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80後社會原罪

「我以為都叫有一門手藝,彈咗咁多年琴都叫搵到食呀,點知我喺美國咁耐,都只係間唔中叫賣啲歌畀啲製作公司,畀佢哋拎嚟做配樂,之後就無作品啦,我融入唔到佢哋嘅圈子。」我不敢接話,Vince苦笑地道:「不過其實我都叫有啲成就,我啲音樂原來畀人拎咗嚟做電影配樂。不過果套電影原來係套咸片嚟。」

「你睇下你哋,瞓咗幾個月街,仲要畀人用警棍打到隻狗咁,乜都爭取唔到,仲搞到犯眾憎咁,真係浪費時間呀。」

尚在求學的90後看到平日最討厭人炒水貨的80後,和最支持人來香港搶水貨的老一輩,在iPhone一事上似是達成共識,甚為氣憤。90後上前質問80後:「你平時最討厭人炒炒賣賣,點解今次又參與埋一份先。」80後答道:「手提電話唔同奶粉公仔麵,又唔係必需品,我覺得唔可以相題並論。」90後不屑地道:「咁你同講竊書不算偷有咩分別先,原則就係原則!。」

Dave有次跟我說,他選擇那些20歲以下的少女,不是一種喜好,而是一個迫不得已的選擇。我當時還笑駡他在說風涼話,但阿Dave卻很嚴肅地反問我:「知唔知點解我近兩年換女朋友換得更密呀?」我直接回答,因為我覺得他是花心和咸濕,在享受了那個少女的青春肉體後,便立刻轉換下一個,都是些典型的咸濕男人心態吧。阿Dave苦笑,搖頭:「如果我話畀你知每一次都係我畀人飛,你又信唔信呀?」

今天,是中秋佳節,眼看同事們慶高采烈地談論放工後和家人朋友有甚麼慶節活動,阿權便莫名火起,他已怨毒眼神望向眼前這班人,但心裡卻又暗暗期待其中有人會邀請他,今晚一起歡渡佳節。但這個由他中學以來,每次節日都會有的幻想,多年來始終未實現過。阿權一想起今晚又要孤身一人,又看着別人的對佳節期待,他除了感到氣忿外,也感到有點窒息,這種感覺,只有多年來獨自在家,眼看別人在街上開開心心的人,才會真切感受到。

「人哋結婚,又唔係妳結,妳著到咁索做咩呀?係咪想畀仔媾先?」Jenny沒回話,因為她知道Alan了解不了,她今晚坐的那枱,全部是中學女同學,那是一個戰場,只要打扮得稍有失禮也會成為別人口中的是非啊。Jenny回頭看看那個一起床就掛住在手機上轉珠的男朋友,她暗自嘆了一口氣,心想當年大學畢業後一心想拎個iBanker男朋友,為何現在卻選擇了他。

「我已經算係政治冷感,但而家有隻狗仔畀車車死喎,點解佢可以咁平常心對待?」我安慰她道:「80後無論是政治冷感還是對熱衷,喺某啲長輩眼中都係搞事分子,無分別架。」此時Heidi哭了:「而家港鐵明知路軌上有隻狗都仲通車,稍為有啲常識同人性都唔會由佢畀車車死啦,以前香港啲大機構都唔係咁冷血,如果第日我年老咗行動不便,唔小心跌咗落路軌,唔通港鐵又嫌我阻住條路,繼續開車?」我想答Heidi她是過慮了,然而,她真的是過慮了嗎?

「大家都係同事一場,平時做嘢你班老屎忽成日畀屎我踩,你而家要我開開心心同你玩遊戲?更何況呢度又唔係o camp,玩咩遊戲?」不少80後都不太懂得與老屎忽相處,他們不明白為何在公司上他們明明都是互相針對,但私底下他們卻可攬頭攬頸?他理解不了這種關係,他寧可不介入獨善其身,但老屎忽會因為你獨善其身而放過你嗎?在你選擇唔埋他們堆那一刻,你早已是非我族類了。

「阿Sam,我都唔明你呢啲80後諗咩架,結婚咪結婚囉,要唔要去到咁遠honeymoon呀?當年我娶完老婆,同佢去咗兩日澳門就返工啦。」Sam聽完後心中有氣,心想大家價值觀又不同,為什麼我和未來老婆想去哪渡蜜月,也要和你相比?但礙於對方是上司,Sam不敢反駁。

我以前個人好繃緊,你知我做果行啦,平時返工對住班撚樣,個個都好似戴住假面具咁,搞到我個人都抑鬱埋。Suki嘅世界唔同呀,啲人比較簡單,只要我叫幾set啤酒,大家就係朋友。而且熟絡咗之後又可以呃下酒飲咁,你睇我而家幾開心。

Come on James 自白

「我知你係好鍾意我,都對我好好。但我都二十幾歲人,我接受唔到男朋友樓都無層喺手。」我頹然地反問:「你唔係一直都好欣賞我不甘做樓奴,覺得我好與別不同架咩?」她搖頭苦笑道:「Come On James,你可唔可以成熟啲?我哋都唔再係十八廿二,係時候面對現實架啦。我知你一定覺得我變咗果啲貪錢女人,但你撫心自問一下。你有無為過我哋未來去努力過先?你做咗編輯呢幾年,一直都唔上進,剩係留戀喺文化人呢啲虛名,你大個仔架啦,你都要諗下未來要點生活。」

既然無自己地方,我哋各自又同家人住,想行埋果陣唯有出去爆房啦。到之後,我發覺咁樣唔掂喎,成日爆房點儲首期呀。為咗未來着想,我唯有忍住唔同佢去爆房啦,平時忍唔住咪自己打下飛機算。你知唔知我有女朋友都要忍住唔搞嘢,寧願慳錢而匿喺自己屋企打飛機,係幾咁慘呀?

「當我問他願不願意請假和我去布拉格時,他反問我:『點解唔拎啲錢喺香港食餐好呢?』他不明白我選布拉格,是因為我想和他手拖手遊歷一下這個歐洲文明重鎮,那也不打緊,大家興趣不同我還是可以接受。但我忍受不了當我決定自己一個去遊歷各地時,他每次都會大發雷霆,像是擔心我安危,但又似是怕我在外和其他男人勾三搭四。好了,到我誠邀他和我出走一次,以釋他的疑惑,他又推三推四。那我們唯有分開好了,根本行不下去吧。」

「都唔明有咩好可惜,當年我已經覺得呢本嘢好膚淺架啦。啲衫又唔靚,又無文化人寫嘢,又唔介紹下外國音樂,我喺中學果陣已經係睇《號外》同《音樂殖民地》架啦。我真係無經歷過乜鬼Yes card呀陳曉東呀嘅嘢。」可能Jacob現在作為平面設計師,慣了和交化人相處,是要維持形象,他忘記了我們可是他的中學同窗。

美少女戰士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這套當年少女漫畫除了受女生歡迎,連男生也會偷偷地看。當年還在讀小學的我,口中會和同學仔講龍珠的劇情,但大家其實也心知肚明,相比斯路和悟飯的死戰,一班衰仔其實比較期待愛野美奈子變身時,會不會有一集因為走光看到點數。這種咸濕思想大慨便是80後男生少年時代的開端。

「屌條英國佬有咩咁巴閉呀?唔用中國食材?連啲英國佬喺佢哋屋企,都係食我哋唐餐咋。唔用中國食材?佢識鬼煮嘢食咩,係你哋啲80後先咁鍾意吹捧埋呢啲人。」我解釋:「唔係呀,Jamie Oliver咁出名,係因為佢提倡健康飲食,而且亦身體力行去配合,佢仲做咗唔少嘢去幫啲邊緣青年投入社會呀……」上一輩提到之後冷笑道:「咁佢應該嚟幫你班廢青啦,剩係識搞事…….」我無力地低頭,眼角含淚卻又不敢反駁,生怕再連累Jamie被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