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mtr

身為影子的鐵路公司溝通渠道,我地喺10月2日(星期五)帶同健吾、鐵路迷會MTRiders、聚言時報Polymer、輔仁媒體、北區水貨客關注組等朋友,到上水站參觀「附例特檢隊」的執法情況。幾位與健吾傾談良久之外,我地都在區內進餐,討論《運載行李條件》於過去10年一直收緊的原因;以及一但同時修訂《香港鐵路附例》(即香港法例的一部分)後,北區居民對大型物品可合法登車的憂慮。

敬問港鐵大圍站執法標準

昨晚大圍站職員以三對一,以猛虎撲兔之勢向未成年校服小妹妹嚴正執法,該帖下填滿各種質問留言。港鐵昨晚曾刪除留言及封鎖網民,但其勢不能止。予以為港鐵貴為大公司,以猛虎圍兔之勢執法,足見其紀律嚴明,困擾香港多年的走私客問題有望馬上解決。在社交網站留言,終究尚非正式溝通之法。殷盼之下,予遂草一電郵予港鐵,予請各位如同意此電郵者,亦可酌量增刪內容,發電郵予港鐵務求問個清楚明白。

每逢故障,都有乘客在我們的FBPage上抱怨列車不只開開停停,甚至每個車站均等候良久(一般稱是 8 – 10 分鐘),為何我們只發佈「稍有阻延」或者最多只屬「顯著受阻」的事故,甚至有乘客不清楚我們的角色,誤會我們會要為港鐵隱瞞事故的嚴重程度 … 我們每次都要花費唇舌去解釋人的觀感,與實際情況必然有差異,不過都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乘客必須確保自己能在30天內來回相同的車站40次才能受惠。按照最普遍的五日工作安排來計算,乘客必須每天從同一個車站上車返工、放工時又得從同一個車站上落車,將自己一個月內每星期五天的日常生活完全束綁於「家->地鐵->返工->放工->地鐵->家(或同一地鐵站可步行範圍內的地方)」的規律內,才用得著這樣的套票。

兩星期多前的 4 月 30 日,最後一部收取磁性車票嘅閘機完成改裝,標誌住呢款由地下鐵路通車、九廣鐵路電氣化,從倫敦地鐵引入香港,並已有 35 年的車飛,歷史終告落幕。智能車票最先由九個先導車站 – 牛頭角、大窩口、杏花邨、康城、奧運、欣澳、火炭、錦上路、車公廟站發售。自去年 11 月起,接近每星期都有車站改賣智能車票。原來,喺改賣嘅前一晚,準備工作已經正式開始。

保持通車

「年年加價.日日壞車」,再也不是夢。隨鐵路網絡擴展,港鐵「跪低」已成交通癱瘓的同義詞。越來越多乘客提出,兩鐵當年是最可靠的交通工具。然而,今日的港鐵服務卻每況越下,大家回望過去屬人之常情(正如《紅 Van》一戲中,代表香港人的主角,拼命也要回到九龍市區,尋找真正的世界)。翻查 2004 年的電視新聞片,地鐵曾於 4 星期內發生 8 次顯著事故;另一邊廂九鐵就因西鐵通車後磨合需時,故障次數同樣令人懊惱。

地名意譯的港鐵路線圖

香港地名的英文翻譯大多只是直接的音譯:如是者難讀的地名甚多,而且毫無意義。像「牛頭角」這樣好玩的地名,在英文中就完全消失了。此外,香港還有很多中英文名字由來沒有關係的地名…假若將地名意譯,香港的地鐵圖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下一站,香港大學」

記得前年考DSE嗰時去過好多i-day、open day同interviews,當時最鍾意去嘅係CU,無他,鍾意去嘅原因只係因為搭火車到大埔墟站至大學站之間可以聽到句「下一站,大學。Next station – University!」。呢個原因好無聊,但對當時考緊dse、打緊大佬、一心想入大學嘅我黎講,聽到呢句說話,成個人即刻充滿憧憬,覺得夢想就係眼前,覺得自己已經大個,就黎踏入人生另一個階段。

既然港鐵只願意用錢來回應社會訴求,我認為政府應對港鐵在多次事故所帶來的社會損害和經濟損耗,施以經濟上的重罰:根據年報,港鐵2012年度的收益超過三百億港元。就算只罰扣一年的收益,港鐵最多只會發盈警而不會倒閉——令一家靠香港起家的鐵路機構被香港判罰,其世界聲譽定必直插谷底,其在外地持有的鐵路專利權隨時被當地政府質疑甚至收回——這對它來說是最大的生存威脅,也是逼使它把管理層的專注力放回改善鐵路營運的本份上。

浮過繁華大地

呢一年,Shani 同 Perdy 兩位大過我地少少,同屬「80後」的兄妹成立左 FloatPlay Mui 專頁,並開始《浮過繁華大地》計劃,喺各個車站「飄浮」起來。妹妹 Perdy 直言係個普通打工仔,本身無讀過藝術,但覺香港人生活繁忙,尤其各位乘客每日都要匆忙趕車,所以就借「飄浮」動作,介紹並提醒我地忘記左、唔得閒留意,但靜靜存在於大家身邊嘅軼事。

再談港鐵開Mic

單向嘅廣播,點叫做溝 … 通呢請問 ?此外高高層平日坐開公司車,唔知平時地鐵發生事故果陣,中央廣播係沙聲又拆聲。而個節目叫「港鐵開咪」,令人期望係少爺占《口水多過浪花》果種 Style;點知一份講稿播足3日,悶過惠康電台,之後又小學 Miss 語速歎慢板叫人 Please mind the platform ga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