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專題: 大圍

運輸署及九巴上星期正式向沙田區議會提交2014-2015年沙田區巴士路線發展計劃(又名沙田區區域性路線重組),隨即引起當區居民一片嘩然。在筆者看來,今次區域性重組完全沒有顧及實際街道情況以及居民乘車習慣,假若區議會在保皇黨的主導下,包庇運輸署及九巴貿然通過此方案,則對沙田區居民來說,絕對稱得上是大災難。

畏高的大圍

 | 回應

廿年前的舊大圍,多麼異想天開!一個鄉郊之地,仍欠奉完善的文娛設施(諷刺的是當年政府加建圖書館和公園等承諾至今仍是紙上談兵),過往大圍是購物消費主要依賴沙田市中心的小區。一如許多港島區居民對我們的既定印象──純樸,鄉區感覺濃厚。異想天開的是在細小簡陋的九廣鐵路站旁的是當時香港三大主題樂園之一,歡樂城(前名為青龍水上樂園),從樓房遠望會看到漆黑天際之中那緩慢轉動的閃亮摩天輪,畫面諧和,卻又是那麼的衝突。

消失的街道

 | 回應

以前的香港跟現在的香港有甚麼分別?就是街道文化不斷消失。這種消失是明顯的:首先,香港的新市鎮,按照城市規劃,很多時都沒有足夠數量的地鋪,你只會看見商埸及屋苑;其次,市區重建令舊區附迎的街道文化都變成現代的高樓建築,連鎖店鋪及跨國集團漸次取代本土社區的多元小店,並換成以商埸為主的社區。你以前有的士多、小食店、茶餐廳,全都消失了。所謂街道文化,最主要是有街頭店鋪,假如街頭店鋪消失了,或趨單一化,便是社區死亡之時。這種劣質的城市規劃是地產財閥跟政府互相勾結,共同扼殺香港人社區的手段。

長遠來說,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將於2016年至2021年分階段竣工,時間上與沙中線通車大致相若,預料將與九龍灣商業區及啟德新發展區連成一線,吸引更多商業機構落戶該區,成為另一個類近油尖旺區的「客倉」。縱然部份路線日後或與鐵路重疊,但相信往觀塘及九龍灣一帶的巴士服務需求依然龐大,惟現時主力提供黃大仙、鑽石山、新蒲崗這些將來與鐵路正面競爭的路線很大機會面臨取消及縮減服務;另一方面,現正動工的藍田隧道及將軍澳跨灣連接路將於2020年通車,屆時將大幅縮短九龍東往來將軍澳南及將軍澳工業邨的行車時間,相信有潛力開辦往來新界北及將軍澳的長途路線,以及往來新界東及將軍澳工業邨的繁忙時間單向路線。

猛男救女體現香港精神

 | 回應

我韋健寫文N那麼多篇文章,很少是讚揚人和事,昨日(4月24日)大圍有十八猛男以超短時間救出女子,我看到這則消息後,就恨不得要寫文讚揚他們。這就是人性光輝。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就在這短短二十秒內,真真實實地展現於人前。一人的力量是不夠的,但是當有更多的人肯伸出援手,抬到車子的奇蹟就得以實現。這個令人欣慰的英雄事蹟,在日漸赤化、人心險詐的香港,的確帶來了不少的正面啟示。

根據電視台的新聞片段,四隻小野豬尚未戒奶,由此推斷應是出生不久,請問署方為何能如此泯滅人性?不止拆散牠們一家,還令小野豬和母親骨肉分離,飽受驚嚇,與及不能吃飽,如小野豬因此還遭到署方人道毀滅,本人實在絕對不能接受﹗本人現向署方作出以下訴求:第一,請交代小野豬的去向,並堅決反對將其人道毀滅;第二,請務必將小野豬帶回金獅花園對開山坡放生,並盡力令牠找回「家人」。本人鄭重要求漁護署日後不要再圍捕並無傷害人類意圖的野豬。

從下午一時多站至二時三十六分,誓不讓你好過的港鐵又怎會容忍我們的行動。一名而我不知他是誰的職員走來,說我們在其範圍內展示標語,不合規定。「呢條線入面(指著地上一條銀線)都係港鐵範圍!」Okay,我們全員退到線後。「你地係咪要示威?示威要向我地公關部申請,麻煩你拎身份證出黎比我地登記」,看似「有理」的一段說話,對不?但細想我們已站到其範圍「外」,又何以要我們交出身份證申請?從沒發覺當公共空間變得如此不公共時是這樣嚇人,這次的遭遇令我覺得,名城保安不讓路人踩單車可能不是都市傳聞。規劃去民主化其實亦情有可原,因為永遠也有一班「人」為畸形的制度保駕護航,物腐蟲生啊。

286X?何X之有?!

 | 回應

筆者認為停辦86B而開辦286X,純粹「為青沙而青沙」,沒有周全的考慮過有關路段的特性,忽視深水埗已有大埔道,何須強行改走青沙?如果要開辦青沙路線,往返油尖旺區可能更加恰當。筆者知道286X是沙田區議會商討過的產物,筆者無意向諸議員冷嘲熱諷,但九巴已喪失規劃巴士路線的視野,為何仍讓它負責整個九龍與新界的專利巴士服務?

大家沒有看錯!華懋也打算拆售收租多年的大圍金獅花園一期和二期的車位!若將上述車位售價跟大圍名城和雲叠花園車位比較,確實平了一截。不過金獅花園一期和二期距離大圍港鐵站都有一段距離,這些車位對名城業主的吸引力或會打了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