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2012立法會選舉

不知你會對陳國強有何感受?依然覺得他很膠,抑或有點欣賞他?我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不過,他令我聯想起事旦男,明知會被人看作傻仔,但為了目標,總會勇往直前。我有時覺得,香港政壇,好像就是太缺乏這些「傻仔」。利益瓜葛、權力慾望、群眾歡呼、傳媒曝光,太多議員愈做愈圓滑了,甚至有時候已忘了當初為何要參政。「D 後生仔話加入民建聯易D 上位,因為個黨多錢,咁我問佢地點解要上位呀?佢地話,唔知呀,總之就係要上位。喂大佬呀,從政唔係要講理想架咩?」這是陳國強說的,真他媽的有道理。究竟陳國強未來會否成為議員實現理想?我不知道。我只記得,長毛當選議員之前,全世界都覺得他是「傻仔」,今天卻成了新東票王。

表面看工黨有點老餅,當然我不是說他們年齡,而是鎂光燈下的人物都是熟口熟面,外界信心足夠卻新意欠奉,幸而他們還有創新之心,一段宣傳片《凍檸茶大戰地產霸權》雖未能一砲而紅,但以質素來說真的不俗,之後加以改良,不難吸引中青代注意。加上包括前港大學生會會長郭永健及前嶺大學生會會長鄭司律的知識新一代,可望擴闊支持者層面。

各人對人力社記理解不同,外聲人僅限觀察所得而下筆。社民連和分拆出來後的人民力量均只是政治團體(後者可謂是選舉機器),而不算政黨,可見包袱其實不大。眾多分析指他們代表的激進勢力抬頭,而他們亦因意識形態及行動方式分歧各走各路,不過最大問題是個人恩怨,導致危機四伏。

請給我反思

香港貧窮長者問題不容忽視,在街中,總會看見公公婆婆在撿紙皮賣錢維生,他們生活於貧窮線以下,在這個百物騰貴的社會中難以生存,於是乎,大家口中的無恥之徒能乘虛而入,依靠「派米」獲取支持。蛇齋旅餅糭固然可恥,但大家不得不承認,民建聯比泛民明白長者的需要,並非「民主」、「人權」等抽象理念,僅是小恩小慈便足矣。

零六年成立始,公民黨給大家的形象除了中產邊是大狀黨。上一屆立會五名議員當中全部大律師,到今屆六名議員當中三人為大狀。這當然可以說少了有經驗處理法案的核心成員(都未入局,此定論對無法律背景者不公平),但從另一個角度,現在的政府及保皇黨獨大加上反對派勢力抬頭,議員將不會正常地運作,就算有再多大狀也未必能頂著政府的魔鬼議案。於是乎,公民黨可借新的論政風格,洗脫大狀黨味,也許能吸納更多不同背景能人志士,擴大政治能量。

選戰另一教筆者欣喜的結果,是本土政治派在議會正逐步成形。打著本土利益、港人優先旗號參選的范國威以修法杜絕雙非、研究自由行封頂為政綱,並且積極參與D & G及反殘體字運動,可謂本土派衝鋒陷陣的佼佼者。毛孟靜高舉「抗拒大陸化」的旗幟,標榜守護香港核心價值,與本土政治運動遙相呼應。兩人分別在新東及九西當選,都顯示了以本土利益優先的政治綱領乃大勢所趨。至於人民力量,本土自治理論的領軍人物陳雲指人力已經轉型為本土民主派,這點還有待觀察,始終人力暫時還是像一個政治聯盟多於政黨,尚未有一個共同而全面的政治綱領(如人口經濟政策的立場)。然而,黃毓民作為其靈魂人物,他在造勢大會中的「本土民主派運動」宣言,相信對於人力未來或全面轉為本土派有一定啟示。

事後孔明二:新界東

不少人士認為新東是大混戰,最終泛民取得六席,未有如新西般失去優勢。總的來說,票數的分配比新西均勻得多,議席比新西多兩席不足為奇,但事實上在新西泛民政黨名單的總得票比新東多,前者為272166,後者為255546,但議席數目明顯未能反映泛民在得票上的優勢。

的確,在美國,麥凱恩落敗後會努力制止民粹鼓噪攻擊奧巴馬,戈爾落敗後也會發表一番瀟灑的君子演說,在台灣,民進黨蔡英文落敗後,不會聳恿支持者杯葛國民黨馬英九,這些姿態都顯得相當有風度。然而,不能把以上勝敗例子與劉江華相提並論的原因是,奧巴馬當選並未正式施政,戈爾落敗不是因為布殊能種票能派蛇齋餅糉,蔡英文也沒有出賣台灣。劉江華的落敗,教人大快人心,是有原因的。若說他現在被傷害很可憐很陰功豬,請翻查他的所作所為,看他與他的黨派怎樣的傷害香港

這兒我不會叫他做劉華,還是叫劉江華較真實,也尊重劉華這個稱號。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未,澳洲出現了一名著名的女政治家,名字韓森Pauline Hanson,並不是無間道那個韓森,但是同樣極具爭議性。她是一個白人種族主義者,她的言行出位,時常得罪少數族群,特別是亞裔人士,如果以合理的想法,她理應是被人大罵,但可是當時她卻很受歡迎,她極俱市場價值。她領導了黨團「一國黨」,取得了空前成功,在其昆士蘭州上奪得十一個議席,風頭一時無兩。當然她的仇恨出位言論,雖然是有市場,但是仍然是大部份人對她是極為討厭的。更甚是很諷刺她。後來她氣勢下滑,更因為選舉舞弊而坐牢。及後在政壇浮沉,成為一名無價值的政棍。

事後孔明:新界西

發表一下拙見,就選舉結果稍作分析,見笑了。先談新界西因為自己住這,見得最多。原先一眾學者均預計泛民在新西可坐五望六,而總票數亦反映此預測,但最終只換來四席。泛民有五張參選名單均由傳統「政治明星」壓陣,包括民主黨李永達名單、公民黨郭家麒名單、人力陳偉業名單、街工梁耀忠名單及工黨李卓人名單。但最後只有最後四張名單當選,亦是泛民在新西得到的所有議席。公民黨名單成為全港得票最多的名單,但仍只換來一席,是否浪費選票自有公論,但至少充分反映余若薇的吸票能力。

抗爭由議會走回街頭

回歸以來,議會功能和民意完全背馳,民生於領匯、強拍、可加可減都成為議會上錯誤結果。公義議題包括新聞自由與學術、六四動議等都可以揭開眾人真面目,使整個議會的由功能到形象都可以說是全完插水,議會原本是有制衡和監察行政作用的功能便失去,取而代之是所謂的「合作」模糊三權分立的扭曲思辯想法。沒有制衡與監察,只換來事事以發展而忽視了完整策略和檢視,這樣到頭來便如國內的高鐵耗費發展式的議事結果。

公投!保護下一代!

公投,就是利用是次立法會選舉的「超級區議會」選舉的選票,進行「變相公投」,推動「撤回國民教育」這個單一政綱。有選票,就有話語權!用選票表達民意,Why Not?公投,激進嗎?當大家想像到你的下一代如何被洗腦,變成「是非不分」的時候,公投,其實一點都不激進!能向「國民教育」說不,也能掌摑共產黨,讓他們毒害香港的大計失敗而回的最佳方法。

今年,九龍東卻因增加一席至5席而變得空前緊張。一方面,建制派在去年的區選大勝,雖然後來出現了種票風暴,但幕後黑手至今逍遙法外。建制派除民建聯陳鑑林及工聯會黃國健呼聲極高外,今次將派出謝偉俊以假獨立的身分參戰。民主派方面,除了泛民中流柢柱梁家傑及繼承李華明的胡志偉,各自穩佔一席,陶君行再接再勵、強勢挑戰第五席以外,還出現多張新名單。換言之,最後一席之爭︰民主派旗幟下兵分幾路,建制派卻集中票源在謝偉俊身上,形勢實在未許樂觀。若泛民不能團結,民主派與建制派的「六四黃金比率」隨時被打破,成為五區中首個建制派佔上風的選區。為九龍東服務廿多年、堅持反對領匯上巿的陶君行,能否在建制派的步步進逼,以及幾名新候選人(黃洋達、譚香文等)的分票效應下,脫穎而出,為民主派力保關鍵第五席,端賴選民的配票智慧。

一如選前民意調查,於投票日進行的票站調查 (Exit poll) 也是代議民主制國度裡非常流行的學術活動。從英語譯名可見,是選民投票後離開票站時,調查員詢問選民剛剛的投票選擇。除了最基本的「你剛才投票給誰」之外,也可能會搜集選民年齡、學歷、收入的基本資料,又會查詢基於甚麼因素(如政治立場、經濟立場、候選人形象、政黨品牌等)決定投票意向,更重要是詢問選民去屆選舉投票給誰,今屆是否改變支持對象,以得知民意變化的趨勢,憑此分析民情的走向。可是,又一如選前民意調查,票站調查也只是工具,而工具是死物,可被賦予其他用途。

9月9日是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有人說每個人的一票都很重要,甚至輸掉就會是「香港黑暗的一天」云云;有人說立法會不是幹實事的地方,可以休矣。究竟我們手握的一票代表著甚麼?為甚麼我們有權利投票?我們應該投票嗎?無論如何,我們都習慣了四年一度被各候選人動員我們投票,彷彿我們只是候選人的粉絲,投票的作用就是保送他們入立法會,讓他們玩一場屬於他們的遊戲,然後我們就回家靜待下一個四年。實情是,作為一個普通市民,我們參與政治的渠道是否就限於投票?投票以外,我們還可以如何參與?有用嗎?有意義嗎?我們希望各位香港市民除了運用自己手上的選票外,還可以因應自己的能力和意願,實踐不同形式的政治參與,一同為不公義抗爭!

二十年過去了,民主中國依舊遙遙無期,香港民主也滿佈荊棘。當年的熱血青年,紛紛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驀然回首,卻有一個人,仍不顧代價,一如既往走在抗爭最前線的人。他就是--陶君行。我們與阿陶識於微時,自他1989年任學聯秘書長始,在六四事件中,他深入北京學運現場,傳遞香港市民支援愛國運動的熱情;此後,他投身政治,至今已歷廿三年。如今的香港,許多人早已忘懷六四精神,而六四學運一代也各奔前程,但阿陶恃立街頭的身影,卻一如往昔。為對抗專權政府,他衝撞體制,身陷諸多官非;在抗爭領匯時,他甘冒不諱,挑戰地產霸權。一如我們當初認識他時,赤子之心,百折不回。正如他所說,只有堅持,香港才能看見希望。他用生命在實踐自己的信念。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