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2014香港罷課

大時代,煙花結束

話說9.28街頭,警棍、催淚彈、胡椒噴霧,香港公安裝備哂冷,牠們彷彿替香港人上了一節軍備孖屐亭,當然牠們還有音波炮、水炮、橡膠子彈,甚至左輪真槍尚未示範,不過這種恃武凌弱的技安式欺凌,居然出自港共走狗政府的走狗手上,真箇黑色幽默:市民跟公安對立,公安不反省自己何其倨傲驕矜,反而以為以力便可服人,結果牠們求仁不得仁,愈玩催淚煙火,愈是抱薪救火,香港公安每一發子彈,都是令村民淪陷十七年以來最團結抗警賊的催化劑。

旺角,街頭新秩序

一次公民運動,把旺角拉回香港人的身邊。彌敦道被佔領,兩旁金舖化妝店落閘,緊閉門口的商店,把一群群自由行送走,換來的是一班香港人。這一晚,走在街上,你發現旺角依然多人,但是沒有以往侷促的討厭,以往空氣指數極高的地段,因著交通的癱瘓,不再混淆得讓人呼吸不了。

呢班所謂收咗錢嘅人,要收幾多錢先肯硬食胡椒噴霧,硬食催淚彈?而你哋眼中出嚟攪事嘅市民,要幾愚蠢先可以錢都唔洗收,被呢班所謂「收咗錢」嘅學生動員出嚟一齊硬食呢啲對付恐怖份子先出現嘅武器?

致沉默的你們

「很大的汗味啊!怎與母親交代啊!」甲說。抵死,罪有應得。最好被母親吊起來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不然你怎會偷偷地到金鐘義助他們啊?」乙說。嘟!嘟!嘟!電梯到了。「走吧!明日還要小測三科。」丁說。

我的928, Be Water, My Friend

策略上要如水,目標就是清晰的癱瘓,避免和警察有任何直接的肢體碰撞,跟主流主張的相反,我認為要避免被無謂、平白的拘捕,但也深深感恩各方有心的法律支援準備。總的來說,我們要一如李小龍名言:Be Water,MyFriend.

遮打革命嘅幾點觀察

市民對三子嘅不滿,喺九月二十七號夜晚充分反映。當三子終於宣布佔中啟動,並由佔領政府總部開始後,大批已集結嘅市民深感失望,並且用腳投票,表達對三指騎劫學聯嘅不滿。姑且不論市民做法是否適合,但三子認受性之低已瞬間暴露無遺。

既然港共打算打持久戰,抗爭者亦要作好打持久戰的準備。若果幾位朋友互相認識,可以輪流留守,確保以最佳體力應戰。搜索能力較佳者,擔任斥候,通風報訊。統劃能力好的,專司後勤。耳聰目明者,當作糾察,捉拿左膠。

街。鋪。人

偶然發現,原來香港唔係無辦法改善路邊空氣,特別係繁忙巿區。香港人原來可以開少D私家車,多用公共交通工具;原來香港街上係可以聽少D普通話,聽多D廣東話;原來香港係可以唔洗有咁多人,係可以好輕鬆咁行街,條街係可以行得舒服D,係可以冇咁焗促。

全民勇武抗爭,政權橫暴鎮壓,同學、老師、校方和校友實有道義責任不平則鳴。昔日五四運動,北洋政府國賊將膠洲灣奉送日本,學生挺身遊行請願、罷課、國民則以罷工、罷市對抗政府。政府逮捕學生,北大校長蔡元培提交辭呈,以示抗議。 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國軍不經法律程序闖入校園逮捕師生,時任臺灣大學校長傅斯年親自向軍官警告:「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現在無恥政權鎮壓學子,我們期待港大師生行應有之義,表明立場,罷課罷教,保衛苦苦擷抗的莘莘學子。

筆者推斷下一波清場行動必然會如昨晚般重現。在清場期間及逼近清場﹙尤其是逼近清場時間,因為等待是最能令人類不安﹚資訊混亂情況亦會隨之而至。所以要趁如今了解一下混亂情況下該如何應對。以下主要講兩點,一是傳播資訊的要點,二是小心身邊群眾及部分警察。

「我叫了你不要去佔中!你又不聽我的說話!那些人在影響民生,罷課阻街,最討厭那些行為!」爸爸開始生氣了。「他們只是想實現公民提名,並不是參與佔中。那些留守的、受傷的,都是我認識的朋友、學生、老師,我真的不忍心看著他們受委屈,才去守護他們。」我接著說。

後日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五週年國慶日,然而依照現時群情,幾近肯定有數萬人在街頭贈慶,此後如何體面地滿足我們的訴求「同時又不失霸氣」,將直接影響中央政府在香港的主權威信。

我們務必向學聯和學民這兩個負責和政府交涉的組織全力施壓,要求他們開天殺價,喊出盡量高的籌碼,例如政府必須立刻廢除功能組別,落實無篩選的真普選方案。喊出香港自治,是最起碼的叫價。這是為了嚴防反國教的「袋住先」悲劇重演,善用難得積存的民氣。全港大佔領,事態已經一發不可收,戰爭絕對不會輕易完結,我們必須拿下這一戰,為香港譜寫民主歷史。

A:「嗯,你有看蘋果和NOW的新聞嗎,都在炒作,播來播去,都只在播警察襲擊市民的片段。」B:「對呀,看TVB新聞直播就不同了,可以看見現場的情況。」A:「哈哈,明明是那班香港人太不理智了。」B:「哈哈,對呀!還搞得很多地方都塞車了,我們現在上班多麻煩呀。」A:「就是!」「不過,」B把聲調提高,裝作滿有智慧地說:「沒什麼能隔擋香港人返工。」

記香港最有希望的一天

到了深夜,我終於有機會親身到旺角。那一刻,雖然我不是為了工作,但只要有一枝筆和一部相機,我還是想盡力去紀錄。一到旺角,見到平時最繁忙的幾條街道已被民眾佔領,就連巴士的司機乘客也下了車離開,街上剩下了幾部空巴士。但當時旺角有一絲混亂嗎?完全沒有,群眾很自制,只是團結地佔領。平時擠滿自由行的彌敦道,此刻總算回歸香港人手上。

這次衝突令香港的管治產生微妙的變化:當全世界人可以經過海外媒題(例如BBC,CNN,以及貴報)看到中共及香港特區政府不合理的處事手法:當中包括特首拒絕和學生對話,中共官媒插咀抹黑學運領袖,說他們收受美國理益,然後警方再面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竟說因為感覺會受到傷害而以不對稱的武力去處理市民及學生的非暴力抗議。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