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tvb

就如無線剪接司徒夾帶和陳百祥(荷蘭叻)對質一幕,把前者所有針對TVB的論點刪走,剩下只有抽水式的過場,於是,司徒夾帶完美無暇地被變成了一個唯唯諾諾的應聲蟲;荷蘭叻的對話,只挑選了幾句五毛最愛聽的「黃之鋒面皮薄唔知醜」、「慢必快必喺立法會亂叫搞亂香港」,已足以完勝一仗。

我留意了兩個月,發現有時J2竟然在節目開始超過一分鐘之後才加上「現場直播」,到9月30日的一次直播,以無線例遲出的性格我以為在攪珠前定會加回「現場直播」,結果到蔡運華講拜拜的一刻,說好的「現場直播」始終無出現;結果事件在網上討論,不少人因而質疑攪珠是否較早前錄影,其後傳媒亦有報道,令無線方面要認錯道歉。

話說所住劏房沒有電視的我,就算沒有港視發牌事件,這幾年早已身體力行罷睇TVB。日前上高登,才知道TVB有新劇名為《張保仔》,因劇情創作了「辱警罪」令網民發起投訴行動。一套古裝劇有警察,那必是穿越設定無疑。昨夜十時左右正在茶餐廳吃飯,全餐廳的人突然發出爆笑(恥笑),抬頭望向電視,原來適逢女主角陳凱琳的穿越時刻。

NICAM的音譯,即Near_Instantaneous_Companded_Audio_Multiplex,意謂「接近即時的縮擴音頻多路」,簡單啲嚟講就係英文變中文我地稱為麗音,而喺香港嘅電視台已經提供咗雙語廣播咁多年,點解而家先嚟cut,外界有以下推測:

終於做完愛。回家

《愛。回家》主軸當然離不開馬家和查李施律師事務所(對筆者而言由查李施拆夥開始已經覺得變質了)。在觀眾眼中馬家除了是富甲一方,對金錢沒多少的概念,其實最令觀眾捨不得是拍了800多集仍然標誌港女代表的馬子妮;富二代經型mk溝女王的馬子仁;忠忠直直但唔會乞食的馬強;最強咖啡事業中女孻姑;終日站在道德高地的傲驕老人tiger;當然有比宇宙最強更強的神之馬壯。其實編劇定馬家角色很明確包含了一般香港家庭角色,而且當中角色亦隨著時間不停進步(馬子妮除外),雖然馬家背景確實利害,身家超越中產級數,姑勿論編劇的暴走設定,但馬家可能是香港每一個家庭都嚮往的一個溫暖有著愛的一個家(除了錢,和2個御安大廈單位)。

J2播六合彩,是否代表無任何問題呢?1997至2001年無線是翡翠台直播六合彩攪珠,自從2001年翡翠台無播六合彩之後,就要依賴晚上9點45分的《新聞提要》讀六合彩攪珠結果。J2播六合彩當然不及本港台,因為用模擬制式電視睇到本港台、睇唔到J2,變相這群觀眾由8月起睇唔到六合彩攪珠;但如果放在翡翠台播,就會明顯影響節目編排,而翡翠台觀眾亦一早習慣在晚上9點45分睇《新聞提要》知六合彩結果,豈能15分鐘之內睇兩次六合彩?

比較《天與地》和《選戰》,兩部劇集雖題材不同,但同樣兩部劇集都將其中一個重點放於刻劃人性。在此範疇上我甚至認為四年前的天與地要更勝一籌。撇除其對政治的暗喻,《天與地》將每個獨立角色都「有血有肉」地在三十集中呈現出來,而不只是集中刻劃數個主角。我完整地看了兩次《天與地》,而每次我都總會發掘到我錯過的一些小角色,又能帶給我驚喜。

韋家輝的幾個Must

人人都講〈大時代〉,與其講必睇位,我打算略略研究下韋家輝啲作品有乜編排或思想上嘅共通點,等大家可以一邊睇一邊留意我有冇亂吹!

黎瑞剛為新股東,以他的背景,不單只是一個俱中資這麼簡單的股東,而是俱有黨委背景,比起什麼王征更紅,因為以黎的資歷,是真真正正根正苗紅,無線引入這位股東,當然是希望日後使該公司在政府的關係更為牢固,不只是與港府,而是與中央。此外黎瑞剛是上海文廣的董事長,日後無線與上海文廣合作甚至互相引入策略性股東也並不出奇,打入大陸市場也是無線一直以來的期望,所以才引入華金。

《今晚睇李》出街後,好多港媒都將節目同JimmyFallon、JimmyKimmel主持嘅清談節目相比。除顯得部分港媒崇洋媚外,仲顯得佢哋嘅無知。部分記者編輯話《今晚睇李》無論背景、節目形式甚至係當中環節都抄到足西方節目。呢啲指控真係令人憤怒,呢啲只係參考,唔係抄!

劇中的Riggan正正是大家的寫照,不只是演員。不論是小小的臉書使用者,抑或是所謂網路紅人、政治明星,等等等等,都是人格分裂的。想批評現在種種荒謬現象,但同時又要跟著這些荒謬現象走。用一句話可概括:「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流行首爾〉事先張揚的宣傳片,是杜小姐在搔首弄姿、扮鬼扮馬,不時影著她拿著一袋二袋的戰利品。

最近,聲演叮噹(硬要說你可以說是多啦A夢)的林保全離開。一時三刻,整個網上都在悼念,這種一致的氣氛是近年少見。我們不是在懷念叮噹,而是懷念這位叮噹的配音員,於是當大家在網上尋找分享他配音的《叮噹》片段時,細心留意就發現右上角是印著TVB的標誌。甚至,有人打了電話,寫了電郵給TVB,讚揚林保全,要求重播他的舊作。又,《放學ICU》被停的消息傳開後,有人撰文提及幾位我們平日不多談論但個個都熟悉的主持人。

我懷念的《創世紀》三兄弟

要是你有些年紀,應該對《創世紀》不陌生。百集長劇、超強卡士,仍然是電視史上投入最多的劇集之一。還記得《創世紀》首播時,家中電視仍不是打開就是tvb的時代。父親應該是我認識最早反無線霸權的人,尤其是二千年初期,亞視還有力與無線周旋,所以黃金時間,大多都是看亞視。而我真正第一次看《創世紀》,是2005年,無線把它放在凌晨十二點三的重播時段(據說當時創造了重播劇獲9點的收視紀錄)。

時代的進步,但無線卻未見進步,進入高清年代以及各地區電視業發展的進步,無線的廠景便比下去。昔日電視是模擬制式以及電視尺寸仍然較少的時候,八九十年代二十六寸電視已是大電視,劇中的佈景即使是有問題但未必會能夠細心留意得到,影像上還可以感覺到其真實感觀,但今天二十六寸也未必是家中電腦的屏幕需求,而且還要進入高清電視年代的時候,以四十寸電視加高清為例,無線電視劇的畫面便極度明顯地比其他地方的電視劇種為差,觀眾便很易看到很多錯位甚至感覺到馬虎。

小學個時,我比個仆街MISS揀中左做馬槽故事嘅一棵樹。我諗所有嘅唔開心都源自比較,當我以為我同其他同學係平等嘅時候,我竟然係一棵完全發揮唔到演技嘅樹,仲要平時蝦我個死肥仔都有得扮綿羊,起碼都有得郁呀。所以我真係好明白當坤哥見到其他巨聲朋友仔扮到成隻雀嘅心情,你叫我點平伏心情呀。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