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專題: 口腔期

自從2003年之後,香港人對「公共衛生」的要求又被迫提高了不少。起因是「香港人真的很包容」。例如有人得了傳染病,就應該有點「公德心」,及早找醫生,盡量待在家裡。即使要外出,也請戴個口罩,不要四處傳染人…..假如香港的公共衛生要和已發達國家「看齊」,請看看日本就是。

之不過這套原則原來是「雙重標準」,對待「宗主國的人」,就可以完全不理,謂之「包容」。否則輕則不能表現「愛國愛港」,重則劃為「反中亂港」。結果有人自知是從「疫區」逃難而來,自己也身染重病,自己也是醫生,居然連口罩也不戴一個、手巾紙巾也不用,打完噴嚏就直接用手抹鼻,然後在最公共的地方:酒店電梯,用這隻手去按電掣….. 很「嘔心」,是不是? 這本來是香香港的幼稚園學生上課第一件要學的事才對,怎麼連「強國醫生」都會不遵守的呢?

「很嘔心」是主觀反應,「會死人」是客觀後果。對於喜歡殺人的細菌來說,「包容」就是最大的喜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