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專題: 殺校

我敬重的歷史老師

 | 回應

話頭一轉,教學講座已變成救科大會,座中不少是她在港大的學生,部分人發表了有益的意見,部分人慨嘆校方的取態功利,又指出縱使學生想選修歷史,不少家長也會百般阻撓。他們仔細道來如何慘澹經營,我聽到這些故事豈不感慨?豈不動容?簡老師平常不怒而威,眉頭一蹙,各人也屏聲靜氣等待她的對策。她沒有具體的對策,只是不斷勉勵同工,大家雖沒明示,心裡卻明白做多少事情也幾乎是徒勞的,只要敎育局仍把持在一班只重視操作的官僚身上,操縱在一班輕視文化的特區領導層上,我們的努力即使不是白費,但卻要付上比其它科目(如經濟、企會)多數倍、甚至數十倍的力量才能力挽狂瀾,立於不敗之地。……

從前,我分別跟幾位德國的朋友聊天,我反覆感嘆歷史在香港不受重視。他們十分驚訝,甚至難以置信香港會輕視歷史。其中一位朋友說:「在德國,我們未必人人都十分熱愛歷史,但絕不會輕視歷史,因為歷史帶給我們這個國家太多重要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