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發言]我無能力煽惑年輕人,他們反抗是因為這腐敗制度已經運行了十幾年!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J9h168DM_Y8[/youtube]
二O一O年七月七日,「發揮青年人公民參與力量」議案

多謝主席1

最近我因得罪一位老人家而遭受責罵。(編按:旁邊何秀蘭議員隨即會心微笑)老人政治、家長政治是中華民族的重病。老人講話,後輩不應反駁;身為公眾人物的老人,定必德高望重。所以不應用一般標準去衡量他。故此,鄧小平血腥鎮壓天安門運動後,他人以另一標準去量度他,「畢竟他是總改革師」,他手上的血不應玷污他倡導的改革。

陳淑莊議員引用的毛澤東所言,在今天並不存在。我看見,在五區公投出來投票,希望透過五區公投反對功能組別選舉的年輕人,被指責受煽惑,鋪天蓋地指社民連就是煽惑者,如果無社民連,年輕人就不會如此。真可笑,我素來都是凡夫俗子,另一位仁兄我不敢攀龍附鳳,亦稱自己凡夫俗子,他是蘇格拉底,曾主席你應該知道他因何事而死,他就是被指摘煽惑雅典青年不信神,臨死他說:「離別的時候到了,我去死,你們繼續生存,哪樣較好,只有上帝才知。」他不須上帝,現在人盡皆知指摘他的人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我一介莽夫,承蒙選民選我入議會,講出莽撞的說話,講出我認為適當的說話,我何罪之有?我只是反映無法在此說話的人的意見而已。

我被勒令道歉,否則就是無恥無人格。我看到一群人拿著神像向我敲打:「你不敬神!你引導人不敬神!」可是那位神祇,像希臘神話中的宙斯一樣,其實他都是人。那人說:「你們是豬是狗嗎?我怎出賣你?幾錢斤?」在這莊嚴的議事堂內,用神像敲打我的人,在撫摸、保護該神像。

年輕人攻擊過去的建制,事出有因。因為過去的建制,在他們的眼中,已經不適合現在社會的發展。有人說,如果你不能與之對抗,可以迷惑他;我們被指迷惑年輕人,實在不公,年輕人被政府迷惑才真。這個政府,歌頌一黨專政;這個政府,稱六四死難者是死不足惜;香港特首,稱香港人都埋沒良知,認為六四血跡可以抹去,用墨寫謊言去代替;然後,我們說「不是!」我們在煽惑青年嗎?我們在迷惑青年嗎?我無此本領,最大的本領並非我,而是彰彰明甚的血史。

我們又被指責用變相公投的方法,令香港人可以普及而平等地去表達意見,又被指為「違憲」、「不合時宜」、「與中央對抗」,甚至被同路人唾棄,他們認為,我們叫香港人表達意見是錯的。在這唾棄的過程中,在他們冰冷的肩膀上,被送上了熱切的胸膛,成為入幕之賓,我們則再次被形容為反中亂港。

香港年輕人反抗,是因為這個腐敗的制度已經運作十多年,還未計殖民地制度。剛才陳家強局長還在撒謊:「我們的稅制的三大原則之一就是不要拉開貧富懸殊」,他睜大眼撒謊,我要他澄清他當然不理我。他實行的稅制,由董建華年代開始,堅尼係數是零點四幾,現在零點五幾,他竟然面對堂堂的議事廳,稱我們的三大原則執行得好好。

群眾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們卻往往幼稚可笑。曾主席,你在年輕時代一定把這句話念過一千次。(曾鈺成:「你念少了兩個字」)講得好,你可否糾正我?(曾鈺成:「而我們『自己』則往往是幼稚可笑的。」)對,你引得好。那麼,貴黨稱群眾是狗熊,往往幼稚可笑,會被一個叫長毛的人煽惑,是不是你能準確地念都無用?因為你們無把握真義。

最後我引詩作結:

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
懐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
沈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劉禹錫:《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

劉禹錫被流放二十三年,回鄉看見面目全非;我看見的司徒老人,我看見的劉慧卿與昨天不同了。「沈舟側畔千帆過」,你們即管談判啦,你們繼續狡辯吧!「病樹前頭萬木春」,年輕人的反抗不會停止;「今日聽君歌一曲」,他們在攻擊我;「暫憑杯酒長精神」,我待會就去飲酒,我精神很好!

長毛:最近我因得罪一位老人家而遭受責罵。(旁邊何秀蘭議員隨即會心微笑)

  1.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 []

作者:梁國雄(長毛)

梁國雄(長毛)
香港民選立法會議員,2004年首度當選新界東選區議席,當時得票60,925,2008年順利連任,得票44,763;2010年聯合黃毓民、陳偉業、梁家傑及陳淑莊,一同辭職並參與補選,發動五區公投運動,兌現自2000年首度參選立法會以來「為香港普選發動公投」的競選承諾,最後長毛得108,927名新界東選民授權,五名共得全港500,787名選民授權重返立法會。2012立法會選舉得48,295票順利連任,為新界東得票最高的名單。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207
Date: 2010-07-07 23:30:53
Generated at: 2020-07-04 22:59:2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0/07/07/4207/[議會發言]我無能力煽惑年輕人,他們反抗是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