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專題: 官商勾結

須記得,張保仔真的是通過談判來「投誠」。而之後真的交足功課,替滿清政府掃平南中國海的海盜。但原來最終只是被授予「副將」之職,而且只是福建省的閩安地方而已。簡直芝麻綠豆到不得了。

未投誠之前,張保仔統領兵員數萬、戰船數百、火砲數千,盤據在香港。真是皇帝老子也不用「俾面」。而且打劫的又是「洋人」,洋槍洋砲也不放在眼內。只是在清軍串同葡萄牙艦隊埋伏夾擊之下才被不幸打敗。 (咦? 葡萄牙人不是割據中國土地、罪該萬死的殖民主義者、兼且是鴉片主要供應國之一嗎?)。

因此所謂張保仔「有可能傲慢不順從」,簡直劃公仔不用劃出腸也。但好歹這位「改邪歸正」的海盜也是交足功課,又與科舉出身的官員又何仇之有?

張保仔之所謂「信唔過」,正正就是他本來就是羅賓漢的德性,況且是愛護平民百姓那一種,而先前又是專門對付貪官的米飯班主「鴉片煙商」們。試問他要是真的做起官來,日子可以怎樣過? 而即使忍氣吞聲只做好份內事,原來還有一位「民族英雄」會來找碴子,以替自己「省靚招牌」,參你一本「總之就係信唔過」。

鴉片進口是需要查禁的,但伍秉鑒作為商行首領,與眾行商一同隱瞞進口鴉片情況。至於粵海關的所謂「海巡」,洋船一到港,立即就有「代為報稅」的代辦安排用漁船先將鴉片載走私藏,之後才有海巡上船「檢查」! 而鴉片在市場上是「數換不賣」亦即多番轉手才會真正善價而沽的好東西,「居然」商行會「不惜減價」來賣給海巡的兵丁!

如此說明,鴉片的交易,其實是行商與海巡的官商勾結。所謂「洋商」,極其量「只賺了水腳」而已。所謂「白銀流出」,很明顯不是流到洋商的口袋去,而是流到「官商勾結」的小金庫。

「出了什麼事」,行商和貪官就會隨便找個洋人出來「祭旗」,或者殺幾個苦力交差,通常充公「私煙」了事。而實則「私煙」只是充公到貪官的口袋而已,至於洋人受了什麼委屈,那就不關官老爺的事,所謂「商保」的行商,也只會死口抵賴不知道貨船上有「私煙」!

電影透過講述香港近5年所經歷的社會問題,如08年的「雷曼」事件,近年國民教育、還有官商勾結、地產霸權、租金暴升等,將香港的大環境清晰地描繪出來,構造一種「末日」的感覺。當中,電影幾位主角正正是這些問題的受害者。被騙光退休金的老伯、連劏房也住不起的新移民、自殺學生的兄長等等,他們對問題的反應各有不同,有些決定輕生、有些要報復、有些選擇漠視…但他們之間卻有著微妙的關係,每個決定都影響著另一個人,最終將潛藏的怨恨引爆。

據了解,這次展覽已籌劃一年多,信和以推廣藝術的名義在屯門市廣場花費數百萬請藝術家為導師指導不同人士創作(其中一個就是我了),提供材料、場地以預備及舉辦這次展覽。這次展覽本來是在屯門市廣場在暑假期間的重點項目,何以會未開始就被他們親手摧毀?我在現場時曾經想,這是商場自我審查怕因為近日新界東北事件鬧得熱哄哄,所以被免麻煩而作出的行動,只是沒有想到藝術家及YMCA一方不賣他們的賬。

龍眼樹下的咖啡苗

 | 回應

整個東北規劃,就是看中非原居民的土地(大部份已落入地產商手上) ,首先將農地填平,改為停車場,之後再改變為住宅用地。地產商出地、鄉土背景人士出丁權,發展大型丁屋村,每個單位以過千萬元出售。這就是我親眼見識過的巧取豪奪。再者,就算是原居民村,又有多少原居民居住?政府是否有責任公布現在的新界村屋/丁屋,原居民、非原居民比例。

當香港人正在享用三星的智能手機產品時,我們忽略了三星集團在南韓黑暗的一面。三星集團現時為南韓第一大企業,更被美國雜誌《財富Fortune》選為全球最大五百間企業之一,地位舉足輕重。但三星集團為了成為企業龍頭,便在南韓不惜一切,以官商勾結,壟斷市場來鞏固其地位,使南韓貪污問題每下愈況。根據全球反貪組織「透明國際」所公佈的貪腐觀感指數, 2009 年韓國排名39,但去年排名再跌至45 位,此指數反映出國家的貪腐情況,排名愈低代表貪污問題愈嚴重,愈猖獗。而三星集團及南韓政府在此問題上實在是義不容辭,不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官賊勾結

 | 回應

既然當今社會要與賊為伍,我就學做賊吧,sorry,官匪賊結是朝不保夕的,因為沒有制度,純靠奪權的江湖規矩,是一種你死我亡的模式,你看看王維基,他雖然號稱魔童,但從來不是反對派,魔在有少少創意,打破壟斷而已,但也因江湖大佬出爾反爾,搞到進退失據。我們一般人為搵食,入錯行,跟錯老細, 最多是賺少些錢,但官匪勾結的模式下,跟錯老細就家破人亡,權鬥的結果是可以令到前特首也無處容身的,學做賊又沒本錢,那就只有抗賊一個選擇。

市場萬能論從來都只是一個方便官商勾結、輸送利益的虛構故事。將政府介入協調市場失靈的操作污名化,只是既得利益者維護其利益的卑鄙手段。只有脫離市場萬能論這個思考的盲點,香港各項社會問題才有機會得到真正解決。香港並不需要穿上自由市場外衣的包容論,香港人,到底你們還要包容到何時?

誰搬走了我們的奶粉

 | 回應

其實沒有誰搬走了我們的奶粉,只是我們眼睜睜的看著它們從我們眼前溜走罷了。今時今日,港人所生育的孩子淪落到了連奶粉也沒得食的田地,責任不只在搶購的大陸人身上,也在賣港水貨客和好施仁義者身上。在香港,善良的人很多。善良本來是美德,應當提倡,只是奸惡當前,包容就是縱容,設身處地就是自掘墳墓。大陸人不勝其煩地重提又重提於己有利的歪理也罷了,最教人難堪的是連香港人也緊抱這些於己無益的論調不放。而最常見的,我羅列如下。

限制查閱董事的經濟成本

 | 回應

有聽過瑜伽中心、美容院突然結業的新聞嗎?這些機構的突然結業,受影響的除了員工之外,還有一眾預繳服務費用的客人,而通常這類設有預繳服務的公司突然結業,不僅絕不會發回員工薪金、遣散費、客戶欠款等費用,而且會自行失蹤潛水,不讓別人找到自己,更甚者,他們甚至可能在短時間內另開一間公司,也就是之前他們捲款潛逃然後另起爐灶了。在這種情況下,董事的資料就很有用了

這份施政報告數次提及「社會爭拗」,暗示他的無能只是因為遇上政治阻力,將失敗的責任先行以這種方式開脫。「社會對土地利用和基建工程經常有爭議,土地開發緩慢,樓房供應不足。」輕率地將原因歸咎為「有爭議」,卻沒有探討爭議的原因是甚麼,就定義為無端的阻力。將發展與停滯對立,將反對與阻力劃上等號,而沒有聆聽民意,平衡各方意見的誠意。有關房屋及土地政策的6,000多字中,就四次提到這些「社會阻力」,卻從沒有認真探討過如何凝聚共識,整個政策思維只是一人的長官意志。

回鄉證相片之謎

 | 回應

有人告誡我,如果去到中旅社先影相,就千祈唔好幫襯門口外既艇仔,一定要幫襯中旅社裡面果檔官方指定影相舖,否則張相分分鐘過唔到關。而相反,雖然官方指定果影出黎既同街外影既差唔多,但就幾乎張張都可以過關,所以有人指責,呢個新規定係中旅社特登留難非官方認可既照片,令到有啲機構可以做獨市生意。

新聞思潮

 | 回應

其實單為搵食,已有足夠理由讓記者去抗爭,連查冊一類的偵查報道也沒有,大家齊齊抄新聞稿,好記者如何發揮,報館何不請些又平又後生的新血?如果沒有學民思潮,大家靠教協發聲,今年各小學生肯定已在上紅色教育,做硬國民小先鋒。我們期待一個「新聞思潮」的組織,而不是轉載一下《紐約時報》,《彭博》等外媒的關注報道,就感到老懷安慰,記協這類組織,大家深知沒有策動能力,問心,記者中有多少是記協會員?找記協回應不過是採訪一條新聞條件反射下的指定動作,真正由記者組織,動員群眾大規模支持的行動,才能逼使政府收回成命。

刨牆的賊

 | 回應

梁振英年代的香港,於是正式開進了這條顛倒是非,借勢毀壞制度程序的不歸路。因為要「重建」,要「發展」這個崇高的理由,於是佔業權兩成七的業主就要「顧全大局」,法例賦予的保護成了空談。因為要「樓價下降」,要「幫人上車」,所以地價差距不要管了,免補地價給千億李先生吧。這種似是而非,借一個看似崇高的理由,行敗壞綱紀之實的事情,在梁振英短短幾個月任期內,已一再發生。

大家唔好忘記,梁振英唔係高登admin,而係香港政府嘅總admin。成個香港嘅幾萬億公帑點用、十幾萬公務員點做、警察點執法、律政司告邊個、房屋政策、土地政策,全部都睇行政長官頭,所以佢會有好多位可以同地產商、強國富豪、中資企業勾結,同埋好容易俾佢自己同親信上下其手。一個掌握香港最大權力嘅人,誠信點可能唔重要?俾一個誠信破產嘅人做行政長官,就好似揾陳冠希幫你照顧你條女一樣咁危險。而家梁振英仲響度吔文吔武,佢班梁粉日日響度鳩up,叫大家向前看,俾個機會梁振英做實事。向前看?試下俾陳冠希照顧你條女啦。

外聲人嚴選年度代表字

 | 回應

好多地方都有選年度代表字,如果揀一個代表2012年的香港,外聲人揀「欺」,當中有欺騙/瞞 及欺壓/負的意思,且看看今年發生甚麼事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