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迷,其日固久:談社運界的一齣金枝慾孽

(原載於:http://dadazim.com/journal/2012/01/confusion/

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多大的事、多小的事,有人就有權力鬥爭。是大如指點江山的權力好、是鎂光燈前的顛倒眾生好、甚至是小如身為進步青年的虛榮感好。大權小權,有人就有權,有權就有人垂涎。縱使是軍事天才如林彪者,點兵千萬,殲殺國民黨軍隊不下百萬。從東北打到海南,一路上的酷暑嚴冬,無礙威風。但是一個功榮如此的驕將,再懂得潛龍勿用,口中的毛主席萬歲喊得多響,在毛澤東的眼到底還是一個威脅。京城裡沒有皇帝又如何?只消有人,何處都是紅牆﹐哪裡都有殺機。南巡之中的毛澤東沒讓自己成為沙丘之中的秦始皇,反倒是林彪就在半空上成了被擒殺的現代韓信。

西方人有弒父情結,一個人的身份和力量是靠著否定權威而來。而東方則有殺子情結,權謀家就是權力的最終歸宿,不容挑戰。作為繼承人的太子總是非常危險。父輩的權威和不可挑戰,不僅是倫常,又是儒家意識形態所肯定的永恆真理。在君主澎漲的自我和權威的陰影之下,就算是長子,也最好不要太有性格。所以虎父傳位於犬子,是帝皇之家常見的風景,而這種中國的家庭性格也時常造成一個帝國的覆亡或者大變。隋文帝易儲是一例、唐高祖不立李世民是一例、明太祖不立燕王是一位,毛澤東殺林彪又是一例。

朕不給你,你不能搶。《韓非子.說難》說:「夫龍之為蟲也,柔可狎而騎也,然其喉下有逆鱗徑尺,若人有嬰之者,則必殺人。人主亦有逆鱗。説者能無嬰人主之逆鱗、則幾矣。」

一個統治者是如此,而在皇宮之外的千萬眾生,亦是如此。你我不必是毛澤東或是林彪,但戀權畢竟是人性。即使是香港的社運圈,類似的現象已經由來已久。小圈子總是在每一個地方存在。而在中國社會,論資排輩就更容易出現。從皇后碼頭的保育風潮開始,再到菜園村、反高鐵,本地已經醞釀出一個由知識分子、左翼、環保人士等等人物組成的社運團體。而非主流的行動和輿論重地,則儼然由他們所開拓、佔據、經營。鎂光燈、報章專欄、網絡電台是他們的舞台。而一切的示威、抗議、論述,漸漸的成為了某些人的身份認同,他們的印記。

一個人在道德高地上吹風久了,就自然不知道炎夏的熱,也不知世間的疾苦。當另一支聲音崛起的時候,慣於涼快的人,當然不習慣,但又無法以自家理論攻之。於是先是冷嘲熱諷,後是群起而攻之,恨不得殺其異軍首領而後快。他們無法忍受自己代理的社運/文化市場,竟然有人搶生意。這些「生意」,可以不是實際的金錢,也可以是虛幻但又令人心癮難當的曝光率、主流注視、甚至是被建制主流韃伐的機會。

不要被那些學術理論所迷惑。一切學理爭論,只是電光幻影。在浮燥的聲音之下,本質還是對人。所謂左右的爭論,本土或是排外,更多人的論述,是為了維護他自己心底裡的尊嚴、他一直所信仰的某種人生觀。他們的惴惴不安,就像一些神父傳怪時的迷狂一樣。他重覆的論調,不一定是想說服你,有時他是想說服自己。沒有那套美麗的意識形態,他怎麼有力氣面對這個殘酷的世界?


中大學生報的「戰文」

而嫉妒又是一種如此原始的情緒。就像一個心愛著女神的毒男,他會妒忌其他靠近女神的男生,彷彿將女神當成了自己的東西一樣。沒有人會承認,但是一些社運圈中人,對後來者或是「有威脅者」的態度,正顯示了他們不知不覺地將公共事業當成了自己的私產。你出來多說幾句,就是爭奪話語權,說到底就是奪他們的權。這就像民主黨在面對「如果廿三條重臨你們會怎樣做」的質問時,他們會答:「那咱們就再發動五十萬人上街﹗」語氣輕鬆得彷彿五十萬人是他們錢包裡的東西,可以隨便就拿出來似的。

這個世界上最愚蠢也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能夠欺騙自己。滿懷嫉妒的人可以真心認為自己沒有妒忌誰,他們會認為自己在為真理而戰,以筆以嘴駁斥歪風,乃俗世中之一道清流。明明是私人恩怨,卻包裝成一大堆理論和政治術語,是欺人,也在自欺,是公義包裝私怨,在報章上也天天成為老闆和各方勢力可借的刀,殺了人,手袖也不用沾血。

讀聖賢書,安於空中樓閣,為理論所困,所為何事?許多人讀了許多書,卻沒有因此變得耳聰目明,反倒是欺人自欺的功夫越來越了得、與現實世界離開得越來越遠、自我澎漲得越來越黎奇。資本家、剝削、勞工、土地、革命這一系列詞語,依然迷惑著它們的受眾。一理論必有所側重,有所側重則必有忽略。談階級鬥爭者,則必然忽視同階級、同文同種之間的族內鬥爭。談土地者,則又必忽略另一種土地:菜園是土地,床位又是不是土地資源?《道德經》五十八章有云:「福兮禍之所伏。孰知其極? 其無正,正復爲奇,善復爲妖。人之迷,其日固久。 」昨天的民主鬥士今天成為過街老鼠、昨天被唾棄的一套對立分明的意識形態,今天又再被高舉。正復為奇,善復為妖。昨非而今是。甚麼是「正」,甚麼是真理,誰又有信心說得準呢?

在這個充滿知識甚至是知識泛濫的時代,看似能夠解釋一切的理論和意識形態,就順理成章成為了顛倒眾生的幽靈。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審計雞 by FAKE 文青
    呢個情境每日都上演,你已經分唔清楚你嘅正職係一個auditor,定係一隻雞…
  • 李卓人用Zoom 搞六四,係咪想幫中共引晒啲民運份子出來? by 左膠正垃圾
    丫,唔知李卓人知唔知,係中國用zoom ,如果你講左d咩係國家唔中意既話,係大陸上緊既人,都會被爆門?…
  • 孟晚舟被定罪,比美國不給香港待遇更中中國要害 by Terence Yun
    大家要清楚明白中共決定將國安法入基本法當中,其風險必然會計算美國這一著,計算之內,意味著中共絕對可以承受到這個傷害,包括香港沒有國際地位,金融生意直線下滑,外資大幅離港等等。但中共可以承受得到,因為今天美國不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美國,中國也不…
  • 「廢青」之煉成 by 金仔
    「係喔,就到六點,你要走啦呵?」。那位妹妹不知天真還是「串」,「係呀,就夠鐘。」朋友無言。到了六點,那個妹妹準時離開會議室。朋友第二天跟她照肺,想知道她每天準時下班會不會有什麽特殊理由,會不會需要上課或家裏有什麽事等等。只見那妹妹很鎮定的回…
  • Annual Leave 除咗全日同半日,原來仲有其他玩法…… by HR 扮工週記
    Annual Leave 大家請就請得多,亦都唔會陌生,雖然小編唔能夠代表所有公司,但相信大多數公司都會有規定 Annual Leave 最少以半日為一個單位,同事每次請假最少係半日。正當小編以為哩樣野已經好清晰,好難有咩問題,但原來小編嘅…
  • 嚟得見工嘅你,可唔可以比少少誠意? by M女皇
    有人黎見工,著牛仔褲,孭住個細到爭啲連電話都擺唔落嘅細袋仔,連淡妝都唔化下。咩事呀?去完 shopping呀?我就知道,佢唔會做到我同事。有人黎見工,外表正正常常吖,佢填完表,我問佢拎學歷證明黎影印。佢同我講: 「因為你地尋日係電話度冇叫我…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238
Date: 2012-03-08 15:15:43
Generated at: 2020-05-29 09:48:4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3/08/4238/人之迷,其日固久:談社運界的一齣金枝慾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