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龍尾

龍尾人工沙灘一役,翻起千層 浪,其中一層湧浪,衝着「環境諮詢委員會」(環諮會)而來。老牌環團長春社健將李少文痛心指摘,環諮會內,有環團代表竟投票通過環評報告,為這項工程開綠 燈。創建香港行政總裁司馬文撰文,質疑環諮會成員對生態保育有多少認識和關顧?環評過程是保育的尖兵,還是發展的打手?

當人民口口聲聲,明確堅定地跟政府說:「我們不需要」時,為何政府可視若無賭?說穿了,香港到底在為誰運作?為香港人嗎?從數之不盡的反智反民意的政策中,這斷乎不是正確答案。我們不求政府推出甚麼利民政策,只得聲淚俱下的跪在你跟前,搖晃著你的雙腿,苦苦哀求你:給我一線生機,給我一口喘息,給我留一個完整的香港,不要再覬覦我們的下一代,求求您,可以嗎?

在黃金時段看CCTVB,見到有一套很久沒有播放,由政府環境保護運動委員會製作的宣傳片。聽了以下內容後,筆者沒有因此而感觸,反而聽到發火。點解聽到發火?就是因為這個政府,如同那些主責教育的官員送子女到外國讀書一樣,表面上播宣傳片大喊「保護生態環境」,但身體卻非常誠實。

空想出來的內憂與外患

被外界指是共產黨員的梁振英,其「同志」身份一直成謎,雖然死口不認,但他那一副黏著母親中聯辦的嘴臉,早已說穿了真相。最近他又運用語言偽術,大打港獨牌轉移「西環治港」視線。其實港獨一詞之所以能夠浮上水面,引起公眾關注,全靠魯平和陳佐洱。最初「港獨」只是一堆花生友在網上討論區的吹水話題,根本談不上勢力抬頭。不過,一經陳佐洱口中吐出,港獨竟順速變成病毒一樣蔓延開去。

我喜歡大埔,從來不是因為這些空虛的「山明水秀」,而是因為很多生活裡回憶都在這裡。第一次聽到大尾篤會興建「觀音像」,是幾年前,在教會裡,大家在收集簽名反對。那時心裡問了一個問題,如果那是耶穌像,我們是不是就不用反對呢。我認我沒有再想下去,簽了就算了,畢竟我真的不想那裡有觀音像,我沒有再去想,那裡附近究竟在發生什麼事。原來更恐怖在後面,今年初鄰組同事在做海洋題目,他們說我才知道大尾篤有個高生態價值的龍尾灘,要改建人工沙灘。原因是,「好多大埔居民想要個泳灘」。

讓人難明的龍尾灘

梁在施政亦曾說過他們面對很多上屆政府的「屎」要執,ok,我當明白,那麼屎是可以抹走罷,不一定要你自己食掛。其中一些很明顯和容易做到的是一些梁特首常常說的小事。以龍尾灘為例,以一個合理的政客,又面對近期如此低水的民望的政府,其實擱置龍尾灘去發展人工海灘,其實並不是難事,絕對是一個順水人情,何解還要繼續下去。特首更可以振振有詞說「撥亂反正」啦。

汀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