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689

瞄準1220 同狼英攬炒

狼英失勢是代表中共內部對港極左冒進路線的挫敗,人亡政息,路線是不會延續的。現在能除去689,他背後那一派主張香港急速大陸化的措施也會停止,對於保衛香港本土價值而言,是百利而無一害。更重要的是,對佔領者秋後算帳,也很大機會隨狼英下台而停止,這給予我們空間日後可以再次發動同等級數的運動。所以作為「攬炒」的條件,必須包括「成立法定調查委員,追究鎮壓責任及警方一切濫權行為」,一併交出狼英與禿鷹的人頭。

先明白太宗 再解讀習總

蕭瑀曾在飲宴時對唐太宗開玩笑說:「臣乃先朝天子兒,前朝皇后弟,今朝天子家翁。」太宗封他個政協常委也是意料中事。是的,蕭瑀是南北朝時梁明帝的小兒子,名副其實是含著金鎖匙出生,在隋朝也曾當尚書台內的大官,這個老頭曾事梁、隋、唐三個政權、數個皇帝,在歷次政爭中總是押對寶。事實上,在那個漢胡混血皇帝眼中,蕭氏只是其人才集郵圖冊內的一小部份罷了。

大家請試用常理想想:假如你要帶你的心肝命根寶貝寵物到外地旅行,例如美國,你會被要求提供不少於三十日前的防疫資料,確保寶貝沒有帶病。假如資料不全,而硬要入境的話,也不算不人道,就是要立即隔離防疫、坐三十日「移民監」才可以出來和你親親。而你日日對着自己的寶貝,當然知道牠有沒有病,但移民局一樣跟足規矩。此謂之「自由的底線」:不能「攬住死」。

而竟然這種「常識」,在香港 (特區政府) 是完全沒有的。因此可能有一種比禽流感和沙士更會殺人於無形的病毒,令得人喪失了常性變成喪屍。在醫學界未有明確「確診」之前,姑且叫它做「中港融合病」。

病情包括:日日攬住幾千隻發瘟雞來香港自由行、大融合。而實在香港的雞場供應,從來都能自給自足。明知冒着完全沒有必要的風險,為何連起碼的分流也不做?

歷史上從來沒有一種「政體」的衰亡可以快得過香港。因此從技術上來看,不能叫「衰亡」,而是「突然死亡」,或者簡稱「暴斃」。但其死狀之古怪,也又不能加以準確分類,因此只能稱之為「離奇暴斃」。

這個原本好端端叫做「行政主導」的政體,經歷英國人一百五十年的耕耘栽培,在1990年被 Milton Friedman 形容為「可能是自由經濟的最佳典範」。香港的成就,算是人類歷史上值特大寫特寫的專題。

之不過回歸只是一段小時間,香港的金漆招牌就一直插水,每一屆的行政長官一蟹不如一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