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2015區議會

泛民同班支持者口口聲聲話要爭取民主,但究竟佢地有幾擁抱多元價值,究竟佢地有幾尊重每一候選人?一旦個別人士行為舉止同大眾所認同有異,大家就直接無視,平時好多人口口聲聲話要擴闊想像,要打破規限,但一見到城邦派就走避不及,去到最後,原來擴闊想像同打破規限只有一種途徑、只有一種論述,你唔跟你就叫「騎呢」,你騎呢我就唔會理你有咩論述。你唔係傳統精英,你一定唔適合參加選舉,唔該你走,去牛津劍橋讀返個學位再返黎做專業人士先好從政。

區諾軒一眾白鴿應該忙了一晚去捉鬼,但我想感謝區諾軒回應,他們以「一樓一指南」之說去嘲諷新人,是四五月的事情。這是在全港選民面前,承認了當中對話確有其事。

青年新政九人參與,只得一人勝出。驟眼看來,成績強差人意,選後,他們還要開記招,為敗選鞠躬致歉。連日來,較多報導只集中於黃埔東西兩區,當中游蕙禎僅以三百票之微,敗於梁美芬,尤為轟動,在網上瘋傳。至於青年新政候選人在其他選區的結果,則未有太多篇幅提及。

今次入數據,最驚嚇係區議員男女比例嘅失調。參選人當中,有~80%係男性,有~20%係女性。而當選嘅人之中,有~81.7%係男,~18.3%係女。哇男女比例失調得咁大鑊?嗯,其實我冇咩跟開啲女權數據,唔知究竟香港嘅數字比起外國有幾差。不過總之同1:1差好遠啦!

如果將兩黨響呢三個撞區的總票數相加,就會發現青政得票係838+606+1467=2911;而民主黨的得票就係1072+962+554=2588。喂﹗青政反勝你民主黨323票喎﹗

選舉結果方面,在八鄉南選區,1號朱凱迪得票為1,482票,比2號現任區議員黎偉雄少約1,390票,後者的得票高達2,872票。不過,與2011年區選比較,黎偉雄的得票只上升了125票,可見黎的支持度並沒有明顯上升,只維持其基本盤。而朱凱迪的得票比上屆黎偉雄的對手,建制派的馮汝竹高出715票,增上投票率比上屆高出約5%-6%,可見朱成功吸納了不少新票源。

而家咁樣,你又選唔到,你拎住果1406票代表乜?只係令你感覺良好?你而家幫到呢1406人咩?你有議席有政府資源去幫佢哋咩?無!你係辜負咗呢1406人呀!仲好意思拎黎講!你口中嘅「追殺老人政客」,都要個老人政客做唔到嘢,村民先會投新人嫁!呢個都係建基於建設社區嘅考量呀!你眼中叫投機,但新人落區,果區有新選擇,先叫曙光呀!

「新政」,一個史家用於帝王或當權者的詞彙,如今是由下層民間組成的政黨的目標。青年新政的名字改得亳不含糊,那就是由一群悶鬱於香港政局的青年,希望革新香港之政。現今有過百會員的青年新政,最初只是由五位互不相識的青年人,因召集人梁頌恆的一個天馬行空的構思而聚首--成立組織參選區議會。是次其中一位接受訪問的趙旭光,也是最早期的核心成。他們由卡啦OK房和餐廳孕育這個構思,走到今日有九位成員率先領軍打這一場選戰。

香港最後一個紳士

陶傑的戀英,就像麻醉劑一樣,無論他抽政府水抽得多厲害、無論他對彭定康如何歌功頌德、無論他如何巧辯英國接待習近平,香港政治也不會因為這一切對往日的懷緬而有寸進,甚至乎,香港人愈是沈溺在過去的殖民地歲月,愈是離自己香港自己救這個目標遠。

自由黨新晉連續數月,密集地在路口放置旗幟易拉架,早晚站著向居民打招呼,配以海報攻勢,成功建立了「勤奮而年輕有為」的形象。相反,區內則甚少出現獨立民主派的身影,更出現了他已長居美國的傳聞。更甚者,對手重點攻擊獨立民主派偏低的會議出席率(i.e._平均六成),暗指他「懶惰無能」。雖然「曝光率」實在與議政能力關係不大,但如果選的是的「為人」和「觀感」,「經常出現的」總比「不常出現的」優勝。所以縱然自由黨今非昔比,分裂後議席流失(現只有區議員9名和立法會議員5名),失去治港同盟的地位,影響力大不如前,這位「年青才進」卻能絕處逢生。

淺談雨革後的區選

中出羊子,我只想到十四個字,「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香港人口講創意,身體卻⋯⋯羊子的加入對香港是一翻全新景象,破格宣傳被不少人恥笑,但偏偏獲最多人留意。但大角嘴選區實在太多老人,即使較年輕一代「都過唔到自己嗰關」,終令羊子只的一百七十多票。但我相信來屆立會,一定有候選人用羊子思路做宣傳。

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於昨夜點票完成正式曲終人散,作為議會選舉的試煉場,除一眾政治明星會出選外,亦有不少紮根地區的「老手」及新人出選。是次區議會選舉結果於事前被認為氣氛冷淡的情況下,出乎意料地錄得回歸以來的最高投票率,更有不少出乎意料的結果。從這次雨革、政改後首次的大型選舉,我們可看到甚麼?

而我不知道溫和輝是誰

根據區議會選區劃分,沙打區算是數一數二土地面積最大的選區,包含了數個接近邊境的地區,包括羅湖、文錦渡、打鼓嶺以及沙頭角等。或者溫議員議務繁忙,日理萬機,四屆任期超過十五年來為沙頭角居民服務已經分身不暇,所以本區居民與溫議員一直緣慳一面。這個緣慳一面,甚至是四屆選舉內,一塊拉票橫額都未曾看過。

Come On 作

「我知,你即是嫌棄我啫。你選到港姐,你好嘢。 我只係落選人,我配唔起你,但我可以等吖。」

打住傘兵旗號既新人(青年新政、東九龍社區關注組etc)雖然贏既議席唔多,但對比番社民運熱血人力一席都冇,佢地成績已經超班。重點係,佢地打大佬之餘,拎既票唔少,唔係偷雞贏個隻。好多就算輸既都只係百幾票左右(黃埔東、港島西),成績唔比有傳統樁腳既政黨差。如果聯合到呢股力量,係立法會選舉有力左右大局,尤其係港島西同九龍。

基本上今次完全建制保留了:
1。反佔中的中堅 (新紅組織、假獨立、xx社團聯會)
2。民建聯、工聯會較易操控的第二、三梯隊,新民黨的年青面孔
3。新民黨、工聯會和民建聯還有許多自動當選不費吹灰之力的進帳

其實死了tree gun和QE有乜所謂?反佔中流氓如何君堯陳曼琪等得米,梁美芬全隊上船,工聯會民記小將,例如葛兆源等不是自動當選就是贏開巷,計落除笨有精。

建制清走第一代民建聯、部份傳統區佬或土豪等老舊瘀血之後,除了沙田區好少少,還是18區近乎全染紅,計到岩岩好。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