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前左派的懺悔:殉道,或是厚顏無恥地活著

(原載於:http://dadazim.com/journal/2012/03/paradox/

知識分子在三八婦女節,也好像應該為「受資本壓迫的婦女」鳴冤振臂,才夠應節。我們在這天會大力鞭躂社會女人的主流價值觀、批評社會強加於女人身上的長卷髮、大眼仔、低胸、長腿為之「美」的樣版標準。但是自鳴得風氣之先的知識分子是矛盾的。因為事實上他們會喜歡、會覺得漂亮的女孩子,就是他們所鞭韃的那種「被物化的女人」。

心底裡,我們渴望的是一個女人能為了我,甘心放棄她的自主,而不是她能夠真正的獨立聰明。我們心裡希望的是女為悅己者容。她不能為她自己而容,否則男人就不知道他的位置在哪。實際上,為女人的弱勢抱不平的男人是如此高尚,又廉價。因為男人就是男人,他對女人的處境一無所知,亦無法感受。他所叫出的口號,充其量只是他對「女人的苦難」的想像,而不是因為真切的感受。而這種「男人幫助女人」本身就隱含著一種暗流的男權色彩:因為女人是弱勢的,所以在性別政治中較強勢的男人必須當一個騎士去拯救她。

一個前左派的懺悔

事實上,我們對第三世界國家、「受壓迫者」的同情,或多或少都具有想像的色彩。如果我是一個左翼青年,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心安理得地生存。因為我們生活裡的每一個環節都存在剝削。我喝的那杯咖啡,沾了埃塞俄比亞農民的血汗。我用的iPhone,聚集了富士康工人的淚水、那十幾條飛墮而下的人命。我們衣、食、住、行的每一個細制,都是剝削的成果。我們要潔身自愛,就無法生存。如果我要逃離這個剝削圈,我就只有回到深山生活,餐風飲露才成。

一個貨真價實的左翼份子,活在香港,是應該自殺的。因為如果他真誠,他就無法接受自己認定了剝削的存在和邪惡,但又活在它的體系之中。但是我們當不成一個誠實的自殺者,也可以選擇當一個偽善的左翼青年。因為我可以用最新的smartphone在facebook上打一句「全世界勞動者團結起來」、在中環揮舞著大陸廉價生產的「反對資本主義」的大旗而不覺得有任何問題。雖然我知道現代的教育系統只是一個為社會機器提供零件的地方,但是我可以說服自己,我只是去求取知識——於是我也可以心安理得地拿著我父母和政府(財閥和剝削者的大管家)的錢去讀大學,一邊準備投身資本主義社會,一邊「反對資本主義」。

一個故作矜持的港女,比一個明買明賣的妓女,更要令作嘔。雙重標準雖然給人笑話,但畢竟也是活得心理平衡、感動良好的必需品:雖然我身在這個剝削的系統裡,但是我心懷革命的理想,所以是革命精英。我繼續在衣、食、住、行各方面剝削第三世界,是暫時的,只是「保存革命力量」——這像不像民主黨「加入小圈子選擇是為了毀滅小圈子選舉」的邏輯?

(相反意見:Meta-偽善:一個現左派評無待堂《一個前左派的懺悔》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379
Date: 2012-03-10 00:30:03
Generated at: 2020-02-21 08:36:1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3/10/4379/一個前左派的懺悔:殉道,或是厚顏無恥地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