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偽善:一個現左派評無待堂《一個前左派的懺悔》

(來函反駁〈一個前左派的懺悔:殉道,或是厚顏無恥地活著〉

先是對標題的一點感想:一個人不是真的很有歷練或年紀的話,最好不要自稱「前什麼什麼」的,不要濫情地懺什麼侮吧。來日方長,說不定「無待堂主」他朝要寫一篇《對〈懺侮〉的懺侮》。只是開玩笑,既然我不認識堂主本人,那就別談他個人吧。

然而,「無待堂主」卻好像很認識天下間的男人,看透了他們的內心,因為他寫道:「心底裡,我們渴望的是一個女人能為了我,甘心放棄她的自主,而不是她能夠真正的獨立聰明」。他之所以這樣斷言,是要為他的立論服務,他認為:男性知識分子之所以大談婦女解放,是基於一種「男人要幫女人」的英雄救美騎士情結,他們骨子裏其實都很希望被女人依附。先不說這是最低層次的誅心之論;退一萬步,若真的有這種「女性主義騎士」,又如何?男女平權的主張就被駁倒了?堂主最強調的,是這些人偽善、雙重標準;先不談女性主義究竟有沒有要求男性改變自己的擇偶偏好,但我們仍要問,就算一個男人未能克服自己生理上、社會上帶來的父權殘渣,他是否就沒資格去談男女平權?其實,恐怕是堂主心底裏很希望其他男人心底裏都跟他一樣偽善。無待堂主推銷的,其實是一種強權思維:你既然是有污點的,那你就別「偽善」,乾脆跟我們一樣,把全身染黑吧。

這種強權的思維貫穿了整篇《懺侮》,他的論點可以槪括為一句:既然你不能脫離資本主義某些部分,你就要全盤接受資本主義的一切。否則,你一邊生活在體制裏,卻又一邊在高談闊論推翻體制,就是偽善、無恥。

這等同說:既然你都在用獨裁政權出資興建的設施,你還憑什麼爭取民主?既然中國異見人士都在上網,沒有抵制網絡長城,他們反什麼中共?共和主義者用封建制度下的資源出版刊物,是沒有「殉道」,是「厚顏無恥地活著」;那麼,有朝一日香港真的推行國民教育,堂主會不會要求「貨真價實的民主派」學生抵制教育制度,不要讀書,才叫做言行一致?放在奴隸制時代,高尚的堂主就會認為,奴隸們利用奴隸制下的資源製造武器以反抗奴隸主,也是偽善,也是雙重標準!奴隸既然不能脫離體制生活,就請不要談推翻體制!這種說法是何等的橫蠻和偽善?他完全忽略了一個重點,就是資本主義制度對人的壓迫,其一就正正在於它使得人們無法脫離它生存,人們才需要出賣自己的勞力以換取工資!這就是無產者之所以為「無產」者-他連一塊可以自給自足的農地也沒有,於是他要向私人資本購買生活所需。但這,根據無待堂主,使得無產者再沒有資格談革命。

這位「前左派」讀的究竟是哪門子的左派理論呢?哪門子的左派理論要求我們要先完全脫離資本主義,才可以談反抗、從體制外推翻體制?恕在下孤陋寡聞,真的聞所未聞。就說馬克思,他認為共產主義社會是要建基於資本主義發達的物質基礎之上;非馬克思的話,也有一派自治主義者(Autonomist),主張工人奪取他們的工場,趕走老闆,由工人自己以民主的方式管理公司,收入也民主地分配,他們仍然會參與市場的交易。那麼,堂主對左派理論的認知,是無政府主義嗎?似乎又不是。Murray Bookchin就在Post-Scarcity Anarchism一書中指出,現代資本主義發展出來的資訊科技以及生產力,使得一場由下而上的社會革命變得可能,我們也就可以拋棄「無產階級專政」的槪念。先不論各種左派理論的優劣對錯,粗淺的說,這些理論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說社會主義革命並非憑空的從體制外空降而來,而是由於資本主義體制內的矛盾愈演愈烈,結果勞苦大眾打碎舊體制有害的部分(如警隊、法庭),接管有益的部分(如科技、生產技術)。究竟哪門子的左派要求我們要取消銀行戶口、不買私人資本的產品、返回熱帶雨林生活,才能談推翻體制呢?既然我們對自己對別人也沒有這些苛刻的要求,又何來雙重標準?「前左派」無待堂主的左派理論,很可能是來自火星的Mars-ism,要不然他就是在故意歪曲左派的主張,在打稻草人。

無待堂主喜歡說邏輯,但他自己的邏輯卻是殘缺不堪的,他指出,人們對於受壓迫者的困境,「或多或少都具有想像的色彩」。這是一句廢話。我們其實一樣可以倒過來說「或多或少具有事實基礎」吧!但我們知道,用這種暖昧的提法來含混過關,其實對我們反思運動、反思自身,毫無幫助。究竟我們對於什麼事的理解,可以完全不包含「想像的色彩」?含有「想像的色彩」,是否能推論出壓迫全部都是我們想像出來的?他是否最少應該指出,左派或者女性主義者對被壓迫者的認知,究竟哪個地方出現了偏差,而非「重覆當解釋」,說什麼「一無所知」、「無法感受」,將自己擺在一個超然物外的地位就算?

總結一下火星主義者(Mars-ist)的哲學主張:1)一個人若果有缺憾,他就應該使得自己全身都是缺憾,否則就是偽善;2)一個人若不滿一件事情,他首先要跟這件事情完全無關(即使他在這件事情中的角色是被壓迫者),否則就是雙重標準;3)由於我們對事物的了解「或多或少都具有想像的色彩」,所以所有事物其實都是我們想像出來的:父權不存在,壓迫不存在,宇宙也不存在。All or nothing,善哉。

最後,我認為,一個貨真價實的自大狂,無論活在哪裏,他都會以為自己看破紅塵,以為自己才是最real的。

社會主義革命並非憑空的從體制外空降而來,而是由於資本主義體制內的矛盾愈演愈烈,結果勞苦大眾打碎舊體制有害的部分(如警隊、法庭),接管有益的部分(如科技、生產技術)。(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ughepaul)

作者:John An

FM101成員,學生,自稱左派,但未研究過是否貨真價實。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審計雞 by FAKE 文青
    呢個情境每日都上演,你已經分唔清楚你嘅正職係一個auditor,定係一隻雞…
  • 李卓人用Zoom 搞六四,係咪想幫中共引晒啲民運份子出來? by 左膠正垃圾
    丫,唔知李卓人知唔知,係中國用zoom ,如果你講左d咩係國家唔中意既話,係大陸上緊既人,都會被爆門?…
  • 孟晚舟被定罪,比美國不給香港待遇更中中國要害 by Terence Yun
    大家要清楚明白中共決定將國安法入基本法當中,其風險必然會計算美國這一著,計算之內,意味著中共絕對可以承受到這個傷害,包括香港沒有國際地位,金融生意直線下滑,外資大幅離港等等。但中共可以承受得到,因為今天美國不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美國,中國也不…
  • 「廢青」之煉成 by 金仔
    「係喔,就到六點,你要走啦呵?」。那位妹妹不知天真還是「串」,「係呀,就夠鐘。」朋友無言。到了六點,那個妹妹準時離開會議室。朋友第二天跟她照肺,想知道她每天準時下班會不會有什麽特殊理由,會不會需要上課或家裏有什麽事等等。只見那妹妹很鎮定的回…
  • Annual Leave 除咗全日同半日,原來仲有其他玩法…… by HR 扮工週記
    Annual Leave 大家請就請得多,亦都唔會陌生,雖然小編唔能夠代表所有公司,但相信大多數公司都會有規定 Annual Leave 最少以半日為一個單位,同事每次請假最少係半日。正當小編以為哩樣野已經好清晰,好難有咩問題,但原來小編嘅…
  • 嚟得見工嘅你,可唔可以比少少誠意? by M女皇
    有人黎見工,著牛仔褲,孭住個細到爭啲連電話都擺唔落嘅細袋仔,連淡妝都唔化下。咩事呀?去完 shopping呀?我就知道,佢唔會做到我同事。有人黎見工,外表正正常常吖,佢填完表,我問佢拎學歷證明黎影印。佢同我講: 「因為你地尋日係電話度冇叫我…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393
Date: 2012-03-10 21:36:10
Generated at: 2020-05-29 08:48: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3/10/4393/meta-偽善:一個現左派評無待堂《一個前左派的懺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