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apec

先明白太宗 再解讀習總

蕭瑀曾在飲宴時對唐太宗開玩笑說:「臣乃先朝天子兒,前朝皇后弟,今朝天子家翁。」太宗封他個政協常委也是意料中事。是的,蕭瑀是南北朝時梁明帝的小兒子,名副其實是含著金鎖匙出生,在隋朝也曾當尚書台內的大官,這個老頭曾事梁、隋、唐三個政權、數個皇帝,在歷次政爭中總是押對寶。事實上,在那個漢胡混血皇帝眼中,蕭氏只是其人才集郵圖冊內的一小部份罷了。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取消APEC 會議誰丟架?

深層次看,誰是真的丟架?先說這個會議,是國際級會議,眾各國財長人馬都會來港,是頗為特別,但這個特別並不等於值得去做。這不是葡萄,而是是否需要,因為這些會議過往香港一直都有做過,05年WTO會議,06ITU World展覽,這都是最頂級的會議及展覽,ITU World展覽之前甚至是從來都沒有在其他地方舉行,一直只會在日內瓦舉行。可見香港的國際地位早已確定,不一定要再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