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2013馬來西亞大選

《當今大馬》大選報道獲得廣大讀者的支持。根據資料,在5月5日大選投票日,共有430萬名讀者通過本刊,獲取大選最新消息。在430萬個別讀者人數(unique visitors)中,有300萬人通過《當今大馬》網頁瀏覽新聞,而另外130萬人使用《當今》手機版。《當今大馬》特別為第13屆大選設立的undi.info網頁,也成為另外130萬名讀者的選舉資訊來源。根據谷歌分析,投票日當晚,《當今大馬》的讀者量最高衝到每分鐘50萬人。

馬華公會輸到甩褲有何新聞價值?要報導馬華失勢嘅同時就該對行動黨以致民聯的得勢作出報導,然後進行分析;華人權益問題根本就不會是問題,要出事早在1997年安華俾馬哈迪踢走之後就可以出大問題啦!這兩家傳媒到底搞乜?將香港的政局走勢作一些對比其實會找到可疑之處

進擊的國陣

.

我嘗試聯絡當地的朋友了解,佢哋話的確有好多呢啲消息,而且係集中發生鄉郊嘅選區,即係話事件應該屬實。消息傳到過嚟香港,好多人大叫「有無搞錯」。查實呢啲手段响大馬政治史唔係新鮮事,不過今次做得太揚,加上Bersih 運動引起公民意識抬頭,就變得更加過份。這也同時使港人想起「一屋七姓十三人」等的事件

除咗呢位同我同姓氏的美女外,其他原籍大馬的藝人包括梁靜茹、光良、品冠、阿牛…..也紛紛表態,保守一點就「回去盡公民責任」,進取一點的也暗示或明示支持民聯。當然也有「親建制」的拿督楊紫瓊但俾人鬧到九彩。反觀香港,藝人要不是如王苑之「我討厭政治」,就好似譚詠麟李克勤呢啲親建制而可能只係小農奴隸基因甚至為求利益著數;但連「一個大馬」檳城所謂慈善演唱會,1令吉+身份證影印嘅消息傳到返嚟香港,梁詠琪宣佈唔去佢哋都仲要過去。

小弟曾聽說「女,係好重要嘅」,但還得看是個什麼內涵的女生,識見、氣魄都十分重要,由其是作為藝人,都是公眾人物,其社教化作用不能少看,看著 Brandy 在 Facebook 說 ‘ini kali lah(要改變,就這次)’,我心想,可能香港人要變,靠的不能是討厭政治的唱作人或拒談政治的減包花旦,最好當然有多幾個像 Brandy 一樣敢講政治的甜姐兒啦!

如果有人威脅你投票不是機密,小心被調職去窮鄉僻壤;如果有人威脅你伙同犯罪,破壞選舉的公正與自由;如果你是媒體人,有人要你發布假消息或封鎖新聞;如果你從事通訊業,有人要你安置犯罪軟件或癱瘓網絡,請您正視這些人的眼睛,記下他們的名字和編號,記下他們犯罪的時間地點,不要有所畏懼,因為應該畏懼的是他們。5月6日,您應該將這些記錄交給警察局,或者淨選盟等民間組織,讓這些罪犯受到法律的制裁。

距離5月5日投票日只剩兩天,越來越多個人與團體表態支持改朝換代。隨身碟之父潘健成昨日返國後旋即為民聯站台,並疾呼人民勇敢改變,揮別不公與不義。潘健成在台灣創立群聯電子公司,創造電子企業傳奇。他在國外升學與發展已20年,這次特地返國,准備在5月5日投下改變的一票。

從去年年底大選蘊釀期開始就留意國陣和民聯兩派的民情,一直到打著鍵盤的今天所看到的,從參與集會的人數和氣氛來看形勢,民聯的確佔有上風。再看從「淨選盟1.0」開始打著的反腐敗的口號使不分族裔的馬國公民有了共同目標,該為今天民聯的氣勢奠下了重要基礎。處於下風的國陣很自然要作出還擊,或是正常一些來說是要爭取選民支持。不過看了好幾個月國陣所做的事,心裡實在發毛,因為跟香港與中共有關連陣營所做的實在太像。

今日的馬來西亞,已陷入攫奪型威權 (predatory authoritarian)的局面。在政體形式上,我國仍具有威權特性,而支配這個威權政體的統治精英,論其精神與品格,則有濃厚與無窮的攫奪心態和宰制欲望。從國家養牛中心醜聞、巧立名目的高速公路收費和AES私營化弊案,在在說明現有體制是威權與攫奪共舞,剝削與徇私並存。

關於這一次大馬選舉的資訊,我都是道聽途說回來的。我接觸的都是當地的華人,他們普遍對於執政黨(國陣)都沒啥好感。有人不滿國陣政策對馬來人傾斜;有人不滿國陣「蛇齋餅糭」進階版的賄選行為;有人不滿馬來西亞自獨立以來國陣一黨獨大……自「淨選盟」運動以來,整個大馬的人都期待著2013年的這一場選舉,大家都希望這一次選舉會是公正廉潔的,大家希望藉著這一次選舉把他們所不滿的人拉下來。「改變」是他們的盼望,是他們的目標。

將馬來西亞第十三屆大選的新聞資訊跟香港的進行對比,就會發現國陣採取的手段跟中國共產黨及其關連組織、人士在香港所做的有很多類同巧合之處。這不單引證國陣、尤其是巫統五十多年來弄得國家一敗塗地而且管治質素沒有絲毫進步,現在更疑似仿傚中國共產黨,馬來西亞人民還要給國陣留下空間嗎?也既然1969年5月13日陰霾已成功超越了,更沒有理由讓可怕的馬共歷史重新走出台前。祖家古晉的、就從香港給馬來西亞人民發出鼓勵 - 政府做不好就換!五月五.換政府!

「國陣」無力還擊就只好有如香港的民建聯、工聯會、自由黨之流的土共建制勢力,對反對黨四出抹黑。既有「造片」再次意圖老屈人民聯盟領袖前副首相安華「搞基」,又不斷批評民主行動黨的丘光耀的演說「只會講粗口,教壞細路」。這些資訊是否給大家似層相識的感覺呢!既然今次馬來西亞大選可能出現「變天」,競選過程及對應今次大選的近年馬國政治變化背景也十分精彩,更有不少事情可給香港借鑑,絕對值得留意。本報已經與馬來西亞公民報導網站《當今大馬》中文版聯繫,稍後會開始轉載有關馬來西亞大選的報導,另外歡迎各位作者有意投稿討論馬來西亞選舉,本報將同時轉交《當今大馬》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