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專題: 愛情

 | 回應

買了兩枝蔗汁,偷偷放一枝到他家門前,再留言給他。那時最快樂。因為她幻想他會高興。幻想永遠叫人最快樂。

微妙的關係

 | 回應

有種關係的定義很模糊,超越普通朋友,卻算不上是男朋友,說是性伴侶又太膚淺。我們像情侶般約會、擁抱,但在公眾場合不會牽手、親吻。我們如好友般報喜報憂,也在孤單寂寥時親熱。曖昧,卻不強求名份,只願把握當下。這種友誼不單純,甚至有違常理,更可能影響各自與別人的穩定關係,但依然義無反顧。

那夜的她

 | 回應

「嗨。」她抬眼瞥見一個捧著一疊書本的陌生四眼妹,似在向自己打招呼。一秒的眼神交流後,她繼續喝酒。我仍然呆站原地,不知所措,心裡暗罵自己多管閒事。這時她的手機響起來,鈴聲是一位男生親切的叫喚,她頃刻停住了手,游離的眼神出賣了她。她沒有接聽。我趨前坐下來,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值得嗎?」她似乎被我突如其來的話嚇倒,終於調頭認真看著我,我亦認真看著她。這樣一看,看得更清。細長的雙眼給抹上深藍的眼影,卻因不慎滑下的淚水而化開了點。

慢、漫、回憶

 | 回應

這一盞永遠亮著的紅燈,照著妳的身影,叫我停留在妳跟我踏過的這條路。這條我以為會與妳挽手走到最後,走到天際的路。妳好像已離開了。但我又會幻想…在某天重遇妳,妳在不遠處揮著手,依舊的笑容,依舊的雙瞳,我們依舊的擁著,一起哭。妳說,我回來了,我說,對不起。我很想這份懷緬會成真,但我不心急。

這樣的女人不再美麗了

 | 回應

不安的女人,不停的打電話追蹤情人。情人不接電話,一定有鬼;情人接了電話,卻不一定沒有鬼。這個女人甚麼也不再相信,卻深信,她的愛人變了個活生生的大話精,要離她遠去了。

我無從判斷自己的立場。我不是不支持民主,亦都不是反對普選,只是我會憂慮經全民投票而產生出來的特首並不符合我心中的期望。情況尤如我揀男人,因為過份恐懼以後會貨不對辦,所以永遠不夠膽落重注,拖,再拖,一拖再拖,扮無事發生,繼續生活。我一直以為自己是著重過程的人,原來我更在意結果。我認,我是無膽匪類。

Dave有次跟我說,他選擇那些20歲以下的少女,不是一種喜好,而是一個迫不得已的選擇。我當時還笑駡他在說風涼話,但阿Dave卻很嚴肅地反問我:「知唔知點解我近兩年換女朋友換得更密呀?」我直接回答,因為我覺得他是花心和咸濕,在享受了那個少女的青春肉體後,便立刻轉換下一個,都是些典型的咸濕男人心態吧。阿Dave苦笑,搖頭:「如果我話畀你知每一次都係我畀人飛,你又信唔信呀?」

在AVA,廚師把長檯推來我身邊,把材料包括牛奶、紅桑莓果肉及紅桑汁混在一起,再倒入液態氮,即成雪糕,有趣的是它不停冒出白煙,就像兩個熱戀的人碰在一起,總會擦出些什麼。

洗米水般的喜歡

 | 回應

「假如,假如她一直只當我朋友,我可能就真的會失去這個朋友。」事情就一直落去。那份淡淡然的喜歡沒有退卻,當然也沒有滋長,因為除了她之外生命中可能還會有好些女性出現,你也會經歷到和其他人拍拖分手的總總,雖然你不算專一,但一種感覺能夠留在心裡面這裡久,也算得上是長情吧,你是很認真的對待她吧。

是千禧年代初期在香港頗為流行的一款日本Flash小遊戲。此遊戲沒有三級成分,並曾經佔據《新線上遊戲地帶》熱門榜首位一段時間。玩法非常簡單,只要趁遊戲中的「中堅商社」老闆接聽電話時,按住滑鼠讓工作中的一對情侶持續偷吻,若老闆收線時被發現,遊戲即告結束。雖則遊戲因操作太簡單無聊,但遊戲進展的不確定性讓其好玩程度大增,成為了同學課餘話題之一。為便於融入最近話題,以下故事的舞台曾被筆者更改。

又是買一送一的咖啡優惠?數年前,一個我快要遲到的早上,我左手拿著一杯熱拿鐵,右手掐著職員證急趕地衝入公司。一個只在公司晚宴見過一次面,聊過不夠廿句話的男同事前來打招呼,我隨意Hi了他一句,便繼續趕路。這個男人,叫Timothy。一星期後,我感染風寒,戴著口罩又遇上Timothy。6分鐘後,我回到崗位,就收到他的電郵。

十七歲的愛情

 | 回應

我在談戀愛,我的對象是個五十歲的中年男子。他事業有成,是大公司的繼承人,擁有美滿的家庭,和一對可愛的女兒,是人們眼中的模範家庭。但只有我知道他並不是真的那麼幸福,工作上種種的壓力,千篇一律的家庭活動,枯燥乏味的夫妻生活。他跟妻子還是學生時期就已經在戀愛,直至結婚多年,大家知道火花早已耗盡,亦為生活瑣事爭吵過無數次,但大家所剩無幾的默契是﹣不會離婚,是承諾,也是自欺欺人。

有哪一個女孩子不想嫁個對自己死心塌地的有錢仔?只是整個宇宙只有一個都敏俊,而他已經被千頌伊「Mark實」了。現在的我不再像從前那樣只談物質,不談感情,戀愛感覺與金錢同樣重要。我寧願要一個月薪3萬我愛的人,也不要一個月薪6萬我不愛的人。有時候我真羨慕那些會因為一個男人有錢而「愛」他的女人,以及那些會因為一個女人身材玲瓏浮凸而「愛」她的男人。他們的戀愛感覺就是她那個C Cup和那雙39吋半長腿,以及他送的那個Boy Chanel。

如果我愛不到的人是茄牛通,我會說那些不適合當男友的男性好友是魚蛋粉。何解?因為魚蛋粉不花巧,就像你與那些他一樣,關係純潔沒半點火花。由於口味清淡,可以日日食,即天天聯絡不生疏。而且,正因為他不是你男朋友,你不需要在他面前表現得乖巧聽話,隨心隨意地串佢、彈佢、o趙佢,完完全全的展示妳兇狠的一面。

不浪漫罪名

 | 回應

不論是藝術橋還是南山塔的鎖扣之海,反映了的都是,膚淺而不識浪漫的人不在少數。各地名勝,實在值得更好的死法,因為雨水侵蝕而走樣也好,因為朝聖者眾而失守也好,無論如何也是不應該為庸俗的愛情而無辜犧牲的。

16歲那年,會考之後,我們一大班同學到台北展開畢業旅行,在行程中段,我就跟其中一個女同學在一起了。那是,我的初戀。直到現在,我還記得十年前那晚,我們在當時仍是鐵皮屋的士林夜市分享著同一串七里香的畫面,之後在旅遊巴上她累得靠著我睡著了,正在入夢的她樣子比香芋口味冰淇淋更甜。嗯,我好想咬一口。在往後的十年,我沒有遇上任何一個女子像她這樣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