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佬黎政治獻金事件的啟示

收取政治獻金,茲事體大,帳目不清難免惹人遐想,泛民被維基解密踢爆,實在無謂諸多辯駁,何況孟子一早問過梁惠王:「填然鼓之,兵刃既接,棄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後止,或五十步而後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則何如?」梁惠王就答:「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我身為香港政黨社會民主連線的副秘書長,我首先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十三億同胞、中華民國兩千三百萬同胞及香港特別行政區七百萬人表示深切歉意,畢竟敝黨雖然年度黨務收支只有百多萬(在資本主義橫行的香港,這數目真是窩囊),而支出亦有單據,但獻金來源不明最後被踢爆是鐵一般的事實,更連我自己都未掌握全部收入的確實來源,實在汗顏。孟子的教誨對我很深刻,所以就算偉大光榮正確、聲稱自己由勞動人民工人階級組成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政黨中國共產黨的收支比我們大很多,帳目比我們更不明,我卻無意仿效小學生「你仲衰啦」來開脫,更不會像公園童黨互相指罵般,只要求民主建港協進聯盟(簡稱民建聯)交代捐款來源,而跳過法治社會最重要的一步:為公眾利益妥善制定政策及相關立法。

中國傳統中有一項糟粕:法家韓非子提倡隱密詭術,而秦漢以來廟堂「儒表法裡」,上行下效,很多人都信奉「成王敗寇」。時至今日,中國政治仍然離不開詭秘政術的層面,做不到把鬥爭放在陽光下,所鬥的都是鬥生存、鬥自我壯大,而非鬥奉獻、鬥公利社群。我認為,現代的中華民族士大夫,必須將昔日法家的統治手段現代化:法家所強調的性惡,其實是人人天性自利,集合起來變成互相損害。現代學術廣泛用於社會學乃至生物學的數學模型「博奕論」,當中有一例子是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可以解釋世界上理性自利行為,為何到頭來變成互相損害。用表格概述此困境如下:

甲沉默(合作)

甲認罪(背叛)

乙沉默(合作)

二人同服刑半年

甲即時獲釋;乙服刑十年

乙認罪(背叛)

甲服刑十年;乙即時獲釋

二人同服刑兩年

在以上的例子,無論甲如何選擇,如果乙選擇背叛,都對自己有利(即縮減刑期),故此,在雙方都利己的前提下,都會選擇背叛,但結果到頭來出現雙輸的局面(二人皆合作服刑半年VS二人皆背叛服刑兩年)。囚徒困境,一句總結,就是「齊做衰仔齊蝕底,唔做衰仔更蝕底」。要處理集體行惡,就是政府的功能:利用適當和有力的公共政策及立法,可以令「背叛者」獲得懲罰,令人不會做出「背叛」的行為,最後達至「利天下」。

中國和香港都務必訂立〈政黨法〉。完善的〈政黨法〉,為政黨確立法定地位,亦由於政黨行為是國家民族政治行為的體現,故此政黨行為涉及公眾利益,需要對公眾負責,尤其是政黨開支更是敏感,應當規定公開帳目,更需要規定公開政治獻金來源,讓大眾監察政黨行為。比方說,如果香港政黨彼此都規定要公開獻金來源,到時當大家知道後有何政治選擇,起碼是在有充足資訊下做的決定,而不是像現在般靠估靠爆料,然後互相指罵或推卸。在香港,由於規管政黨定必涉及公共開支,按照《基本法》第七十四條,只有親建制立法會議員經行政長官同意才可提案,能否順利訂立完善的〈政黨法〉,身為反對派的泛民完全處於被動,而以議席及政黨開支計,民建聯是香港第一大黨,有否〈政黨法〉完全責在建制派。

訂立完善的〈政黨法〉,規管政黨行為,讓政治競爭(你話政治鬥爭都好啦吓)在陽光下進行,政局才能改善及健康發展。說到底,當政黨須要公開資金來源,原來香港人欣然接受中共/中資機構灌水給民建聯的話,泛民還有甚麼好說呢?這不是對泛民是否有利的思考,這是爭取公利的思考。

圖:香港四大政黨開支,敝黨社民連真係好弊,完全不入流。左起自由黨(LP)、公民黨(CP)、民建聯(DAB)及民主黨(DP)

作者: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73
Date: 2011-10-19 15:51:10
Generated at: 2020-06-05 19:24:4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1/10/19/973/肥佬黎政治獻金事件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