以去到幾盡?我好想知。

美國領事楊甦棣亦表示,泛民能入閘就證明是真普選,此話恰與陳健民放的風遙相呼應。以楊領事的邏輯,即是話2012年的特首選舉也是「真」普選了。李柱銘的底線,也就是美國的底線。不要忘記美國在2010年是歡迎通過出賣香港人的政改方案。一不做,二不休,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美國隨時會經「真」普選聯盟之手,再一次出賣香港人。

沒錯,我說的就是現今「左膠」與「自治派」(編按:甚至被謔稱為「自治撚」)對立的局面。「自治派」的定位是明顯的,他們自身也承認,具體來說,自治派以熱血公民、陳雲、人民力量、龍獅等以激進本土自治為先的一體。問題在到底有沒有所謂「左膠」?有人反對有所謂「左膠」,認為被稱為「左膠」的人,他們的立場與身份並不相同,因此根本不能算是一個圈子。但我極不同意這種說法。明眼人其實都看得出,這圈子是確實存在的,他們不是在現實之中以政治立場或抗爭手法為組合方式,而是一種在網絡上形成的「友好」圈子。

話歸本題。星期一至三短短三日,蕭若元與黃毓民分別在各自的節目中隔空開火,爭在還未點出對方的名字,但他們的講話內容,卻不斷炒起新問題,燒到更多完本不相關的人,至此,人力內部已經錯失了修補關係的機會(又或許從沒有出現過),各路人馬看來已經選定立場,人力解體只是時間問題。就算人力還維持表面上的團結,即立法會三名議員仍願意掛起人力招牌,但隨著人網跟人力切割,人力將失去動員支持者的主要機器,等同武功盡廢。

楊達,字枉上,燦都人也。少聰敏,然為人倨傲,時人奇之。及長,任編修,浪駭形跡,眾怪,欲免職,唯其師奇其人,遂得脫。後聚眾山林,號黃眉,值天下大亂,故播言曰「蒼天已死,黃眉當立」,爭天下。謠傳強秦奇之,賈萬金,令達明修棧道取江南謝氏,實佯敗江南謝氏之手,以振江南謝氏聲威。後謝氏果成江南第一姓。

佔領中環的實踐,否定了他們存在的本質。他們不是「本土派」,更不是「激進派」,而是「瘋狂派」(下稱「狂派」)。「狂派」的本質是寡頭政治,政治運動必須是一元領導,壟斷話語權,以我為首別無他選,為我效忠,為我瘋狂。於是他們樂於炒作民粹偽裝本土,排斥真正本土運動。隨著全面落實西環治港,本土運動的主要內涵已演進為對抗二次殖民的自我充權,尤其戴教授倡議「商討日」,讓所有參與者充權主導運動去向,這就是對「狂派」潛意識的挑釁。結果他們被戴教授邀請對談後還要猛烈攻擊,甚至連黃之鋒也不放過。

短評10/11/2012新聞透視

接方面,看新界東北論壇的部份,謝志峰講的內容沒問題,但是接下的就是短短輯錄湯家驊與范國威對陳姓局長的提問,製造反對東北發展者大多不理性的假象。從前TVB的新聞節目,是質素保證。現今的CCTVB,繼ATV時事節目完全淪陷後,又一漸漸下沉。再沒有新的免費電視競爭者,我們要看得多、看得真?只好回到網上,回到抗爭現場,再多加頭腦,做真正的理性分析,而非在不經間隋入CCTVB這種「造」節目預設立場,再找證據支持,卻又來批評人家不理性、兩極化的予盾中。

強烈譴責風水師傅李丞責先生「詛咒」香港愛國愛港愛黨的民建聯團隊,民建聯及工聯會團隊勤政愛民,鍾樹根、曾鈺成、王國興、蔣麗芸、陳鑑林、黃國健、梁志祥、陳恒鑌、譚耀宗、麥美娟、葉偉明、陳克勤、葛珮帆、劉江華、李慧琼、陳婉嫻團隊定必全取四十席。:)(編按:文章純粹認為李師傅評論的不當之處,並無鼓勵讀者票投民建聯,作者亦羅列所有候選人名字,不構成任何招致選舉開支的行為。)

他是繼馮炳德(HCMA47/2009)、楊匡(ESCC2396/10)後,香港另一個被政治檢控而入獄的人,他决定7/5放棄保釋,服刑三星期再上訴。然而,佢做過咩惡行?攞咗支咪,講咗幾句野,最「暴力」就係拍咗幾吓枱,政府就咁告佢,法官就判佢有罪,重判三星期,用咪講野同拍枱就判了三星期,這就是新社會的「法治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