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BettyWong

有說香港很多人也是偷渡來港,這種論點卻忘記了一個現實,即1980年10月23日,香港政府宣佈取消抵壘政策,改以接受單程證來港,對非法入境者則採取即捕即解政策。因此在 2014 年用 1980 年前的偷渡來比較,就有如用 1971 年 10 月 7日香港實施《婚姻制度改革條例》之前的納妾來為自己「包二奶」辯護一樣,是顛倒邏輯;即使退一萬步而言,市民支持酌情與特赦,則這種特赦是否應該公平公正地全體特赦?因為醫學院要買保險就酌情;那麼法學院不需要則沒有酌情,是否公道?那些無法考到大學的,是否要持行街紙直至永遠,還是應該遣返?酌情權,是否無限大?界限在哪裏?不起訴胡仙,或者撤銷起訴一直具爭議的案件,是否應該有更清晰的指引?不透明而不公平的黑箱作業,這絕不是法治,而是人治。

僭建出特首,偷渡出醫生,社會都很接受,很包容。無論是土共還是泛民,法治公義甚麽的,說來好聽罷了。真做事的時候,哪裡是這一回事。

Ugly Betty

這樣的「奮鬥」故事貶低咗真正在奮鬥嘅人

向偉大的才子曾志豪學習

才子志豪在文中寫道他寧願社會資源給予Betty 這類勇於追夢的人,也好過給那些只懂在網上亂屌一通的廢青(不用望了,才子指的廢青當然是我和你)。你看完,可能會疑惑自己是不是錯看了人民日報的社論,又抑或會因報紙編輯讓這種垃圾文章出街而氣憤。不過由於我是才子志豪的fans,因此我把文章看了一遍後,便覺心領神會,而且在心中暗地向偶像志豪說了聲多謝。這篇文章的重點不在Betty,你以為志豪是要維護Betty嗎?非也,他是在對一眾網上廢青,當然也包括網上寫手進行教育。

這位小姐把過去十一年的悲劇,簡化為「沒有身份證」,明顯是極度錯誤的觀念;為甚麼連「難民」都不如?為甚麼沒有「人權」,甚至煽情說甚麼首次成為「人類」云云,把這些都怪在「沒有身份證」上,是「超錯」;難民有身份證嗎?香港只對有身份證的人實施人權保護嗎?真正的原因是甚麼?就是這位小姐沒有護照,沒有任何證件,是一位偷渡的中國人。她有中國人不願意去做,選擇以偷渡與隱瞞自己部份資料的方式,去追求酌情與變相「特赦」,這才是一切問題的根源。她的「成功」,來自她對入境處的不盡不實--說是自己偷渡,來自「大家都心知肚明政府沒有辦法送我離境,除非送我出公海海葬」這種隱瞞,以避過遣返。

你是濫用香港人對你的包容以及福利去完成你所謂的「追夢故事」。Betty小姐宣稱自小被早已來到香港的父母在大陸拋棄,在2003年8歲的時間偷渡來港,又指自己被入境處的職員「為難」,最後「精神搏鬥」了一張「行街紙」,此舉其實是妄顧法治精神,利用自己的不正常的經歷以及非法偷渡來港的行為去破壞入境處一貫「依法辦事」的審批程序,這也是濫用了香港人對大陸人的所謂「包容」之心去幫助將你這種行為合理化,入境處對你的所謂「隻身偷渡來港」的狀況作寬容給予「行街紙」,又或者有些不知甚麼事的網民或是左膠對你的遭遇感到同情,但這並不代表你沒有問題!

「Holy shit!」在不同的語境底下,顯然具有受冒犯而辱罵回擊、或者惡言相向的怪責之意,而非是王教授所言「不是辱罵人的說話」,甚或祇作「Holy shit, thank you」之類驚喜感激的解釋方為合理。在此無意評價黃同學是以甚麼態度對待衛衣字眼,而其真實感受至此亦僅可訴諸惟心,但按通行的解釋重新審視,在感嘆讚美抑或蓄意羞辱官府之間,大有可議的餘地;莫小看區區一個辭,箇中分歧未必是你能想像的。Holy shit, that’s hilarious, isn’t it?

09年的「第二個Betty Wong」

其實五年前東方已經報道過同Betty Wong情況類似的無證兒童問題。訪問中的洪惠玲(化名)1998年於大陸出世,爸爸係港人,媽媽係大陸人,佢屬於超生第二胎。為左逃避超生罰款,佢爸爸就冇幫佢響大陸入戶。03年仲安排惠玲獨自偷渡來港。係呀,一樣係03年,話唔定同Betty坐埋同一隻船添,又話唔定成隻船都係呢類無戶人蛇。當時惠玲得五歲,比BETTY仲細三年,當然冇可能話係自行偷渡來港,之後佢爸爸自首,再向入境處幫個女申請居港權。成件事同BETTY WONG可謂有9成9相似,分別只在於惠玲爸爸肯認偷渡係佢安排。睇完成個訪問,你會覺得惠玲真係好慘,而且佢至少冇對香港懷恨在心。

哀矜勿喜,說不定下個死的就是自己,經黃小姐這一事,長自己一智究竟還是有益的,故暫且擱下不論原文的態度或遣詞用字不論,亦不探討箇中可疑之處,就只講一下成名與刪文的這些事情好了。

無論受到甚麼對待、吃多少的苦,我們對香港不但沒有怨言,還有深深的感恩。為什麼要千辛萬苦來香港?我們很清楚。我們求的是生存、求的是發展、求的是做人的基本尊嚴。香港當時縱有諸多不是,但最少,這個地方給了我們生存空間、自由空氣,以及改善生活、奮鬥發展的機會。我們沒有將感恩掛在口邊,但對這個城市心存感激。

Betty 同樣高估了香港人的包容程度。現時,最容易挑動港人情緒的正是香港與中國的矛盾。香港人對從中國來港定居的人,早就有點顯得不滿,這次的主角更是以非法的途徑偷渡來港,行文之間亦大罵政府對她無理,更是牽動香港人的負面情緒。

現在傳統媒體借網媒去「推波助瀾」、「增加銷路」可謂清清楚楚的潮流,相比之下,這幾天新聞中,高鐵事件更加值得去追訪。但高鐵事件很多文件太艱澀,而且得來不易,很難由網媒主導,只能靠傳統媒體的追查去報道。由此可見,似乎現時香港媒體的傳播方式,「網>紙>網>紙」比起「紙>網>紙」的模式更加有效引起輿論。這可能代表了傳統媒體的一種退讓,因為「發起話題」的能力似乎比以往弱了(多少記者在網上「搵料」?),但網媒也不能就此沾沾自喜,挑起了話題後,主導輿論走向,擴大接觸面的,依然是傳統紙媒。

852 郵報刊登了一篇署名為 Steve Chan 的文章,內中的法律理解完全錯誤,然後一些為求民粹撐中國人的左膠,就不斷互相傳閱,必須直斥其非

假如這個偷渡客,目的地不是香港,而是法國,恐怕命運要「悲慘」很多,最少,她是沒有可能在facebook 發表她的甚麼「勝利感言」,因為Facebook在其他國家是上不到的。膠事批發商,看到這個故事,第一時間就想到去年一則膠事:一名哥索禾 Kosovo 出生的吉卜賽學童Leonarda,去年8月期間在學校郊遊期間被內政部官員和警察帶走,全家「被匯合」以後,就被趕回哥索禾。

B小姐,你最需要心理輔導

醫生要有醫德。做人有時要有口德。今日所謂成功,當然需個人努力,但無香港政府、香港大學給與機會,她能實現所謂夢想?成功除個人因素外,還靠天時地利人和。若當年政府不是因人道理由讓她留香港,而依法處置遣返大陸,無戶籍的她,在大陸莫講話實現夢想,係連能否生存都成問題。醫科,在絕大多國家,包括英國,不是公民,係有錢都讀唔到。

港爸的籌碼就是「人道立場」跟「假設8歲的Betty沒有講大話」。他的賭法就是安排Betty上偷渡船, 船家到岸收錢, 說明了Betty跟港爸一直有聯絡的方法。港爸就是賭她這一程風平浪靜, Betty沒有葬身怒海, 或者船家沒有改變主意她到南洋做雞。 (可能是8歲年紀太小吧)Thanks God!這一次他們都博贏了!只要贏了這一步,往後都是港爸計算之內。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