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AKB48

懷念AKB48 HKOFFICIAL SHOP

不知不覺地時間流逝得真快,轉眼間我愛上AKB48已經踏入第四個年頭,同時在香港西九龍中心開設的OFFICIAL SHOP終於在開業接近第四個年頭要告別了,而官店計劃於年底前重開,地點待定,雖然我心中的願望就像當年菜園村及今年新界東北的村民希望一樣,能在西九龍中心「原區安置」,但現實總是殘酷的,只能希望在其他的地區盡快重新開幕解決一眾小粉絲的相思之苦;接下來就是正題了,關於我對AKB48及官店的心路曆程。

乳果糖是否適用於嬰兒呢?你可能會說:「藥罐子,你不是說了嗎?『乳果糖……可用於孕婦、嬰兒、老人』那麼,乳果糖當然是適用於嬰兒呀!」書是這樣寫,無錯。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實情真的是這樣嗎?我的意思是,「可用」是否等於「適用」呢?

AKB48,一個大家都聽過的名字,日本的國民級偶像團體,成立於2005年12月8日。其名字取自東京秋葉原 (Akihabara),擁有專屬表演劇場-AK48劇場,以「可以面對面的偶像」為理念為主。成員人數由最初的十數人增至目前的139人,分為多個分隊、研究生隊伍、海外隊伍,包括SKE48、SDN48、NMB48、HKT48、JKT48、SNH48。

山中所指的不需資產審查,原來是建基於擔保人在具有基本的經濟能力(至少能承擔抵達加拿大後3年的基本生活開銷),而且沒有接受過政府資助或救濟。也就是說,移民到當地不足三年即要接受社會福利接濟的個案,應該就要被列為不合資格申請之列吧。我想沒有國家會接受一些沒貢獻之餘更會成為社會負擔的人成為新移民的。

舉辦了幾年的西九Clockenflap,今年終於有時間參與,不用做任何樂隊訪問(就算我想做訪問也不行,我不是星級寫音樂的記者呢),亦不需要以記者身分進場,將工作與娛樂溝埋一齊,真正以樂迷身分享受戶外音樂。香港的戶外音樂節,寥寥可數,Clockenflap的興起絕對是香港樂迷的喜訊。雖然今年的樂隊line up不是太吸引,所以只買了一天的門票,純粹想看來自格拉斯哥後龐克樂隊Franz Ferdinand的演出,尤其是他們在主旋律突然變奏,節拍十分吸力。不過樂隊的表演及名氣,並不是此小文章的主軸,反而探討的是clockenflap需要改善的地方。

AKB48總選舉民主舉否,其實對我和你也影響不太,亦不用太認真去看待。勝出的AKB48成員並不會獲得任何政治權力、不會執政、不會管治社會,與我們的民生無直接關係。但是,如果在香港未來的政改方案中,立法會選舉和特首選舉像AKB48總選舉差不多的話,就即是意味著是一個假普選。

從AKB48看國民偶像性

AKB48的出現只是將整個社會的偽善、浮靡發揮到極致。「偶像」本來就是被供奉膜拜的對象,所以也將她們奉成神的樣子,儘管她不是,也從來沒想到會有這麼瘋狂的信徒。如以已故文化學者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的說法,她們的成功意味著一個不存在的事實:日本欣欣向榮,社會正在成功。如受財政懸崖困擾的美國一樣,奧巴馬、全美一叮 (i.e. American’s got talent!) 等等都不斷提醒大家的一個「美國夢」 - 白手興家,安居樂業。換轉日本的文化背景來講:刻苦耐勞,品行端正就可以出人頭地的「日本夢」。

可能我們會覺得戀愛禁止條例大違人性,任何十多二十歲的少女都希望有跟異性相處的時間;但無論是以前完全不碰甚至厭惡演藝界,或是到現在作為AKB飯,我都認為這是代價 - 少女偶像團體就是如此容不得緋聞,作為AKB成員,必需對此有所覺悟,否則就無法成為推動團體前進的力量。尤其在集團主義至上的日本,一人犯錯,全體連座,沒有日本人會認為「人情」是可以拿來當免罪的擋箭牌。而營運不近人情的手法,是按市場需求應運而生,我們在嚮往藝能界偶像的時候,也應反省自身對藝能界是否存有超過現實的想像,畢竟偶像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對偶像按腦內的完全要求去追星的話,只會愛之反足而害之,對雙方都不好。

思兼將此條約理解為「斬首示眾」:首先這件事要是發生一定是大新聞,然後當住全人類的面前指責、批鬥,彷彿古代的石刑砸死不忠的女性一樣 - 指責的罪有兩條,第一條是有負公眾期望的罪,是做給公眾看的;第二條罪是對AKB48這團體的不忠罪,是做給支持者看的。這種象徵暴力狠狠地把這個成員完全從這金漆招牌上分離出去,戀愛禁止條例將罪名推給了那位「犯錯成員」,世界還是一樣的好,她們還是一樣的純潔,我們還是一樣的和諧。這是AKB48將負面新聞都變成話題售賣的威力。

Mr. Taxi 是如何煉成的?

(史兄出品必含粗口字,慎入)我有一個好簡單問題:乜野先係夠 hit,夠洗腦既歌?經典組合我搵返上次篇文裏面既全球受歡迎女子組合,我搵左當中六隊 – Spice Girls,Atomic Kitten,All Saints,TLC,Girls Generation,AKB48 – 最流行既歌黎分析。無左S.H.E.(無一首hit到爆),Speed (日本歌),Twins (中文歌)。大家唔鍾意既Twins 再唔存在咧,滿意未?然後搵呢六隊最受歡迎既歌曲既共通之處。

《無敵破壞王》確係夠無敵

破壞王想結交Niceland居民,但他們都不願意,就是因為他是個壞人;直到《閃電手阿修》面臨被刪除的危機,Niceland居民才知道他的存在價值。另一方面,劇中的Turbo(也就是糖果王),也不滿足以前被搶風頭的處境,為了追逐別人的認同,而鳩佔鵲巢,還搞垮了兩部遊戲,並進入《甜蜜大冒險》化身為糖果王攪亂秩序,害己也害人。其實在現今的社會,也是存在身份歧視。例如我們對清潔工人嗤之以鼻,但如果沒有清潔工人,那麼社會將會如何?另外有些人為求博上位,而利用和傷害個別人士,甚至是全港市民,結果引起強烈反彈。在劇中的橙鬼說:「在遊戲裡面,壞人是不會變好的,所以你要自愛,認同自己。」這點身份認同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夢幻AKB48

這正正是法國哲學家居伊‧德博(Guy Debord) 提出「景觀社會」的觀念。聲畫影像總有一種無言的權威和真實感。例如,當思兼看到鍾欣桐在鏡頭中是當時的清純教主,我們就會下意識不能接受鍾欣桐有別的一面,然而最重要的是:每個人理應都有很多面,而我們卻選擇相信顯示出來的那一面的。然而這幕形象是經過選擇、剪輯的,不是事實的全部。這大概也可以解釋當初中西里菜改名山口理子,下海拍AV的時候,大家的反應不先是注意她因為病以及腰傷會影響她的偶像工作,才在最後逼於無奈下海;而是炮轟她出賣AKB48。因為她破壞了AKB48 的平面形象,她容許了AKB48 這個品牌擁有一個比較黯淡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