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專題: 區議會

香港主權移交18年,亂局瀕生,皆因政治制度雖已名義去殖,換來的卻是淪為中美兩大國政治角力場。現今所謂「建制派」與「民主派」,不論其主張多麼華麗動聽,骨子裡其實都不過是依付中美兩國利益的離地賣港國賊,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是以其背後效忠國家為首,並非為港人著想。所謂離地國賊,就是勾結外國勢力、出賣原有效忠對像換取私利者,用廣東話江湖語言,即是二五、反骨仔、無間道也。

向夏蕙BB建言

 | 回應

李慧琼是透過參選「超級區議員」晉身立法會,如果夏蕙BB將她擊敗,她既然不再是區議員,又有何顏面繼續當區議會界別的立法會議員?雖則法例沒有規定她必須辭職,但她是行會成員,又是建制派第一大黨的主席,如不辭去立法會議席,實被人笑到面黃。

詳細清單未睇之前,各位唔該有定心理準備,因為當中有部份人仕,最近言行極之出位,千祈唔好順手打爛你而家睇緊嘅mon,部電腦係無辜嘅。

這個才又真「羞家」: 因為每區的年青人口,最低都有幾萬人。就算在2011年撇除可能未夠年齡登記的人口,也不可能低於每區一萬人。很明顯,年青人根本沒有參與區議會的投票,否則就憑每區的蛇齋餅粽,也只能調動到二千個老人家來「打卡」,而年青人的人口在這個數目的十倍以上,而仍然完全由建制派「穩嬴」?

何不佔領區議會?

 | 回應

按政府公佈的區議會選舉統計,每個區議員得票只係「2,866.04」票!而當中「表表者」係「民建聯」,每席只需2,074票。相比「民主黨」就真係失禮死人,每席要4,377票! 何其「唔經濟」也。至於天下第一大笑話,由「人民力量」穩坐冠軍:每席盛惠23,465票!至於「鐵票」的示範,是新界社團和勞工社團,每席真係唔使二千票。

星期日舉行的南豐區議會補選,由民主黨張國昌以2383票以889票之差大勝有民建聯的李清霞,成功力保梁淑楨的議席。此仗亦為白鴿黨近4年成功取勝得第一場補選,上次勝選已算至2009年大圍補選勝出的梁永雄,而梁氏最後亦離鴿與范國威共組新民主同盟。

2013年12月,原來區議員林悅因以欺騙手段取得金錢利益罪罪成,判囚21個月,緩刑2年,按照〈區議會條例〉需進行補選。其實自從2012年11月林悅被捕開始計算,補選候選人約有1年半時間進行地區及選舉工作,故此各候選人的選舉工夫應較以往補選做得比較足。原有區議員林悅為親建制派人士,在2011年區議會選舉中與愛護香港力量合作狙擊當時選舉對手公民黨譚文豪,最終成功取得議席。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他支持鄉事派出身的何君堯,可見其建制派的背景。在當區的網絡上,他是海堤灣畔業委會主席及映灣園業委會的副主席,並且以槓桿原理買下當區三大屋苑的單位來參與屋苑事務,可見他處心積慮的部署。唯今次事件,林悅並沒有上訴,則較為令人意外。

運輸署及九巴上星期正式向沙田區議會提交2014-2015年沙田區巴士路線發展計劃(又名沙田區區域性路線重組),隨即引起當區居民一片嘩然。在筆者看來,今次區域性重組完全沒有顧及實際街道情況以及居民乘車習慣,假若區議會在保皇黨的主導下,包庇運輸署及九巴貿然通過此方案,則對沙田區居民來說,絕對稱得上是大災難。

香港中產自甘受剝削

 | 回應

過往,在香港打拼的老一代,每多能為子女積存一些財富,今日很多「八十後」年輕人在父母的首期支持下置業即為顯例。但以目前的政經運作,現時家庭月入數萬的中產,在子女長大、供樓完畢(屆時樓房是否仍是刻下的高價資產也成疑問)、行將退休時,到底還能剩下多少?他們大有可能留不了甚麼財產給下一代,甚至要下一代接手還巨債,如樓按、學費貸款等(新一代未畢業即負巨債現時已經發生並正在惡化)。可以預見,按現時的政經建制發展下去,大多數現時中產的下一代將大有機會變成貧窮。

筆者清楚知道不同派別之間水火不容,理念不同甚至不能合作。但筆者覺得「互相利用」及「合作」之間,有很多事可作。若果協調之後,擁有35%及25%支持度的人,能在兩次選舉中憑合共60%票數各取1席,這比起兩戰皆敗於40%的對家,不是更好嗎?恩怨這回事,在拿到議席之後才慢慢計,會更有效吧!

話說昨天舉行既海怡半島(西)補選,人民力量袁彌明得票竟然比民主黨單仲偕高出超過一百票(1083 vs 920)!雖然袁小姐最終都係以大比數輸俾葉劉既新民黨(2023),但呢個結果足以讓不少人大跌眼鏡。因為一直以來,咁多個泛民政黨,除左民主黨、民協同街工外,其他泛民,特別係激進派,一般都會係打地區政績既區議會選舉輸到扒街。但從今以後,所謂既溫和泛民,路線應該點行,真係要好好檢討(如果佢地仲有心去反思,而唔係賴東賴西既話),否則死路一條也!

市政局獲授權依《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廢物處理條例》、《應課稅品(酒類)規例》和《公眾娛樂場所規例》來施政,具有現時食環署、康文署、環境局、酒牌局的全部或部份職權,但區議會呢?即使它有撥款搞小型地區工程,但所得款項有限(下文會就財政方面詳述),主要的功能仍是諮詢。各區民政事務處雖然為區議會提供支援和維持日常運作,但涉及其他政府部門的事情,區議會根本無法可依來「施政」,官僚很自然就會聽完你意見就「當你耳邊風」。這樣的無牙老虎,橡皮圖章對地方瑣碎的事務難免只有「蛇齋糉餅」了。

年初一、二,香港各區夜市興旺,讓香港人重拾嘉年華式掃街的樂趣,當大家掃街掃得大呼過癮的時候,部份人不免提出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香港不能有一個更靈活的小販政策?年初三傍晚,正當我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FB上已經出現大批食環署人員出動掃蕩深水埗夜市的畫面。看著那畫面,又想起2000年政府消滅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的不光彩歷史。

整個事件中,有三派主要持份者,一為商戶、二為表演者及支持表演者的市民、三為表示遭受嘈音和光害的居民,而區議員和居民之間有透過授權機制建立的關係(即區議會選舉),故他們為保選票,與居民站於同一陣線亦預料中事。前兩派雖然目的完全不一,但所追求的結果卻是一致的,就是開放時間保持不變。而在這裡我希望大家注意一點:他們針對的是因專用區而產生的噪音及其滋擾(影響日常生活如休息),而並非反對在專用區進行的各種活動。

非牟利獸醫協會2009年成立義工團隊「獅山行動組」,至今共為區內五百多隻流浪狗當中的三百多隻進行絕育手術。協會創辦人麥志豪預計,十年後將可見區內流浪狗隻顯著減少,因為流浪狗的平均壽命有十多年,十年後現已接受手術的狗隻會漸自然死亡。起初進行計劃時,他曾與助手找逐個區議員拍門商討,但對方反應冷談,他決意先實行,再拿出成績給別人看。到了2011年,協會在區議會食物環境衛生委員會上匯報,獲所有區議員支持計劃。麥志豪又說,推行計劃以來從未有不愉快事件發生,去年亦落區與居民接觸進行問卷調查,居民反應友善。

狀元以外

 | 回應

如果純粹參考網上評論,Mark Fu 無疑是一個高分低能的傻仔,但作為京士柏區的選民,竇蓉對他的印象比其他候選人好。先不說甚麼民主大業、佔中立場,畢竟這次只是選區議員,純粹作為一個街坊,我觀察到Mark Fu 是超勤力的,五月開始已經擺街站,收集簽名,母親節那天一早見到他在屋苑門前跟街坊打招呼,父親節又見到佢,間中重上京士柏山跟晨運阿伯打招呼,要知道京士柏山不是飛鵝山,但行上去都要少許腳骨力。其時原本當選的梁偉權上訴尚未被正式駁回,補選仍未接受提名,他已做定準備工作,誠意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