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LGBT

在台灣被稱為保守派的民間團體「台灣守護家庭」亦發起反制伴侶盟的聯署行動,他們主張婚姻應該遵循傳統一夫一妻制,目前共有682,179個聯署,保守派民間團體主要由基督教、佛教以及婦女團體組成。國民黨立委丁守中、王廷升、江惠貞、吳育昇等人,亦反對伴侶盟的多元成家法案。可以預料,在目前國民黨佔多數立法院議席的情況下,法案通過機會甚微。而保守派亦曾於2013年11月發起大遊行,反對多元成家法案。保守派遊行當日,支持多元成家的人士亦出現在保守派遊行的現場展開示威。保守派則派出糾察隊壓制局面,雙方發生肢體衝突。

俄羅斯反同奧運

今年冬季奧運會在俄羅斯索契開鑼,本屆奧運會為史上最貴奧運會,耗資約三十七百億歐羅,是次出席的官方代表也比2010 冬季溫哥華奧運會多三倍。官方奧運Google在開幕前夕把首頁標誌改為彩虹配色,似乎表明反對當局驅逐同性戀的做法。首頁搜尋欄下附上《奧林匹克憲章》基本原則的第四條:「運動是與生俱來的人權。每個人應有機會參與運動,並在經由沒有任何形式歧視,及注重友誼、團結與公平競爭為基礎的奧林匹克精神共識下從事運動。」

同樣的基因在不同性別的個體中會造成不同表徵。例如某個基因會使男性成為同性戀,卻會使女性更富性吸引力,這個基因便會增加雌性個體生育的機率,從而流傳下去。

即使她們能成功當回自己,這個社會上的目光,之如人妖這種稱呼,其實也就在一定程度上對她們有負面的評價。近日來泰國變性女星在香港及東亞頗受關注,但實際上風評不甚友善,若放諸於更多平凡的換性人士當中,她們受到的誤解更多;結果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她們仍舊抬不起頭做人,生活亦改善不了多少。所以,除了在制度外,我醠主張應用社會上的性(gender)去考慮人的性別,並非只在生理上去定奪。有性別認同障疑的人,其實也只是社會上普通的男女而矣,並沒有麼值得大驚小怪。

馬賽同性戀 視迷好失落

上帝差遣左佢既僕人蘇穎智牧師呼籲眾生,要為全世界耶教徒爭取可以公然攻擊同性戀者既言論自由。佢認為只可以係講台上講、會堂上圍內講自high係唔夠既,一定要可以係公眾場合 sm 你先夠皮嘛。佢話 「只有牧者和在講壇上的言論受保護並不足夠,『我寧願同我嘅兄弟姊妹一同面對,一同受苦』」:明明係鞭打緊人,但又自己受苦。咁唔係極樂 sm 係咩?

馬賽的女同關係乃是最受非議一點。做第三者,是不道德;對像是同性,是為不倫。不德又不倫,在TVB決定道德習俗的香港哩民港女市場中,乃是萬惡,所以樂易玲為免公司資產沈船,也要急急拉她出來多做一場消毒戲。「訪問」固然是避重就輕,一切都是「一切已經過去,以後會專心投入工作」,然後就是梨花帶雨,表示自己「任性」,「傷害」了很多人。

性保守的獵巫行動

馬賽承認同性戀情,聲淚俱下地表示自己「做錯了」,並表示自己已經「斬鑬」。這使我想起阿嬌爆發床照事件後的態度,拍床照/擁有同性戀人都是無涉道德的,她們卻依循同一套SOP,清一色地先否認,撇清關係,然後痛哭,反省,向公眾道歉,如同自己犯下道德重罪般。香港娛樂圈真是非常矛盾,一方面強迫藝人遵守一套極保守的道德標準,另一方面又肆意偷拍、跟蹤,拷問明星的私生活,犯下侵犯他人私隠的道德過錯,以滿足一部份觀眾的窺私欲。結果,圈內人全都必須是貞潔的聖女,圈外人則被成為偷窺這群聖人私生活的罪人。

人們是那麼像豬群

話說有一隻小豬,牠生下來時全身是藍色的。其他小豬一起排擠牠:「你看看你自己!哪有豬是藍色的?你是一頭怪物!要麼你就把自己弄回肉色,否則就別想跟我們一起吃喝、一起遊玩!」藍豬被同伴孤立,牠很傷心,只好孤獨的生活著。

保守者的畏懼

保守的人要「企硬」,永遠有無限的藉口,就算是說不過去的藉口,仍然為他們所用。廿一世紀的基因改造食物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科技進步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換幾個字眼,二十世紀的安全套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醫學昌明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也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起源難考的火藥也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正義之戰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同樣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公元前的龜殼占卜絕對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預測未來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完全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既然自然的界線模糊難辨,而人類文明的向前邁進,又必然跟群山百川林木大氣的原始性有衝突,一件發明或一種觀念是否違反自然,就根本是一個偽命題,因為以違反自然為控訴理據,其實無異於批判著全人類。

為了她,從來不喜歡讀書的我,開始努力的溫習;為了她,從來不在意功課的我,開始認真的做功課;為了她,從來考試不溫書的我,開始在考試前每天回學校溫習。因為她,這一個十幾年來從來沒有認真讀過書的懶人,忽然努力起來,最後大學一級榮譽畢業,成為了畢業生代表,讓曾經看不起我的人都大跌眼鏡。在畢業生代表致詞的時候,我說了我的過去,也說到了在大學裡,我因為一個人刺激到我要發奮的決心,結果走到了今天,然後就是勉勵大家要找到自己的目標然後向前衝之類的廢話。

【本網訊 】來自兩岸四地的同志團體週日在彩虹中國論壇中交流中華地區同志平權運動的發展,期間香港代表指出本地同志運動的一大阻力是來自基督教右派的反同行動,有參加者發言要打倒明光社,但有跨性別人士認為明光社只是缺乏安全感,同志應給予明光社更多的愛。

結婚,只是一個儀式。為日本人辦理「驚天地求婚過程」的婚禮顧問也說,現在的男人求婚的時候,其實很少會使用《戀愛世紀》那個年代,木村拓哉飾演的片桐哲平那種,我想,將來若果你已經變胖,或是屁股已下垂,我也會和你在一起的說話。婚禮顧問指,如果說太長遠的話,很多女生都沒有辦法想像,將來會是怎麼樣。所以,如果談到結婚,其實大家就得要有心理準備,愛不愛,也許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東西。

紅色.不紅色

我們都是罪人,若拿出上主的尺子,我看不出作為同志的「罪」跟說謊、看色情網站、打衛生麻雀的「罪」有甚麼兩樣。 但偏偏很多人就覺得有些罪比較十惡不赦。這件紅色T shirt,是我舊公司的天主教同學會的。 「UNUS DOMINUS, UNA FIDES」 一主、一信。 究竟我們信的,是願意以愛遮蓋我們的罪的主,還是我們的自以為義? 主會審判,但不止審判他們,恐怕也審判我們。

2010年起,《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前身為《家庭暴力條例》)的保障範圍包括同性及同性戀伴侶家庭。至於《基本法》第三十七條及《人權法案》第十九條所保障的婚姻自由的權利,在現行法例下只包括異性婚姻。然而今年五月,香港終審法院在《W訴婚姻登記官》一案中,確認完成變性手術後的跨性別人士以手術後的性別結婚的權利。

長長的影子

我倆的影子,也許永遠都不會重疊,永遠不會合併在一起,全因你情願錯愛,情願亂愛,也要跟別的女孩的影子靠近,因為,你認為要跟她們一起,才算是正常的戀愛。其實我們,也可以正常的戀愛。雖然我不知道,當你吻下她們的時候,會不會心動;雖然我也不知道,當你在鎂光燈下演出的時候,會不會因為女聲的歡呼聲而感動;雖然我沒可能知道,當你跟她們發傳情短訊時,會不會感到一刻疲累,但我知道,你的心的的確確的因我而牽動過。

歧視,沒那麼簡單

  批評就能以言入罪? 有人早已屢見不鮮一而再,再而三的指他們所作的只是單純的批評,而不是歧視。其實 […]

頁 1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