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atv

我今日返到屋企同婆婆講:「亞視要執啦喎?」點知我婆婆擺出個好落寞嘅表情話:「我而家唔開心呀,我以後喺邊度睇《鄰居冤家》?」(即係其中一套亞視外購嘅老掉牙韓劇)

而家嘅ATV就好似過左100歲嘅SIRRUNRUN咁,每年台慶都以為下年見唔到佢,總會問:「嘩,乜佢仲未死咩?」,真係估唔到佢捱到咁耐。

UTV提供網上直播六合彩,透過流動平台收睇,在街上或者搭車,或者餐廳電視不開亞視的情況下,亦可以收睇六合彩,只要接受網上直播比電視有延遲的問題,在電視攪出第二個號碼後,網上才睇到攪出第一個號碼;相信UTV多做宣傳及推廣,就會越來越多人轉台UTV睇六合彩。

我叫亞俊,良心電視台員工。今日番工收到上頭通知,話可以免息借十二月仲未出個份糧畀我地,但借完就變相唔可以提前辭職,搞到我好苦惱,所以決定搵人商量…

你借錢畀員工,ok!咁即係唔係出糧啦,咁勞工處去咗邊?做生意、投資梗係想搵錢。但一間咁嘅公司,無earningsprospects,但不斷有人肯注資。你講!除咗班股東係痴線嘅,有冇一個比起洗黑錢更加令人信服嘅原因?

用政治正確的語言,我們不能說「所有參選人都貪慕虛榮」,但敢講一眾佳麗絕對是「自信心爆棚」。試問哪一位參選佳麗,照一照鏡子,誰不會自認靚過陳凱琳朱玲玲李嘉欣?(自知貌醜卻仍參選故意任人奚落的自虐狂例外),單憑這股自信,即使落選,甚至入不到娛樂圈也無妨,轉投任何一個行業,論霸氣已無得輸。

亞視拖糧到續牌去向

自從王征入主亞視後一直沒有正常過,節目製作每況越下,自家製作節目買少見少,資訊節目報導偏頗,節目水準嚴重低水平,霄佔有用的社會資源,但是還仍然可以繼續營運。股東爭權使公司營運陷於龐瘓,導致員工沒有糧出,現只能是一半「袋住先」。作為一間香港兩間免費電視台其中一間,可以說是對香港的一種大諷刺,面目無光,還號稱香港是亞太地區媒體樞紐,實在笑死人。

後亞視時代

創意工業正正是年輕人其中一樣真正喜歡和需要的事時,那麼在有「選擇」便真正有機會解決問題而不是掩耳盜鈴。從香港電視近日在「網上」開台後,可見到該台是以娛樂為主軸的電視台,站在政治風險上,要給予他們免費電視牌照,其實是很低。即使大家會認為有選戰這些政治味道極高得電視節目,這些節目其實只是做到茶餘討論話題,而不是核心的政治討論,即使有都限於小眾處理,斷不可能會因為一齣劇目而會引發到一連串的事宜,必定是有其他的連鎖效應才出現,因此當局實在不足以懼怕。

悲哀的電視大戰

作為一名普通的香港觀眾,眼見今時今日的電視大戰竟然是兩套在Youtube上也可以隨時無限次觀看的電視劇,實在為此感到悲哀痛心,之所以會出現這個局面,當然是因為香港政府多年來不發新免費電視牌照,又助長無線一台獨大,導致無線和亞視沒有競爭,不斷用低質素的電視節目「佔領」大氣電波。筆者為甚麼要強調「在Youtube上也可以隨時觀看」,是因為這一點象徵著這些劇集毫不珍貴,為甚麼還要在電視機上看?連版權持有人亦不計較相關的經濟損失。換轉是美劇、日劇和韓劇,或許早已被人刪掉了。

我們所懷念、喜愛、支持的,是那個創意無限、屢敗屢戰、擅長奇兵逆襲、充滿人情味的亞視,是給予有潛力的陳啟泰機會,由只能做CCTVB心理變態賤男律師類人物,搖身一變成正反派主角、歌手、金牌主持的亞視。亞視的確是港人集體回憶!

在我小時候,亞視還未一蹶不振時,最喜歡看的就是《還珠格格》,為了這套電視劇,買了一整套的VCD 在家裏重温,而且主題曲或插曲都必定瑯瑯上口。試過因為在考試前顧着看VCD而受罰,為了這還哭了一大頓。現在有時也會聽回這套電視劇的歌曲,長大了回望歌詞,其實覺得瓊瑤還真有才,寫的歌詞都很有意思;「對酒當歌唱出心中喜悅,轟轟烈烈把握青春年華」,感覺若真的能活在他們的世界,也許真會做到這種轟烈瘋狂。可惜的是當劇集去到第三部或出新版時,已經有種無法超越的感覺。

2013 年 9段 KAI句摘錄

2013年將要離我們而去;然而,正所謂:「個個讚我KAI其實你最KAI」今年不少人物留下來的KAI言KAI語,將會銘留於大家心中;太公 and friends 今年就為大家精選出9句,一於為各位的2013留下最KAI的回憶

TVB 與ATV,NBA 與ABA

我想起60、70年代美國的籃球壇,當年NBA成立廿年,已成為美國最重要的職籃賽事,但到了1967年,ABA揭竿起義,挑戰NBA的霸權,多年來超穩定也超悶的美國籃壇,即時波瀾起伏,兩個聯盟爭奪球員,爭奪教練,也爭奪觀眾,鬥得不亦樂乎,比籃球場上的戰況精彩刺激得多。NBA多名球星如Rick Barry轉戰ABA,不少大學球星如J博士也棄NBA選ABA(因ABA容許大學球員棄學加盟職籃),連大名鼎鼎的張伯倫也成為ABA教練,一時之間氣勢如虹。

那些年的電視節目

我開始懂得甚麼是電視,我印象中我先看麗的電視甚於無線電視的,我看過《V型電磁俠》、《金毛獅王》等卡通片。還有林嘉華有份唱主題曲的卡通片的《七小福》,以及賺人熱淚的《星仔走天涯》。後來,有了《醒目仔時間》,也有當年瘋魔所有小朋友的《機靈小和尚》,每次聽到「今日嘅節目時間又到喇,下次再見啦」,就知道是晚飯時間了。

20年前有個人拿著住數十萬元搞回撥長途電話,挑戰巨企香港電訊,當時大家都識佢老鼠,誰能預言他可以變出一個40億元的電訊企業?你說香港電視呎跑不贏12年長途賽,難道你肯定港視早期投入大量資源一定不能搞得有聲有色,然後吸引到大投資者入股?難道你肯定他們不會得得好,然後股價上升,每次招股集資都超額認購?

單一電視文化反擊戰

就連筆者的母親也開始學會了「網上韓劇餸飯」。想當年,筆者母親每天晚上都會看無線劇集,但這幾年,她開始天天跟筆者「爭電腦」來看韓劇。筆者近日問其原因,她如是說:「因為無線不好看啦,每一套劇都是同一堆演員,同一種劇情,很悶。」這並不代表全香港人對香港電視劇的意見,但我相信絕對有一部份香港觀眾會對以上一句話有共鳴。今非昔比,只要有智能手機或電腦,香港人的選擇就不再只有無線和亞視,變得可以選擇觀看其他國家的節目或本地的網絡影片。對香港電視的消極抗爭已無聲無息地展開,而這種抗爭可能已經開始影響到香港的免費電視台。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