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top

唔係任何一幅肉酸嘅畫都賣到錢,如果唔係個個都做畫家,唔做醫生律師。Basquiat又的確係一個藝術界嘅奇葩。佢生於60年代嘅紐約貧民區。阿爸係個海地移民,以前係法國殖民地,所以有個法文嘅姓,讀BAS-KEE-AH.

作為香港人,愛趕潮流、愛打卡、愛做文青、愛享受上流社會文化是少不免的。從資本主義角度,要表現得到對High_Culture有品味,數百元一張藝術品拍賣會門票是配紅白酒的。那麼「廿蚊張」的文化博物館門票就只能配啤酒了。但既然是羅浮宮展,最起碼都要有象徵生活品味的手工啤

只要在Facebook輸入「露思兔子」、「Miss_Rosie」關鍵詞,便會發現在「Miss_Rosie_Rabbie露思兔子」專頁裏頭,不少令人「會心微笑」的畫作。灰若憶起十二、三歲那年,漫畫班導師要求學員繪畫一幅代表自己的畫像時,她便不加思索地在畫紙上,繪畫一隻兔子來。從此,她便將那隻代表自己的兔子,以日記形式,上載於網誌上。十八、九歲時,她在雜誌社當記者期間,一次「冇貨交」情況下,以「Toilet_to_me」為題,表達洗手間是兔子主角「消除壓力、吃飯睡覺」的地方,豈料大受讀者歡迎,便以連載方式刊登。

作者的立場是中立偏同情,在人民悲劇的部分描述事實,但卻沒有太多情緒鋪陳。精彩的部分,則是將北韓成立的過程,區分出金日成刻意創建的神話,以及實際的歷史狀況,告訴你,金日成的相關戰役都是慘勝或失敗,但他最強的核心能力,就是會將軍事上的失敗,操作成政治上的勝利!

有樣野係無分男定女,人係需要被關心,只不過男人礙於面子同社會規範,唔可以將啲困惑擺面。如果一個男人肯將自己嘅私事同你講,而且表達左自己嘅睇法同情緒,呢種親密程度其實男人更加深刻,因為表達本身已經承擔左唔小嘅風險,你比到嘅反應正確嘅,佢約你嘅機會就愈大。

共享的意義

最近幾天都沒有駕車上班,而是踏自己的單車。我沒有使用共享單車,由我家踩單車回公司約20分鐘,我兩年前買的代步單車價值650元,若果我一年工作約240天,全部都踩單車回公司的話,可以節省的巴士車費是1392元。在某些層面上,買一架單車踩半年已經回本。

《咆哮山莊》的背景,正是Haworth附近,勃朗特三姊妹成長遊玩的荒野。父親勃朗特先生本來自愛爾蘭,因工作而搬到偏遠而且落後的約克郡山區,當上Haworth教堂的牧師,一當便是四十年。勃朗特三姊妹就在這靈性的山區中寫出英國文學中的部部巨著。Charlotte夏洛特寫下《簡愛》;Emily愛梅麗有《咆哮山莊》;最後Anne安妮則是Agnes Grey《阿格尼斯·格雷》的作者。

好多時候,d港女仲會跟足snapchat興起既風氣又用d唔知咩app黎自拍,影到卡通人物咁樣樣,又有狗耳狗鼻又申利乜乜乜懶係好可愛咁。妳地post張咁既相,我連妳係相中邊隻狗都分唔到,仲好笑過當年d貼紙相。其實點解要加咁多呢d filter呢?有無咁唔見得人?有既妳不如唔好影黎自欺欺人。仲有,妳影相既原意唔係要為左留為紀念咩,咁妳張相再執再唔同都起碼要同妳真人有返60-70%既相似程度啊唔該,否則妳張張影既樣都貓啊狗啊家禽啊咁合家歡開動物園咁款,第時妳俾妳個孫仔睇妳ig佢有咩感覺?

同呀媽食燒肉放題

近排呀媽都學識咗放題呢個詞語,有日我同佢講:「唔好成日煮飯啦,不如我地搵日食放題?」「食放題?咩係放題?係咪話燻蹄呀?」「係放題呀,即係任食咁解,而家出面都好興,咩都有放題。」「哦,咁你想食咩嘢放題?」「不如燒肉放題?」

爸爸媽媽這種生物,就是會將世上認為最好的留給孩子,即使孩子不特別喜歡吃雞腿,他們總是固執地說:「不行,一定要吃雞腿,它是你的。」在爸爸媽媽眼中,雞腿、魚背和臉頰、西瓜最紅最甜的部分等等,都刻上孩子的名字,自己是碰不得的。

港大舍堂的迎新,與大學一般的迎新很不同。大學有不同學院同組織,佢地都會搞迎新,但都是走開心路線。大家瘋狂玩男與女親密接觸的動作遊戲(別想歪!)、或者HKO擾民一下、再Soci_Game無聊兩野、通一兩晚頂、大家開開心心就完左。舍堂的迎新是長達11日,你無睇錯是11日,完全不是一般兩三日大家膠玩下的那種,而且更多的是走「嚴肅認真」的路線,大意就係,黎迎新就代表你係舍堂的其中一份子,你要預備為呢個地方付出、搏盡。參與迎新,重點在於獲得全Hall人的認同

黑色蛋黃所謂何事?

本身我以為呢條問題應該好易搵到答案,以為係好常見嘅現象。我諗住隨便Google一下應該就會搵到啲權威網站(或至少睇落可信嘅網站)話畀我聽黑色蛋黃係點出現、因咩而造成。

「之前煲的紅蘿蔔粟米冬菇瘦肉湯怎樣也喝不完。不如用來做Risotto咯?」的時候,我不知道其他人可以有甚麼反應。但對西式廚藝一竅不通的我來說,當然只能如同一般撒瑪利亞人望著即將施行神蹟的耶穌一樣,傻著眼,並心忖道:「老婆是不是有心玩野?」

飛髮佬呃你十年八年

我對剪髮舖都係有童年陰影的。十歲八歲之前,都係由老母帶去剪髮,對於點剪完全冇話事權,去到後嚟有得自己出去剪喇,基本上次次都中伏。一入到去,師傅會問:「點剪呀?」

對方已經有不錯的收入,或是剛穩定下來,還在努力工作,而自己呢?可能重問呀媽拿零用,或兼職賺來的一點點。一齊食飯的時候,你會不忍心/介意對方為你付錢,或是大家想出旅行時都未必負擔到。這是你將要面對或顧慮的事。

春嬌救志明的歌

我未看這電影前後,都在滿心疑惑,為甚麼要把戲名改成《春嬌救志明》;看了,問身邊的女友人,她們都說因為春嬌讓志明成長,所以拯救了他。說真的,真的這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