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drake

一切看似無關的單曲,便因為這首詩被巧妙地串連。黑奴KuntaKinre、偶像Tupac、天王MichaelJackson、才子SufjanStevens,甚至性愛對象,都是他的靈感泉源。由開端一句起,每件大小事都助他完成下一句、下一節,及至全首詩。當中的曲折與變化,令這詩篇的誕生過程十分有趣,聽眾能容易了解歌者所想。當然,寫詩只屬意識形態層面的事,音樂上,專輯的大嗚大放,可稱得上是近年Hip-Hop專輯之最。

憑藉49萬張的銷量加Spotify破1700萬次的收聽率登上Billboard冠軍,再一次證實他是近年Hip-Hop圈中最具叫座力的玩家──與Jay-Z、Eminem、KanyeWest等神檯級藝人旗鼓相當。為新作起一個這樣的名字,暗示自己作為樂壇領先者,固然是歌者對自身魅力充滿信心的表現,但對比起五年前,他的處男專輯《ThankMeLater》,那份將個人榮耀放諸次要的謙遜,同一人物,角色身份竟是這麼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