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HKUSU

何謂左膠?現有的定義都是乏善足陳。簡單來說,左膠之膠不在左,立場傾左的人不一定是左膠。香港的左膠,大多為反資本主義,積極領導社運而鮮有成果。左膠之所以為人詬病,是他們自我陶醉而曲高和寡,每每召喚群眾但無疾而終,口喊民主卻壟斷社運。因此,這批左派的社運人士漸漸被定性為「左膠」,而其示威方式亦被標籤為「維穩社運」。社會對各種議題及整體政治環境之不滿加劇,左派「和理非非」式的社運模式被視為沒有實際效用,反而消耗群眾力量。

自從陳子君小姐於2012年被當時的港大學生會會長陳冠康、評議會主席譚振聲等人,以極橫蠻無理方式指控盗竊並解僱後,我們一眾學生會前幹事便一直跟進事件,包括代陳子君小姐追討欠薪,開設Facebook專頁報導事件,並於學生會百週年晚宴上到場向眾多學生會歷屆幹事揭穿其惡行。經過長時間努力,我們很高興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終於在10月26日通過議案,承認當日學生會的解僱過程是不公平及不公義,還陳子君小姐一個清白。

今年1月18日,香港大學學生會慶祝100周年, 當日作為主禮嘉賓之一的發叔是實至名歸的主角,應邀出席的港大學生會歷任會長、幹事、評議會主席和評議員近200人,大家都對他關懷備至,感情像親人一般。發叔為什麼退休了那麼多年仍然有這樣的吸引力?筆者挑選訪問了從50到90年代9位學生會會長、幹事與評議會主席,他們的客觀評價可以反映出發叔對學生會、對大學以至對社會的獨有貢獻。

《香港簡史》英文原著於2007年出版,講述本港由開埠至回歸後的變遷,更為被收錄於立法會圖書館的參考書目。 貴書局聲稱要「弘揚中華文化,普及民智教育」,但此番刪節所為,卻無異是屈服於政權之下,涉試圖鈍化民智,埋沒歷史。 貴書局非但未有尊重原作者,尊重自己作為出版業、知識傳播人的身份,反而自我閹割,作出出版審查,粗暴扭曲書中的觀點及歷史,涉意圖阻礙歷史傳承,不只是損害出版自由,亦是在踐踏與其環環相扣的言論、學術及思想自由!

悼六四 要變革

今年支聯會口號引發的風波,終於使支聯會和維園燭光集會多年來的問題都一一浮現。六四屠城是港人對民主的覺醒,大部分港人民主路的起點;六四的本土性是客觀的事實,不能否認。有支聯會中人指,無論市民是否認同支聯會及晚會的口號,都仍應出席維園的燭光集會,紀念六四的亡魂。然而,紀念六四從來都不是誰的專利,不一定要被支聯會壟斷,今年就有團體會在尖沙咀舉行六四紀念晚會。在民主制度下,誰脫離民眾,誰便會失去人民的授權;更何況是一個爭取民主的團體,怎能懼怕讓人民來抉擇?出席哪個晚會,沒關係,只要我們六四當晚走出來,站在雞蛋的一方,無論是本土派還是大中華派,民主總會戰勝歸來。

合憲、有效的選舉,必須公平丶公正丶公開進行,且由獨立的選舉監察官和選舉主任負責監察和進行投票過程。我們不能接受全民投票委任周年大選選舉監察官、選舉主任的投票期(2月5日至2月7日)與周年大選投票日(2月5日至2月8日)重疊,導致2月5日至2月7日期間根本不可能由符合學生會憲章第3章規定產生的選舉監察官和選舉主任履行職責。而事實上,兩名獲提名出任選舉監察官的人士已表明即使全民投票通過委任決議也不會接受委任。選舉缺乏合法監察人員及票站人員的情況下,不但違反程序公義,出現舞弊行為及其他人為或意外的突發事件的機會也大增,大大打擊選舉的合憲性和公正性。

陳會長,您憑甚麼去「執政」?似乎您墮落得太快,我追不上你的嶄新的思維。您似乎在評議會有席位;不要間接說自己彰顯公義,無端令自己汗顏;「厚顏無恥」四字於您而言,已經太過溫和;公義一詞,非汝等奸佞可隨手把玩。抑或您認為公義就如譚振聲的電話,可以供您玩弄褻狎?您在《千古以來誰著史》中寫到「擔任學生會會長的一年,是我經歷的20年人生之中,最寶貴的一年」;於我而言,這是港大最晦暗無光的一年。您消受了一年寶貴人生,但可能斷送了港大學生會的未來。

猶記得去年11月時曾經詢問你,為什麼在港大政政經歷了一年的莊期後仍選擇參選學生會。當時的你回答說:「我想完成我在港大政政莊期內仍未完全的夢想。」那是一個怎麼樣的夢想和目標。是把港大進一步推向國際嗎?是想為港大的學生多發聲,謀福利嗎?是為了舖設一條康莊的從政之路嗎?現在我終於明白,你的目標是把香港大學學生會及評議會置於獨裁的統治下。漠視港大學生的意見及學生會憲章,聯同評議會主席譚振聲逐步侵蝕港大學生會的自主獨立。

以彼之無恥,敵彼之無恥

香港大學施德堂現屆學生會莊期終結之日本來就在月內。按照憲章及慣例,學生會需舉行會員大會,正式卸任,然後下屆學生會才可以履新。然而,是年的會員大會,卻因評議會主席譚振聲拒絕委任選舉監察官而無法合法舉行。由於舍堂學生會出缺,大小事務將無人負責,正常運作亦會大受影響, 學生會發起集會,邀請堂友及相關人士於二月七日下午五時到校園裡學生會辦公室「圍剿」譚振聲,務求迫他就範,指派監察官前來完成以上程序。寄居施德堂者若我,切身利益受損,不關注是不可能的。

香港大學三名本科生葉偉峯、盧劻業及李智謙於二月六日晚上七時,在香港大學中山廣場發起「全民集結‧中山起義:讓學生會回歸學生」集會,號召同學反對港大學生會硬推違憲選舉。活動約有一千五百名港大同學出席。是項活動訴求有三

感港大亂事二題

竊謂太學染紅非今始,驀然回首,紅人又豈獨在燈火闌珊處?今惋惜者何人?集會者何人?獨不見太學眾生之挺身,天子門生之義憤,何則?物腐而後蟲生,至理也。昔太學養士,乃為殖主儲士,非同馬料水一門,如新亞崇基者,素以手空空無一物聞名,殖主惡之,其士未曲,行健不息,唯義是奉也。薄扶林為主養士,今主雖易,風未變,攀附之風,求達之心,未嘗變也。會務重耶?女務重耶?薄扶林士子之不出,實已擇路焉。今復惋惜,猶痛百蟲之僵,唏噓潸淚,故土早遠矣。

港大學生會:百年音絕?

百年校舍可以透過保留其歷史原貌,保存它的價值;百年學生會只能由學生承傳它的精神,才能延續它的意義。如今一場浩劫席捲港大,誰能夠獨善其身?誰又能對眼前不公義的事情視若無睹?誰還能把抗爭責任推給他人,而置身事外?維護香港大學學生的身份價值,我們責無旁貸。走出來,向當權者發出良知的呼喚,不只是向獨裁者予以最嚴厲的警告,更是要喚醒民眾反抗不義的決心,為將來一場爭取公義的抗爭作準備。每個人也是公義的執法者,讓我們在不同的崗位上唱出憤怒者的聲音,延續百年精神。

曦懇請煥薪,學苑,校園電視及普選評議員候選人一同聯署此公開信,還同學一場公平丶公正丶公開及有競爭之選舉,讓同學選出心目中的候選人,服務同學。杯葛現行選舉,重辦大選,實現君子之爭,方為真正以程序公義為念,以港大同學為念之舉。

幹事會挪用三十八萬登報此舉漠視程序公義,這點你是知道的。強推龍華街公投此舉行事倉卒,這點你是了解的。濫發portal mass email是濫用職權,這點你是清楚的。會長,其實我與你素未謀面,我只記起在新生註冊日那本survival guide中你引用了一句緬甸民運領袖昂山素姬的一句話:勿讓恐懼阻止你做你知道是正確的事情。會長,那麼你認為你所做的一切一切都是正確的嗎?我不敢苟同。

港大需要一場革命

你們的沉默,只會將學校的民主推向懸崖邊緣,如果連與自己最有密切關係的校園都不關心,將來的社會變成什麼樣子?更何況,現在已如此慘不忍睹。別說自己什麼都改變不到,就算你只想默默地吃花生,請你們略盡一分綿力,將你了解到的真相告知身邊所有同學。標題中的「港大」,不止是「香港大學」,而是所有「香港的大學」。憤怒,就是革命的力量。

你我皆為學生會基本會員,周年大選尤關會員切身利益,任何學生均有權知悉,並應密切關注事態發展。文學院學生會幹事會深知部份同學或未對周年大選連串事件理解清晰,為免同學誤信陳冠康一派指鹿為馬之歪理謬論,特此撰文向一眾文學院學生會會員交待是次風波。事緣周年大選未曾正式開放提名,卻於12月31日突然截止,揭發以常務秘書柯文俊任主席之選委會黑箱作業,剝奪同學參選之權利,是為大選風波之始。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