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二字頭》

「投共」投到負債十萬的《二字頭》(點擊進入《二字頭》網站)

我經歷的《二字頭》

是的,年齡上,我在約十日前告別了「二字頭」。

「二字頭」,曾經是高登討論區的黑詞彙:一提「二字頭」,大家不是想起20-29這一堆數字,亦不是想起青春熱血,更不會想起18-22唇紅齒白小美人;而竟然想起《二字頭》這本雜誌,以當時參與討論的人的用語,是「配合中共的愚民治港政策」、是「參與青協在香港的統戰工作」、「借高登上位」云云。無疑,我都曾經深受壓力。身為政黨成員,如果說自己無受任何政治壓力,一定是說謊的:黨內乃至黨外的人怎樣看待我的參與?黨內乃至黨外的輿論將會如何評價這雜誌?溫和的一句「呢本野有咩意思」,甚至激烈的「你唔_係想投共呀」,曾經都令我猶疑卻步。

《二字頭》在上年五六月醞釀,七一遊行日沿遊行路線派發第一期,轉眼已接近一年。被評為「投共」的總編輯林先生,網名「藍夢羽」,「投共」的代價是,一年來為承擔《二字頭》開支的累積負債已經接近港幣十萬1;當然,成員之間有「道義責任」(即是法律上無借據的)攤分這負債,此乃後話。

人生在世,每人都有自己想完成的理想、人生目標、志向、興趣,等等等等,任你命名,到底,就是每人都想做喜歡的事。本來《二字頭》所代表的,就是「將年輕人的訊息傳遞出去」,當然,「甚麼是年輕人」、「甚麼是訊息」、「甚麼是年輕人的訊息」、「如何傳遞」、「如何釐訂已經傳遞」等等,都未經反覆討論,更遑論在成員間有共識。

《二字頭》與輔仁媒體

《二字頭》的成員們,就是用了十萬大元和一年以來的公餘時間,去嘗試「將年輕人的訊息傳遞出去」。輔仁媒體的三位創辦人,彼此的際遇和天賦迴異,使我們正以不同的方式在香港生活,但我們何嘗不是以同一個信念,將我們連繫起來?

在二十一世紀,資訊科技發達,訊息,就如海洋一樣,無遠弗屆,亦百川匯流,但置身資訊汪洋中,會深感大海茫茫,已經不要說會否浸死。在資訊大海,怎樣傳遞自己相信的價值,或功利一點,怎樣宣傳自己的服務和商品?或許對每個人和每所企業,這就是新世代最大最大的挑戰。

在迎接這挑戰的意義上,《二字頭》與輔仁媒體都正在做相同的事。

可能,輔仁媒體與《二字頭》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們開宗明義,政治和經濟的立場與價值鮮明,對我們來說,傳遞「公民平權、民主憲政、均富共榮」的信念才是主軸;然而,我又認為,既然「公民平權、民主憲政、均富共榮」的信念是多麼的宏大2,又怎會容不下多元的表達手法?就以《二字頭》二月號的〈公義施政 為民眾所想所求〉為例,我真的看不出任何一句不是在爭取更合乎公義的公共政策、和不是在宣揚社會均富的價值。

 

講VS做

誠然,講和做不是對立的。然而,兇狠地講,以高登巴打的用語,「其實唔難」,怎樣將民主公義的訊息,更廣更深地「講出去」?這就不只是發聲,不只是打字,這就是去到「做」的範疇。

《二字頭》與輔仁媒體,都正在努力地「做」,你有興趣與我們一起實踐理想嗎?(以我所知,《二字頭》文稿及美工人手尚且足夠,最缺派發點,懇請各大中小商戶襄助。請電郵[email protected]查詢。)

最後,送上大半年以來,共九期《二字頭》的封面。

  1. 請留意,至今尚未有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香港青年協會、乃至任何親共組織的任何人,挺身擔當白武士還債。我都未聽過「投共」投得咁窩囊。 []
  2. 至少我自己覺得啦~ []

作者: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未來為你的旅途 – 鐵路願景 by MTR Service Update
    車務工程部就提出「鐵路願景」(RailwayVision)計劃,將三大鐵路範疇、設備,即車站、列車、票務系統更新之餘,仲期望可將服務提升至另一個層次,迎合下一個 20 年的需要。例如大家有無稔過售票機可以找番紙幣 ? 網上買完飛又可以直接搭…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 講起「蔡康年」,你諗起乜野? by 齋老味
    曾經係當紅DJ,因為施念慈報警話俾佢打,立即被貶為人渣,無得做DJ走曬樣,從此淪為TVB專用低能或變態角色。近年因為有高清台,無記多咗財經節目,先知佢原來而家係財經主持。…
  • 語言陷阱(上):闕義、歧義、含混 by 楊梓燁
    這種因為語法結構的問題,而造成一個語辭(詞語、字、句子)在某語境裡有兩個或以上的意思,便叫做「語法歧義」。這種歧義的其他例子,例如有「求學不是求分數」,可以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可以開玩笑地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例如算命…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970
Date: 2012-03-22 14:30:56
Generated at: 2022-11-27 20:06:3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3/22/4970/我和我的《二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