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Facebook

賴叔同其他上述嘅受害人,都係喺Facebook被匿名舉報用假名。Facebook以保障用戶、確保每個用戶都係真身為名,禁止用戶用假名化名花名筆名。作家喬靖夫就係咁要改返真名。

我是一個社群編輯,新聞網的社群編輯;我同時也是最優秀的農夫,以及最勇敢的海盜。我跟大家一樣,徜徉在名為臉書的汪洋大海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大海給「回收」。人們稱漁夫為「討海人」,跟海討一口飯吃;而我們則是「討臉人」,跟臉書討點流量,跟粉絲們討點讃、討點分享與評論;在大海底下,漁民除了禱告,還能做些什麼呢?

我就可以簡單跟大家解釋一下我知道關於面書的運作:如果你只是加了好友,或是按了很多專頁,而你不按那些專頁的「讚」,你的面書其實就不會那麼容易出現那些貼文。根據各方的資料提供,面書一天其實大概會把二百至三百條左右的訊息傳到你的頁面。而如果你有超過三百條資訊,面書就會按照你的「喜好」篩選一些「你想看的東西」,把你「不想看的東西」都隔走。

無情的事實說明了,港大一些候選內閣為了於選舉勝出走火入魔,而且越來越激進,公開勾結外國勢力。如果讓他們利用了「以like壯勢」方式,奪取權力上台,這些人當選學生會之後,就會經常邀請外國人員來港大視察;要和校委會對抗的時候,他們就會邀請外國勢力來香港擺陣,與校方角力。這樣,港大的自主權、港大的安全,再也不能獲得保障,港大定必成為國外勢力入侵本港的一個橋頭堡。

香港大學學生會候選內閣的facebook專頁,超過90%對這個專頁讚好的讀者都是來自香港,怎會出了一大堆來歷不明的異邦兄弟呢?(明明香港大學就沒有這麼多學位給海外生啊!)

Facebook及Instagram,於1月27日14時10分左右發生了全球大停機,這次的大停機歷時約1小時,到15時08分左右才逐步回復正常服務。受害的雖然只有Facebook及Instagram,可是波及的還包括一眾需要以Facebook及Instagram為referee的網站。

在網絡上寫文要紅,最重要是懂得傷春悲秋,毫無道理地斷行,這些都是常識,不用我多說。我們不斷在酸這群矯情作家,完全無法理解為何一個蒼白無力的FacebookStatus可以得到數萬個Like,但你們有沒有想過矯情作家背後爆紅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玩Facebook 都可以很親切

曾有一段時間,Facebook只剩下廣告、專頁、轉貼等等的帖。但是,近年有不同的「點名遊戲」出現,有遙遠的mk「不分享給10個人,你便沒有伴侶」、到上個夏日出現國際知名的IceBucketChallenge、再到今天的「你之所以不幸福是因為愛你的人不叫XXX」,相信不少人也嘗試過被身邊的朋友邀請參與這些遊戲,全都是有社交媒體才可以傳下去的「活動」,才可讓我們邀請一班好友共同參與其中。

面書的穿透力

香港和台灣網民在面書的表現,很多人都說有很大的差距。香港人很怕被人知道自己「like了」什麼。好像like了一件事,就被人家知道你的底牌一樣。大家惜like如金。台灣的網民,是什麼也like,什麼也share。在分析柯文哲如何以面書及網路嬴出的文章中,有指一個網路的「言論主導者」一份文章,就有十萬人可以看到。現在我每個post,要穿達十萬人,也不算容易。而我用的方法,只是一個:說我想說的話。真心,說我想說的話。

有網友表示對Facebook實名制存在著不少疑問,在此,我將網友們的疑問概括成五個問題,並逐一回應,希望可以解答到你們。

Facebook的投訴機制一向為人詬病,透明度不足,某一用戶或專頁只要被一定數量的用戶檢舉,就會自動被Facebook封鎖。換句話說,只要有心人惡意檢舉你,你就會無故被封鎖,情況在網絡對政治發表評論的用戶尤其易見。今年十月一日,面書產品長ChrisCox就曾經向此前因被惡意舉報「使用假名」,突然被FB封鎖的數百名使用化名的LGBT人士道歉。

剛Upload了新照片的妳,常會留意得到多少個like,這數字彷彿成了妳的受歡迎指數,而情人的一個like更是情感的證明,「怎麼他還不按like呢?」對方小小的一個手指動作,其實背負了一定的責任。

堅韌的信念

每當看見「藍絲帶」說七警打人打得好,「黃絲帶」總會很容易第一時間就被憤怒沖昏頭腦,說「藍絲帶」腦殘、變態。但大家可曾從根本之處思考?如果「藍絲帶」有思考能力,會因甚麼原因支持警方使用暴力?如果是因為「藍絲帶」支持現有政制的話,那麼可以告訴「藍絲帶」,私刑及以暴易暴(假設示威者都有暴)因為被視為是不文明的做法而被世上多個司法管轄區所禁止,而於現有制度下把犯法的示威者交予法庭是唯一正確的做法。如果「藍絲帶」都受過教育或有獨立思想,就會明白自己支持私刑是一種選擇性支持偏離制度的做法;而如果「藍絲帶」真心認為當制度不合理時可酌情偏離,那麼對方跟「黃絲帶」不是很相似嗎?

spin呢啲~?

反對派存在唔同派別係好正常嘅,做錯嘢當然要鬧,但要有point、基於事實同唔係人身攻擊。以尋晚為例,我個人都唔喜歡毛孟靜同張超雄,但佢哋去旺角唔係去搶話事權喎,咁鬧乜呢?尋晚近十二點警方突然戴哂裝備,唔係毛張喺度,好大機會真係清場。唔論功行賞,至少唔應該因人廢言啦;要被廢言嘅人,多數已經係公認嘅膠,鬧都廢事。另一方面,幫人辯護其實無必要spin埋張圖或者個批評者,因為個批評者俾人點名一定會反擊,結果令成件事失焦。試諗吓留守者每次開facebook都見到呢啲內戰會點諗,呢啲post做唔到資訊傳播或者精神食糧之餘,仲浪費news feed啲位同電。We are in a war,打完再私怨都唔遲。當然,連俾人打爆咗頭嘅記者都要鬧嗰啲人,挑起嘅係公憤,必須要清理門戶。

Unfollow 和 Unfriend

在面書,有很多我unfriend了幾多人的言論。面書是什麼地方呢?有人說是萍水相逢者的集散地,有人認為是朋友的「找炮網」,對我而言,都是看看別人生活的探熱針。Unfriend是什麼?Unfriend是一種姿態,我不想跟你有什麼關係了,大家清清楚楚,unfriend了大家。比方說,有一位我很尊敬的理工大學教授,他unfriend了我,我不知道我做錯什麼,真的。

你們在現實生活上交流多嗎?還是只在Facebook上你like下我,我又like下你?還是其實只有你自己單方面地在like這些「Facebook朋友」?你了解這些「Facebook朋友」的近況嗎?還是了解他們post上Facebook的近況?你有同「Facebook朋友」談過心事嗎?還是只有like過他們post上Facebook的心事?你們有出來食飯聚會嗎?還是like他們同別人聚會後post的那張連帶一句「好朋友係要見既」的合照?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