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hip-hop

的確,《untitled_unmastered.》少了一份《TPAB》教人驚艷的雕琢,曲風不張狂、演繹不激昂,也沒有引人入勝的故事可追,只得八首歌更難以稱之為完整的大碟,不過換個角度看,既然有些樂迷認為《TPAB》豐富得難以兼顧所有,那《untitled_unmastered.》的原始,或許會有助大家理解Kendrick_Lamar這兩年的音樂。

Death_Grips並不是只靠封面嘩眾,其音樂本身也有著當代另類Hip-Hop的前瞻性——連早登神枱的Kanye_West在《Yeezus》中,取向也有點他們的影子。說Death_Grips是Hip-Hop其實只說對了一半,MC_Ride的rap中帶著有如維園阿伯在城市講壇向台上破口大罵的攻勢,Zach_Hill亦將他在以前組金屬團的技術全盤移師過來,其重型已直接取代了Hip-Hop音樂中的beat,製作人Andy_Morin的Disco_Punk取態亦不讓其餘兩位成員的特色專美,一炮三響,極之怪胎,同時也很討好。

經典,締造新經典。芝加哥Hip-Hop藝人Common2000年的作品〈The6thSense〉,便是其中一例。他在〈The6thSense〉開首,引用GilScott-Heron這則金句,一語道破歌曲主旨。當年的革命令GilScott-Heron有所感懷,Common在〈The6thSense〉所展開的,是一場Hip-Hop的革命。他要為ConsciousHip-Hop打一場漂亮的仗。

近年美國非裔人屢屢遭到不公平對待,就為黑人說唱者帶來無盡的創作素材,南岸說唱家KillerMike,就是近年最為弱勢黑人發聲的說唱者之一,他將血刃下的憤怒都寫進歌曲,記錄著那個黑人受盡凌辱的時代。2012年,地下Hip-Hop製作人JaimeMeline(又稱El-P)為他監製專輯《R.A.P.Music》,El-P的音樂豐富,Killer Mike的歌詞更是一絕,其中一曲〈Don’tDie〉為慘遭槍殺的黑人男子TrayvonMartin抱不平,劍指執法不公的白人警察GeorgeZimmerman,歌曲中「FuckthePolice」的態度,更是80年代N.W.A.〈FuckthePolice〉的延續──這種感受,不但長久縈繞黑人心間,過去一年,香港人多少也有點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