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top

有人覺得長毛小題大做,頭髮而已,再留有何不可?何需司法覆核?但我覺得這不失為對香港進步的一個鼓舞,令我對這個曾經以為已落伍得沒救的城市有了一丁點的希望。更令我覺得高興的是法官指剪短男囚犯頭髮是性別歧視,是因為此舉乃性別定型;聽後感到的是大快人心。

SuperDry唔係SuperWarm,受歡迎極都無理由以為佢係可以防水防寒嘅功能外衣;甚至有人見佢印有日文就以為佢係日本品牌。而其實佢係由英國公司SuperGroup_plc 創立,2004面世至今行銷全球,除咗日本。

世界各地,尤其係某些國家,總有堆人係咁。佢地D基因硬係缺少左D野,係無左欣賞既文化。即使有好事,都唔會識得戥人地開心。反而,第一件事就係眼紅人地,係咪出於妒嫉就唔知喇,總知總係覺得入面有其他不為人知既事,之後挖一個可以俾自己無限發揮既洞,去上綱上線。呢個可以話係人既劣根性。

「你太太和兒子品嚐到你的雞蛋仔的話,一定不會再離開你!」不等陳叔回答,女學生再作出假設。陳叔將蛋漿倒進模具,準備製作另一底雞蛋仔。「二十年前,太太帶着六歲的兒子移民美國了。」

在蔡英文走訪中美洲四邦交國之際,西非大國尼日利亞,突令台灣駐該國首都阿布賈的經貿辦事處「摘牌更名、遷出首都、削權減人」,並斬斷雙方任何官方往來。中國對此大加讚賞,隨即宣布在尼國再投資400億美元。但此舉令台灣輿論大為愕然,斥其「混淆視聽」,因尼台雙方本來就無外交關係,該國僅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

鄭啟文患上遺傳病「侏儒症」,以致個子矮小,終身與輪椅為伴。然而,教「毒男」、「宅男」最羡慕的,是成功追求任職幼稚園教師的Macy,不但在2014年「拉埋天窗」,一年後更誕下愛情結晶品Leticia。Kevin為何揀選Macy作終身伴侶?「我係一個簡單嘅人,自然鍾意同樣簡單嘅人,鍾意小朋友嘅人係唔會差得去邊,起碼叫做有愛心。」他不假思索答道:「同埋,佢係精神上好支持我做創作工作。」

PSY銀紙

BSc常被戲稱「嘥銀紙」degree。年中總不乏認為讀心理學(下稱psych)是「有型又有水」的一件事。然而,事實上這只是一廂情願且被過份美化而已。在香港要做一個註冊臨床或教育心理學家(CP/ EP) ,門檻是臨床或教育心理學碩士學位(I/OPsych及CounsellingPsych是另外兩個於香港主要的心理學分支,但目前為止並不普及)。無可否認CP及EP的起薪點確實比不少工種為高,但這只是少數Psych_undergrads的最終命運。

昨天和友人在快餐店裡吃下午茶,旁邊有位媽媽和約4歲多的兒子在吃雪糕,不久聽到 : 「呀,衰仔!」…媽媽:「啲雪糕滴到件衫領都係,又要我幫你抹番乾淨!」兒子:「哦」(默默地繼續吃雪糕…)媽媽:「仲要哦我,叫咗你小心啲食架啦,唔係就會滴晒啲雪糕落件衫,好啦比我講中咗喇! 再係咁,你以後都無得食雪糕呀!」兒子臉色一沉:「唔好呀,我要食雪糕…」 (說罷就放聲大哭…)

所謂「PM2.5」,是指直徑不多於2.5微米(μm)的懸浮粒子,不難理解,懸浮粒子的直徑愈短,體積便會愈細,自然便會愈容易突破口罩這道防線,長驅直進,如入無「罩」之境,自出自入,透過呼吸道,進入人體,對健康構成負面影響。實際上,單是PM2.5,便已經可以透過呼吸道,進入人體,自自然然,便成為頭號打擊對象。

應該有唔少人讀書時期喺香港某間大型慈善機構(聽講係)做過兼職。呢間大機構每星期開兩次工,通常喺星期日同星期三開工,請好多師奶同學生返嚟聽電話接受一大班善長人翁捐款,而筆者(喺某啲人眼中不幸地)係其中一個。

陳叔將蛋槳倒入蜂巢狀鐵製模具上,黃色的液體慢慢在模具上流動着,待它們填滿每一個空間後,陳叔就將模具合上,放在一個炭火爐上烤。中學生一邊等着,一邊聽着陳叔帶來的播放器播出的音樂。「這首歌我爸也常播,你可以告訴我是誰唱的嗎?」中學生忍不住向陳叔提問。

筆者認為北京有一個博物館勁過故宮,就是對著人民英雄紀念牌、毛主席紀念館旁的「中國國家博物館」,位置已經霸氣非凡,展品絕對是歷朝之最:如有周代完整甲骨文、戰國時期的銅編鐘、愛新覺羅氏入關前的玉佩等等。如果想「擦阿爺鞋」,乃應該向「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中國國家博物館的一部份)投誠。「革命史館」顧名思義廿世紀中國共產黨的奮鬥史及發跡史,由清末民初講到紅軍長征,再到抗戰內戰,展物多如繁星,重要的乃是背後意義,例如遠有義和團用來「殺老外」的大刀;近有1949年《開國大典》時用過的禮炮及第一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正所謂「聽到個名都興奮」,看來這些神器一定可以鎮攝「港獨」,增加國民身份認同。

真的很慶幸,有這麼的一群人在我身邊,包容我的被動,接納我的懦弱。人生道路曲折迂迴,碰碰撞撞地成長是必然的,但在你犯錯失意時陪伴在身邊的人不是。沒有人理所當然地需要留下。小時候很羨慕那些朋友滿天下的人,就是那種在學校走廊上走過時需要回首數次來打招呼的那種,那些在不同年級也會有人認識的人物。那時候覺得這些人一定很幸福吧,擁有多少朋友就能獲得多少祝福,他們都像是天之驕子。

跟緬甸新相識談及彼國內羅興亞難民問題,方發覺現今所謂自由通訊社會中資訊亦頗為封閉,基本上緬甸人立場多被曲解或忽視。

我大仔劉爽係太子(衡山王太子),二仔叫劉孝,三女叫劉無采,佢地係我前王后乘舒生嘅。我仲有細仔叫劉廣,係我之後個王后徐來生嘅。我前王后死嘅時候,孝仔同無采仲細,所以佢地就比較親徐來。有一日,有人同阿爽講話佢老母係被徐來用巫蠱之術害死,於是乎阿爽有一日就借意整傷徐來,兩個人就開始有牙齒印。同時,無采嫁完人之後比人遺棄,結果番到黎就做左個淫娃,成日同人上床。

點解要爭?點解要爭入大學?點解要爭做專業人士?點解陳師奶要指住個看更同個仔講:「如果你唔讀書,第時就要做呢啲喇!」 哈,你話佢教壞人,又唔係喎。陳師奶都只不過道出社會現實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