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專題: 文明衰落

自從2003年之後,香港人對「公共衛生」的要求又被迫提高了不少。起因是「香港人真的很包容」。例如有人得了傳染病,就應該有點「公德心」,及早找醫生,盡量待在家裡。即使要外出,也請戴個口罩,不要四處傳染人…..假如香港的公共衛生要和已發達國家「看齊」,請看看日本就是。

之不過這套原則原來是「雙重標準」,對待「宗主國的人」,就可以完全不理,謂之「包容」。否則輕則不能表現「愛國愛港」,重則劃為「反中亂港」。結果有人自知是從「疫區」逃難而來,自己也身染重病,自己也是醫生,居然連口罩也不戴一個、手巾紙巾也不用,打完噴嚏就直接用手抹鼻,然後在最公共的地方:酒店電梯,用這隻手去按電掣….. 很「嘔心」,是不是? 這本來是香香港的幼稚園學生上課第一件要學的事才對,怎麼連「強國醫生」都會不遵守的呢?

「很嘔心」是主觀反應,「會死人」是客觀後果。對於喜歡殺人的細菌來說,「包容」就是最大的喜訊。

黑暗時代會否重臨 (二)

 | 回應

其實香港又何嘗不是一樣。經歷了超過一百年的建設,終於成為舉世無雙的經濟和社會典範。但對於逐步出現的文化敗象,也似乎正循著惡性下旋的方向進發:教育的失落,社會內部的鬥爭、暴力、和傾軋,反智的價值觀,機會主義取代務實主義等等。

而最新的情況,也又很不幸地應驗了吉朋的分析:黑暗時代的力量,第一個要重點消滅的,正正就是文明社會賴以維持的「教育」系統。當一班「愛國愛港」的自命代表大多數人,雲集在小學門口,要聲討一個「講粗口」的老師,進而叫囂要「審查教師的政治背景」,看起來,和公元378年的光景不遑多讓了。

羅馬不是在一天之內建成的,也不是一天之內衰落。但「方向」這回事,有時也真令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