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泛民與「激進派」割蓆

[youtube width=”380″ height=”250″]http://www.youtube.com/watch?v=uopjLZqAgIE[/youtube]

2011年11月16日下午5時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接受電視廣播有限公司記者何文雯訪問

何文雯:剛剛我們訪問了李卓人,泛民還未決定是否有新名字,和如何與他們口中的暴力議會抗爭行為劃清界線,梁國雄你如何評論泛民,現在想與社民連及人民力量劃清界線,但又苦無對策,他們是否進退失據?

梁國雄:他們(編按:即其他「泛民」議員)當然可以指責社民連或人民力量的行為,但他們還未弄清因何事而指責,所以就不能為自己正名,不能夠為自己起一個名字,總不能將泛民稱為「非社民連非人民力量的民主派」,如果真的要改名,可以索性稱為「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民主派」,「四非」就行了。

這非常混帳。泛民主派源於2007/08雙普選,我們的行動失敗了,不能領導市民爭取和奮鬥,到2011/12選舉年,民主黨率先墮馬,民主黨尚欠所有人一個人情:他們認為妥協可以成事,那麼他們對2016/17「萬一」期票不兌現而特首普選是假的,又有何主張呢?他們有何方法對抗呢?總不能只遵從劉慧卿所聲稱的「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我已經提出運用「公民不服權」和「公民抗命權」,甘地、昂山素姬、馬丁路德金都是這樣做,他們侃侃而談,始終漏了「公民不服」四字,泛民可以領導香港人對抗,可以稱自己為「公民不服派」。

何文雯:我們都訪問了陳偉業,他聲稱自己就是仿效甘地「和平非暴力抗爭」,有人回應稱甘地不會面罵他人,不會擲雞蛋……

梁國雄:甘地燒身份證是非常暴力的,焚燒國家發出的身份證明文件是要坐監的,他亦因此被遞解出境,他呼籲印度人不要繳稅,自己造鹽,才引起大屠殺,現在香港泛民主派是否這樣做?我當然可以不罵曾蔭權,泛民是否領導大家公民抗命?香港的泛民主派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在立法會開會,行禮如儀,如果未能成功領導香港人維權,就稱「今天是最黑暗的一天」,然後一直日日黑暗下去。(何:反過來說,如果……)好簡單的,以前無我,04年之前無長毛在議會,他們爭取了甚麼?(何:反過來說,如果泛民23人擲23隻雞蛋是否有效?)是否擲雞蛋不重要,可以擲可以不擲,23人擲23隻雞蛋是抗命,當然我認為可以一試;如果他們認為擲雞蛋不端莊,泛民可以嘗試其他令香港政府不運作的事,但泛民會不會做?泛民主派怎會呢?!日日回來上班,四年一次告急,我以前不在的,我想請教各位高明,為何我不在的時候大家做不到事?現在他們口中的我活像中共特務,來大家當中7年破壞泛民。不覺得可恥嗎?(何:與其他泛民將來有無合作空間?)我就問他們,我叫他們不要投票贊成領匯上市,他們有無投?我叫大家他們不要投票贊成兩鐵合併,他們有無投?(何:你答我啦,有無合作空間?)那麼他們就不要批評我阻礙他們吧,他們應該深刻反省為何經常投錯票,經常要向香港人道歉,我須要嗎?我不用的。不只是擲蛋,現在民主黨要解釋為何支持領匯上市,為何支持兩鐵合併及私有化,那些不關我事的,那時候我無擲雞蛋,是不是我擲蛋令他們神經錯亂呢?做人最無出色,就是自己應該做的事情不做,自己所承諾的事情不做,而去諉過於人,我告訴民主黨,你夠膽就連同建制派把我踢出立法會(按:可參閱基本法第七十九條(七)),既然泛民不喜歡這種文化嘛,趕盡殺絕吧。如果甘地在世,他們一定將甘地開除,並埋怨甘地為何燒身份證;又會埋怨吾爾開希為何要衝破公安,八九年四月二十七日為何要遊行?政府已經表明不准遊行了,表明要「旗幟鮮明反對動亂」,那麼張文光你到今時今日支持甚麼?他是否認為吾爾開希很差呢?

何文雯:梁國雄議員一如既往對民主黨提出很嚴厲的質疑,且看看其他泛民如何回應。

作者:梁國雄(長毛)

梁國雄(長毛)
香港民選立法會議員,2004年首度當選新界東選區議席,當時得票60,925,2008年順利連任,得票44,763;2010年聯合黃毓民、陳偉業、梁家傑及陳淑莊,一同辭職並參與補選,發動五區公投運動,兌現自2000年首度參選立法會以來「為香港普選發動公投」的競選承諾,最後長毛得108,927名新界東選民授權,五名共得全港500,787名選民授權重返立法會。2012立法會選舉得48,295票順利連任,為新界東得票最高的名單。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624
Date: 2011-11-16 14:17:06
Generated at: 2020-07-04 22:32:4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1/11/16/1624/梁國雄(長毛)回應泛民與「激進派」割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