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議會發言

正如元首所言,開會可能都是「拉布」的一種吧?請問羅范椒芬女士,我今日在這裡拉布三分鐘,會拖慢多少個單位落成?繼而會令恆指星期一跌多少點?最後,會否令殞石年底撞落地球,世界末日?十年前,引入「三屍十一命」,結果一塌糊塗;五年前,增加一條命,變成「三屍十二命」,仍然一塌糊塗。這十年,梁振英幾乎全程擔任行政會議召集人,他與這些問責官員在行政會議共事多年。可不要告訴我,他十年間直接參與問責制之下,總結出這制度多年運作不順的原因,就是官員人數不足!

我有位助理,因為搶鄭汝樺的咪,被法官重判坐監14日。搶咪就要坐監,港鐵搶錢多年,該當有何刑責?我的助理為了抗議港鐵加價,搶咪連一句說話都未講,市民有冤何處訴?不是人人都如此清閒到立法會發言的。邱副局長,你年輕時在中大學生會講人話,現在做官則講屁話,你想升格做局長嗎?下次跳樓記得通知我:我當日提醒政府,地鐵與九鐵不要合併,可加可減機制「搵笨」的,最終政府有保皇議員護航通過合併;現在各方批評政府,你們就用立法會做擋箭牌,砸死了香港人和立法會,自己就逃之夭夭。特首只由1200人選出,你們不自覺可恥嗎?你試想想七月一日普選特首,你現在會說甚麼?「我們已經看到聽到市民的意見,我們一定會阻止港鐵加價!」

黃毓民議員就《2012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二讀辯論發言稿。「拉布」(filibuster),就是透過不必要的長篇大論作議事手段,以達到杯葛法案通過的目的。在美國眾議院也有「拉布」的例子,而且議員可以透過「拉布」,令一些法案不能在一定時間內通過,須要在另一節會期重新提案。不過,本港的立法制度和議會架構跟美國不能直接比較,使用「拉布」策略極其量只是一種政治宣示和姿態,為政府製造短期不便而已,很難單靠「拉布」方法迫使政府在草案條文的修訂上讓步,遑論威脅政府撤回或擱置相關條例草案。市民自會判斷議員的「拉布」行為,究竟是否濫用程序與權力。

劉江華批評我扮英雄,劉江華批評我教壞細路,多謝你;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典範,但我深知我首先要做一個人,人家如何評價,是他們的事。馬克思格言之一:「讓人家去說吧,走自己的路!」我無須爭著做萬世師表,這是你們要做的事,凡是偽善的人都渴望他人供奉,例如金日成、毛澤東,全部都是「完人」。我不做這種人,我只想其他人與我一樣,可以一人一票等值去選舉自己的領袖、選舉政府、選舉立法會,自己決定自己命運,無其他了。

我不求流芳百世,更不求長期在立法會工作,但我可告訴大家:只要我一息尚存,我都會繼續反對暴政,只要我一息尚存,我都會繼續反對廿三條,我留下賤命都要看著廿三條再次灰飛煙滅。

剛才聽到葉國謙議員之演講辭,本人感到唏噓之餘,也感到時間的流逝使很多人忘記了他的根,也忘記了歷史,也忘記了其先輩的所作所為。

人民力量兩位立法會議員(陳偉業、黃毓民),強烈反對立法會根據《基本法》第79條解除梁國雄議員的職務,今日將會就此議案投下反對票。

(一) 梁國雄議員因公眾利益而進行公民抗命,被判監兩個月,判刑明顯過重,充份突顯司法機構為政治服務,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及黃毓民對此表示極大憤慨。
(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公開表示,基於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被判監超過一個月,須根據基本法第79條(6)啟動解除職務程序,陳偉業議員及黃毓民議員堅決反對,認為這是政治判決,不應啟動罷免程序。
(三) 陳偉業議員、黃毓民議員呼籲所有立法會議員不能支持褫奪一位為公義發聲而被投入政治黑牢的民意代表。
(四) 敬告泛民主派議員:沒有人是孤島,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

特首就可以準備退休計畫,包括安排深圳物業在天空餵魚,他有否關懷小市民?我想提醒政府一個施政概念,應該是「任何香港人不會在三年內揀選不到公屋」,不應該用平均數,就說香港GDP,平均每人有二十多萬美金,但不是人人真的有二十多萬美金,政府要救的是活在貧窮的人。

香港人的政治表率犯了重大錯誤,我們不徹查,對得起市民嗎?西九招標,是董建華年代官商勾結的鼎盛期,有人話緬懷董建華,喂~他的東方海外為何像汽球一樣不斷升?為何會有數碼港事件?西九的問題,是董建華搞單一招標造成的,而當時梁生就是他的幕僚長!幕僚長呀!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的操守和行為當然要加倍注意。

我很感謝大家不厭其煩表達意見,尤其是莫教授,我二十幾歲時認識他,他已經提出三方供款方案,時間流轉,現在我已經五十幾歲,還有甚麼好說?香港人真的很痛苦。香港有二萬四千億外匯基金及財政儲備,拿五百億出來給老人都不行,我已經無話可說。這裡已經不是可以爭取到全民養老金的地方,雙方對陣良久,建制已無理據,我認為只有在議會外有機會爭取成功。

梁國雄在上周三立法會的發言被斷章取義然後大肆批評,現整理發言紀錄,亦歡迎公眾到立法會網頁比對現場錄像錄音。

長毛於10-11立法年度共提出一項動議及三項修正。

這個政府,歌頌一黨專政;這個政府,稱六四死難者是死不足惜;香港特首,稱香港人都埋沒良知,認為六四血跡可以抹去,用墨寫謊言去代替;然後,我們說「不是!」我們在煽惑青年嗎?我們在迷惑青年嗎?年輕人攻擊過去的建制,事出有因。因為過去的建制,在他們的眼中,已經不適合現在社會的發展。

長毛於09-10立法年度共提出四項修正。

長毛於08-09立法年度共提出一項動議及七項修正。

我們無需同意哈馬斯的主張,但我們必須同意,這次以色列軍隊入侵加沙,是戰爭罪行!不管以何為名,狂轟濫炸、殺戮都是罪行!各位,香港立法會是有尊嚴的,當各國政府都需要對加沙戰事有所回應,我們的中國政府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香港立法會應當發表對此事的關心,去彰顯人類和平友愛、國際公義、憐憫弱者,這是香港立法會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