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NGO

神憎鬼厭的街頭籌款

我今日走在旺角的行人天橋,那裡差不多一整段的路都給他們全部霸住,每隔三數米便站了一個「義工」,身穿綠色熒光風褸,分站左右,列隊歡迎。我一見便立刻調頭走,這些NGO,已經變得神憎風厭。

天生我材必有用

匆匆穿梭港大校園,忽爾,陣陣香氣撲鼻而來,使我徐徐地停下腳步,站在一間橙色小屋前 — iBakery Express 愛烘焙麵包店。iBakery 愛烘焙麵包工房是東華三院旗下聘任殘疾人士的社會企業,位於港大的分店在2012年9月開啟,由助理導師謝姑娘管理,為殘疾人士提供自力更生的機會,讓他們可以一同為社會作出貢獻,促進社區共融。

孟加拉的奇蹟

三十春秋過去,孟加拉農村窮人的生活質素已經得到根本的改善。逐漸地,微型信貸的重心也轉移到「Grameen model」可否被成功複製的問題上。在世界各地,都有仿效微型信貸的團體在當地工作,而成功的程度卻迴異。貧窮是整個世界共同的煩惱,成因卻因著不同的社會結構而有所分別,所需的解決方法也自然不盡相同。但是最起碼,Grameen Bank讓世人學到的重要一課,是證明到改善社會的團體也可以做到財政獨立。與世上絕大多數NGO不同,Grameen Bank完全不用、也毫不接受任何捐款,而是專心致志的專注於自己的社會任務。這也是Muhammad Yunus近年大力提倡的社會企業概念。

有報導說,國內近年,糧食在豐收下,還不停購買海外糧食,因為,中國的糧食自供自給安全線,已亮紅燈!是真是假,值得留意。農業,我們絕不能忽視。國內的「十二五」規劃,農業再成為焦點。農村、農業、農民問題,成為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加快發展現代農業、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完善農村發展體制…. 都是一連串空泛的口號。而香港的評論,則流於探討「炒邊隻農業概念股較好」。

Dow計算過,他說多花1元在早期介入,就可以省下日後17元的死刑執行費。(You can pay me now, or you can pay me more later.) 這有點像過去有人在喊「今天蓋學校,明天就不用蓋監獄」的經濟學版本。不過我更喜歡的說法是Dow演說時投影片上的標題:今天給他一個擁抱,他日就可能省下一付手銬。同樣是算計,但這種算計有溫情、夠正面、更有彈性。

就是捐財也枉然

無疑,社會是需要對這個有玩弄市民善心及騙取金錢嫌疑的天賦會予以強烈讉責的。但筆者在此想強調的是,發生如斯事件,市民亦須付上一定程度的責任。有讀者可能會感到疑惑,認為巿民在此事件中擔當着受害者此一角色。對此,筆者亦表認同,但卻不盡然。因為在此事中,市民未經思索而捐款是主觀的「不慎」,其引致的結果則是客觀的、路人皆見的「受騙」,貧苦長者在事後得到較少(或全無)的物質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