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例朝令夕改 小販無所適從

【本網記者12月24日訊】今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小記踏足旺角花園街,感受不到一絲平安。焦黑的唐樓下,通道兩旁一地雜物瓦礫雜物,工人在燒桿鋸鐵重建排檔,如同戰爭後有待重建的廢墟。當日排檔小販召開了記者招待會,小記跟個別小販和居民詳細談過,火災後各小販已合作重整排檔的各種安排,但仍受到食環署職員不斷滋擾,令他們叫苦連天。

 

各部門推缷責任

記者招待會召開前,一群小販圍著議論紛紛,怒指食環署推缷責任,把一切推到小販身上。

記招上,小販代表更質問旺角食環署,連續三年大火造成傷亡是誰的責任,燒死人的都是劏房,屋宇署、消防處有沒有做好。

有小販在與小記的個別談話中提到,是次大火造成死傷是因為劏房格局問題,後樓梯被封令逃生困難;此外,有關部門火警起因至今仍未公佈起火原因。起初消防認為火警起因有可疑,交由警方調查,警方其後又指是電線短路引致,但從網絡上載居民當晚拍攝的影片可看到,火頭至少有三個。

記招最後,小販代表說出他們卑微的要求︰求存。他們只想開檔,想家人過得好,但食環署執法朝令夕改,令他們很難做。他們希望政府各部門重新檢視發生的是什麼事,及檢討小販政政策是否合時宜。

 

執法混亂無標準

火災後排檔已重整,貨物在食環署畫出的黃線範圍內。

執法如何朝令夕改,如何混亂,小記跟兩位在花園街開檔的小販談過。現場所見,除了受災嚴重的一帶排檔仍在裝修,其餘已開業的排檔都沒有超出食環署畫的黃線範圍,兩行排檔之間有寛闊的道路,排檔與樓宇間有足夠兩個人並行的空間。原來小販們在火警後已按照食環署的新指示重新整裝排檔,全都是小販自己出錢,合共用了二百多萬,和小記談話的那位小販就用了八萬。該區才解封兩天,排檔才剛剛重整,食環署昨晚就來檢控,小販面對各種難處︰

 

1. 晚間建議當法例日間執行

跟據消防處發出的建議,晚間收檔後,所有物品收回在3X4呎的排檔內,排檔與排檔間保持1.5米距離;而食環署的規定,日間開檔時,物品可超出3X4呎空間前方58吋、兩旁20吋。

最近被檢控的個案中,很多都是日間開檔的時候,被指與隔鄰的排檔沒有1.5米距離而遭檢控。晚間的消防指引被當作法例,於日間由食環處執行。日前被檢控引起群眾圍觀起哄的生果檔,就是這個情況。更有目擊者表示,當日食環署職員本來是指生果檔前方物品過界,但說不過去,便指在旁邊掛花籃違規,又說不過去,於是指後方物品過界。

晚間消防指引

日間排檔規例

近日受檢控排檔的情況

 

 2.規格一改再改

去年火警後,食環署發了一張通告,規定排檔高度不可超過2.7米。事隔一年,今年大火後又一張通告,新規定的高度是2.5米。小記頓感驚訝︰「難道要鋸掉重造?」小販回答︰「他就是要你鋸掉重造!」可是,根據消防處的建議,3米以下都屬於安全的高度。

我們站著談話的位置對面,有個關了門的排檔。據他們說,那排檔檔主兩個月前才花了數萬元裝修好,食環署和電燈公司都來檢查過才開業,但最近又被指不合規格。

 

小販向記者解說有關排檔規格和食環署執法的情況。

3. 執法標準不一

每一小隊的食環署職員執法標準都不一,有時有一隊職員巡查過排檔,認為沒有問題,但稍後另一隊職員來的時候,又要檢控。有小販問食環署職員,實質標準到底如何,職員回答︰「我們都不知道,上頭說了我們就跟著執行,你不用管那麼多,說你違規便是違規。」

有一次,食環署指控他的攤檔旁邊擺放物品範圍超出0.5米的標準,他問︰「0.5米即是多少?」職員說︰「大概是20吋吧。」(實質是19.685吋)用尺子一量,才18吋,但還是檢控了。

 

 4. 於最繁忙時段巡查

食環署職員來巡查的時間,總是一天中生意最繁忙的時段。職員來到指這裡那裡不合規格,到執拾好了,顧客也走了。對排檔來說,這段時間做不了生意,就差不多等於一天沒開過檔。

小販感嘆︰「這樣子,我們連存活下去也不能!」

 

 

 

 

小販居民如家人 

有輿論認為小販只顧生意罔顧樓上居民的性命,但其實花園街裡小販和樓上居民的關係如家人一樣,有不少小販也住樓上的唐樓。

一位女居民向小記表示,她覺得責任不在小販,並應解決劏房問題。她是花園街192號三樓的劏房租客,與月薪6000的25歲兒子同住。上月的大火,她住的那一層死了三個人。她覺得是政府安排得不好,最希望是盡快「上樓」。她已經輪候申請公屋,當局卻說她沒有資格,原因是她和兒子同住,令她大惑不解。「他們說,我和兒子搬開住就可以了。」

 

媒體報道不公正

花園街的有些小販和居民不太歡迎主流媒體來採訪,很多都拒絕受訪,甚至趕走記者。不過,他們卻告訴了小記很多事情,那位女住客更是主動詢問小記是哪間傳媒,知道是民間記者,才向小記分享她的看法。

提到傳媒,幾位小販都紛紛批評傳媒,認為它們扭曲事實。「只會講小販的不是,沒有把事實講出來。」「拍了一整天就只播出那些,拍來幹什麼?」「我都不想看新聞了。」亦有小販明白現今傳媒受壓,形容傳媒是政府的一隻棋子,唯有寄望民間媒體向公眾反映事實。

排檔小販訴說困境,既充滿怨氣,又對將來生活感悵惆。

 

 

 

 

 

後記︰當日記招上小販代表曾說︰「除了女人街朝行晚拆,我敢說沒有任何一條街在夜晚收檔後比花園街整齊乾淨。」平安夜四天後的凌晨,小記重返花園街,不見雜物堆積,只有收拾好的排檔整齊排列,空間寛敞。

作者: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個朵就叫輔仁媒體特約記者,話親身到現場為大家收割花生,其實都係間中寫下啲19報道同訪問同鐘意影人仆街。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50
Date: 2011-12-29 20:01:50
Generated at: 2020-06-01 23:58:2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1/12/29/2150/規例朝令夕改 小販無所適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