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318青年佔領立法院

從馬王鬥爭看服貿爭議

在台灣,反服貿的學生鬥爭已進行了3星期情況出現突破性的進展。立法院長王金平昨天首次探望學生。他承諾,在立法監督兩岸協議之前,不會召集立法院黨團協商服貿協議。王金平的聲明,可被解讀為「先立法後審查」,明顯跟馬英九總統對着幹。筆者不會在本文闡述服貿的長遠影響與筆者對服貿的立場,而以馬王鬥爭(馬英九與王金平)的角度分析是次服貿爭議。

在今時今日資訊泛濫的年代,各種各樣的新聞、消息、傳言從四方八面湧到身邊,為了節省時間心機,一般人會選擇聽取「專家權威」、「政黨領袖」等人士的總結概括。久而久之,所謂「權威」的意見成為了主流,所謂「領袖」的看法成為了民意。然而,這是真的嗎?

香港有六七百萬人,五十萬人上街,那就是大約十三分之一的數量,那其實是驚人的,但因為如此數量也醞釀不成暴動,五十萬人形同五十,只不過跟CG特技巧製百倍分身一樣毫無價值。台灣總人口二千幾萬,逾七十萬人擠爆凱道,本來已不過只佔總人口的三個巴仙,比例極細,偏偏又是跟香港一樣,不動聲色,有如一幅靜止畫像,那於已經脫軌的政府目中是毫無作用的。無恥的政府就是要高質的人民,因為人民不敢與它硬碰,與它劃破面皮,血戰到底,它就可以溫溫吞吞的邊拖延邊賣國。

反服貿運動升溫後,立即引起本港社運人士的無限暇想,有人甚至到台聲援。然而,台灣民主路從來都並非坦途,今日之成果乃經過無數抗爭換來的,故台灣人深明自由的高昂代價,知其並非統治者恩賜。台灣人對自由珍而重之,絕不會白白讓其葬送,輪不到香港那班左翼費心。反觀香港,左翼與主流偽民主派絕大多數身受大中國主義劇毒,此刻尚視中國與香港乃命運共同體者大有人在。「大中華膠」美其名大愛包容,實則縱容中共殖民換血,他們聲援台灣反對服貿,卻諷刺地默許中港融合,視洪水猛獸如無物。這班人覺得「中國無民主,香港亦不會有民主」,故此他們寧犧牲港人利益,亦不願獨善其身,誓必要香港與中國同歸於盡。

唯抗爭者留其名

這群老屎忽認為學生都是小朋友,學生不應該行駛暴力,擠爆立法院的玻璃,總之動粗就是失禮。這群人更加認為,學生的力量在於多讀過書,能夠理性思考,因此不可以鬧事。他們認為秩序就是民主,安全就是自由,有錢就是一切,學生佔領立法院,於他們而言「絕對不是民主」。他們的看法裡面摻雜的,全是濃重的自私和愚昧,因為若然不定性學生為少不更事之徒,他們就得直視自己無能的現實——要是學生都看得到通過服貿的後果和政府黑箱作業的無法無天,成年人卻看不到,那自己豈不是連學生都不如的庸俗?他們接受不了青出於藍的真相,於是把學生打進谷底,貼上幼稚之名,以保衛自己的顏面和地位。果斷殺害健壯的幼子,是原始本能的爆發。

明日香港還是今日香港?

雖然香港已經似乎不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雖然我們最後寄望的台灣也似乎快失守,雖然我們的社會運動似乎仍然看不到前路,但請千萬不要放棄。管誰的明日香港還是明日台灣,我只知道,我們這一輩的年青人都放棄了的話,那就什麼也沒有。上一輩或者已經毫無動力,我們替他們反叛,下一輩將面臨洗腦,我們責無旁貸。雖然很累,雖然灰心,但請勿吝惜你的力氣。

過去五年,有多少中國的醫院或 headhunter 曾經聯繫過你,並且提供你高於台灣的薪資?隨口問問,低於你現有薪資的就不要說了,畢竟離鄉背井工作,薪水沒有多,是去心酸的嗎?還有,詐騙的也不算喔,我的生意人朋友,被假裝的院長騙過去談事情,也在特定情境下被刷了卡,可能這類的事情多,中國金融單位「實時」監控呆胞台灣信用卡在特定刷卡機的動作,公安立刻過來,集團被捕,朋友全身而退。

當一個政府因人民持續的示威而懼怕,失去理智,開始借維持治安之名,出動警察,公然以武力對付他所界定的敵人時,這個政府已經失控。而從那一天起,它就從人民的政府,變成一個為了維持權力,而苟延殘喘的權力體系。

與自己政見不合的家人

飯桌上,大家看著新聞台那方寶島的激烈鬥爭,當我正感嘆學生巿民為捍衛家園而凜然昂首時,家人卻只是鄙夷那方固步自封的小島心態;我嘗試解釋「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服貿的影響將與自由行無異,他們卻只是說我短視,漠視大陸為香港帶來的利益,也終可令台灣受惠 —— 但究竟,是誰比誰短視。我近乎吵架式地闡述人民為保衛土地不惜一切,他們卻說只是外國勢力煽動群眾情緒。

「如果不是我們大陸人,你們香港早就完蛋了」;香港花錢向中國進口東江水、食材,是「如果不是我們大陸賣水和食物給你們,香港早就完蛋了」甚麼,你說貿易關係互惠互利,大陸商人也不會做虧本生意?抱歉,共產黨的商業行為絕非利益掛帥,所有與外界的交易,都是強國給對方的恩賜!這就是中國模式的邏輯,你要是學不會,會傷害_億強國人民脆弱的感情的唷。

在佔領立法院的當晚,五月天官方Facebook Page貼了《起來》一曲,隔天五月天Bass手瑪莎所開的咖啡店暫停營業,呼籲大家到立法院聲援學生。起初大家都為五月天鼓掌,更在「港台藝人對照」的片圖上,把五月天放在支持運動的眾多藝人的一方,對照另一邊廂,Gem、成龍等人,讓大家覺得「五月天站在我們這一方」。可是,後來發現貼歌的是管理人員,呼籲大家去聲援學生的也是咖啡店店員,主唱阿信更在微博回應網民說「我們也從未反對服貿協議,更不希望制造動亂對立…」一時讓支持運動的人感到非常失望。隨後大量批評的聲音,讓五月天和阿信「兩邊不是人」。

至今我已分不清楚,在中共的金權,黑掌下,兩岸之間還存在什麽根本性的差別。一個國家最可怖的不是窮,不是餓,而是領導者竟然可以用冷血的拳頭,冰冷的武器來對待赤手空拳——應該是連空拳都沒有的群眾。他們還特別是學生,是孩子,試問有良心,有人性的生物怎能下此毒手?!當日上台的當權者還竟可以厚面皮的打住「民主」的旗號,今日卻用武器對待有份把自己送到權位的民眾,自己卻連抬起頭直接和民眾對話的勇氣亦欠奉!馬總統,你對得起百姓,對得起國家的未來嗎?

可恨的是,台灣有五月天和林宥嘉之流,在最抗爭最需要民意認受之時就爭住趁墟,以為可以呈個英雄來當,見勢頭不利己,驚覺自己的星途比國家的命途緊要,就立即一百八十度轉彎, 令抗爭大隊如失一臂。這邊五月天阿信忙住安撫大陸網民,說「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們從未反對服務貿易協定」等傷害台灣同胞感情的話,那邊林宥嘉就戴頭盔,說自己没看清楚標題上「我國」二字,就分享了台大教授鄭秀玲的文章。

當你以為屋苑及屋邨的店舖能夠倖免,No baby,以友愛安定為例,由於鄰近市中心,近期簡簡單單的半戶外屋邨商場都在進行大裝修,市中心被逼走的連鎖店,只好到此落戶,而原本經營多年的本地租戶,只好跟你說句Good Game,除非你賣奶粉或者賣金,否則請結業打工吧。至於住戶,還想吃二十元一碟的豆腐火腩飯?對不起,我們只有四十元一碗的日本拉麵。

天佑台灣

這兩天心亂如麻,甚麼事也做不了,只能守在電腦屏幕前,左邊台灣立法院直播,右邊PTT八卦版,滿版都是參戰文,又有哪間學校的學生要去立法院了;還有派物資的廣告,非暴力抗爭和如何應對警察的教學文。好幾次淚盈於睫,縱使連台灣人自己都說台灣快亡國了,這些文章依舊教人覺得台灣是有希望的。一個國家的希望,並不在於GDP增長,也不在於導彈坦克,而存在於國民身上。人性是那麼自私而脆弱,多麼良好的社會體制都會被這份自私逐步蠶食;但只要人民心中尚存一絲對普世價值的追求,一份無論多麼微弱的信念,都會成為一絲光明,照亮最黑暗的時刻。

「為什麼香港比馬英九更愛台灣?」我當下無言,心中苦笑,根本沒有答案。事後回想,也許,我們只是身同感受,所以不願再有其他地方重蹈覆轍。縱然回看香港,就有一種無法釋懷的無奈。但是,在那一刻,我還是因香港人而自豪。至少,當我們看見台灣正步香港後塵時,沒有人因地方早就淪陷,就丟棄良心,發表五毛言論,反之盡力撐台灣,有人不停轉發消息、有人在台一起搞佔領,有人在網上發起聯署,有人提供資助讓在港讀書的留學生回台參加運動,甚至以香港作為例子,請支持示威者撐下去。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