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dbc事件

紅色的台灣媒體

台灣的學生,手牽著手,唱著歌,要求台灣公平會阻止蔡衍明的併購,以防一貫反共的壹傳媒集團也投向親共產黨的懷抱。台灣壹傳媒工會發言人表示:「黎智英是賣了我們給共產黨!」對台灣人來講,黎智英賣了的是傳媒的良心,是傳媒的核心價值。但是在賣盤之前,交易還必須經公平會審議。如果公平會裁決了交易可以導致媒體生態出現壟斷的情況,交易便必須中止。同樣地,香港也有民間反對媒體赤化地活動,但社會影響力,卻比台灣少得多。

短論在港權力鬥爭與管治

回歸後政府採取高壓政策消彌反對聲音,以封閉個人表達的渠道及削奪相關機構(集體)發言的正當性此二種方式去打壓異己,實無助於政府管治。封閉個人表達的渠道即如文首提及的「網絡廿三條立法」等。眾所周知,此項法例針對的是二次創作(如惡攪高官圖片),而這些創作又多由個別網民作出,故禁止二次創作無疑等同封閉網民表達個人意志以及不滿的途徑,屬高壓政策的一種。另外,削奪相關機構(集體)發言的正當性意指的是撤銷反對機構的牌照(廣播權)。如此前提及的香港數碼電台以台長鄭經翰為首一向以反對派自居,在電台的烽煙(phone-in)節目亦一向以嘲弄權貴為要旨,但卻於近日因政治風波而遭停牌。當普羅市民不能與權力者爭逐權力,甚至連表達的權利亦遭剝奪時,必對政府更為不滿,為政府管治構成危機。

不求團結,只求互相體諒

個人回應 HKCitizen.net《回應對本台終止公共廣播查詢.對「保衛香港自由聯盟」表示抗議》(下稱「抗議文」)。我是「保衛香港自由聯盟」(下稱「聯盟」)的成員。特此澄清,葉寶琳並不是「聯盟」的成員。先談我加入「聯盟」的原因和經過。對於「DBC義播行動」於10月21日星期日晚的完結方式,特別是那種「溫情洋溢」和「後會有期」的「閉幕禮」,我感到十分憂慮,認為只會令運動冷卻,令民間電台的「接力」難上加難。這種心情,亦寄於本人刊登在10月25日(寫於10月23日晚)的經濟日報專欄(見附圖)。為此我一直思考如何將DBC事件所引發的運動延續,並將之拉闊和上升至「爭取開放大氣電波、捍衛言論自由、和反對中聯辦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運動。

事件發展至10月25日(星期四)晚上,在OurTV、本台、網台聯盟接力時段過後,民間電台通知本台人員,表示已和第三方達成共識,將成立「 保衞香港自由聯盟」,並會由葉寶琳、陳景輝、彭志銘、韓連山老師 等人,由星期五中午起,接管公民廣場的廣播台。本台 hkcitizen.net、網台聯盟四位電台成員,因運動已變成其他人的黑箱作品,大會放棄運動目標,且拒絕網絡電台平等參與,並聯同OurTV宣佈 不加入「 保衞香港自由聯盟」,並會撤出所有直播器材。而本台「 保衞香港自由聯盟」表示抗議。

你收聲啦!

有人說這是否真偽?但黃楚標卻沒有否認,而且只說明關鍵在於鄭經翰上,這又是另一種轉移視線,人家問你是否真偽你卻答另一樣?實在九唔搭八。到證明屬實,又會說中聯辦也有其自由的言論,不應過份解讀。如果言論是無關痛癢,為何黃楚標會收到這個order然後會有後著呢?然後又會說這種干預是正常,「你也不會想聽不合自己的說話罷」。但為何要人家收口,這又是否禁止人家的自由呢?我們要知道一個機關的定位和功能,以及其要說什麼樣的話。如果他是沒權沒勢,相信黃楚標都理你都傻,但是現在是權勢財都在一方,是壓倒性的,還要咄咄逼人?

滅聲

.

沒有灰色地帶的禁播

本來一個電台,如因管理不善、或股東之間不滿而停止注資等問題而停播,大家確是不必要因此而聚集於政府總部。但是,在DBC 的一班主持成立的「爭取DBC復播運動行動委員會」連續第二晚在政總外集會中,大會公開了兩段董事會的聲帶,證明了中聯辦在事件上有干預的行為。先是台長鄭經翰聘請主持李慧玲卻被黃楚標告知她「好惹火」、「中聯辦好反感」。再有對萬一李慧玲來到DBC鄭經翰控制不到她的情況表示憂慮。及後更有一句「我地唔想參與政治,或者捲入漩渦」。

為應然而卑微

由數碼電台鬧倒閉的那一刻開始,社會上大致有兩種言論:一是純粹商業理由,因經營不善而導致關台;二是中聯辦的政治打壓,老共希望再次封鄭經翰支咪。政府發出數碼電台牌照未夠兩年,dbc 正式廣播時間更短。請問如何在短時間內將電台定義為經營不善?這問題是沒有直接答案的,亦不需要答案,因為聲帶告訴群眾:這埸風波壓根兒是一埸政治打壓。

滅聲陰謀不敵社會抗爭

應對當權者的滅聲陰謀,公民社會的抗爭沒有停止過。當權者企圖滅音,目的是方便其統治。但吊詭的是,當權者越要滅聲,公民社會便越要反抗,越不信任當權者,到頭來令當權者施政更加困難。談回DBC事件的發展,縱使有一眾有心人繼續力挽狂瀾,為延續DBC壽命進行七天義播,並於10月19日發起公民廣場集會,爭取更多市民支持,並迫使政府介入讓DBC「復活」。然而,筆者目前預測是DBC好大機會於下星期完全停播。當然,如有奇蹟出現,筆者樂見。有種說法是,互聯網無遠弗屆,要有效對抗政府的滅聲陰謀,根本不用經營電台,又要花很多錢去申請牌照及投資基建、又要受政府的廣播條例監管,倒不如去搞一個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