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專題: 葉國謙

曾鈺成不是好人,但其確有政治識見。梁國雄曾說過非常尊重他,很少批評他,甚至黃毓民也曾說他主持會議時客觀公正。曾鈺成說下屆行政長官選舉,中央政府不可能篩走民望高者,否則後果堪虞,令香港無法管治。這當然不是甚麼獨見,但在建制派中,的確只有他敢講。你說他做戲博支持嗎?可能是,但這戲確實很多人受。

簡體字以政治粗暴地消滅漢字的特色,本身就是政治。現在廣泛使用非政治產物的正體中文,就只有香港、台灣、澳門等地,葉國謙身為香港的議員,不單沒有為了中華文化的承傳說公道話,反責難為了保存中華文化血脈而努力的人打為「別有用心」、「愚昧無知」,目的只為當權者鳴鑼響道,加一腳來消滅本土意識,根本不是包容不包容的問題。

互相接納,才是多元

 | 回應

我們尊重部份人士不同意同性戀或同性性行為,是因為我們深信每個人生而平等,並且應該享有同等的思想自由;但這並不等如我們同時亦要尊重他們繼續剝削我們享有平等權利的機會與基本人權。任何人基於任何理由要繼續不同意同性戀或同性性行為,無人或無法律能夠阻止,但他們亦同樣不能因為他們的不同意而要踐踏他人的免受歧視的人權。

成書於明朝的《龍陽逸史》則是一本男色版的《一路向西》。在男妓界之中,都有「沉船」,寫道:「大凡雞姦(代指尋求男色)一事,只可暫時遣興,那裡做得正經。如今有等人每每把這件做了著實工夫,殊不知著實了,小則傾貲廢業,大則致命傷。」這就是「中國傳統倫理道德」對各種情慾形式的優容。同性戀在「聖人之教」所沒有明言的罅隙中自由生長。雖然不受鼓勵,但畢竟不會受到歧視或者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