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nès b. 的言論自由有被侵害嗎?

複雜的理論無謂在短文詳述,一句到尾,所謂「左派」就是鼓勵以公共政策介入市場所謂「右派」就是鼓勵維持市場自由,兩派最不同之處,就是怎樣看待「市場自由」,左派鼓勵減少市場自由,右派鼓勵增加市場自由,而兩派的共同點,則是彼此都認為可以令社會上的人生活得更好。

這次將軍澳PopCorn 商場 Agnès b. Café 使用只有英文及簡體字餐牌,過程非常簡單:1)餐廳的最當眼位置使用只有英文及簡體字餐牌、2)西貢區議員范國威前往抗議、3)餐廳翌日改為使用只有英文及正體字餐牌。三步之中,有哪步涉及 Agnès b. Café 言論自由被侵害?

我務必申明我的信念:我致力宏揚中華文化,認同中華民族復興,並認為公民平權、民主憲政、均富共榮是民族復興的必要一環;人人性善,卻會集體性惡,這就是prisoners’ dilemma 囚徒效應,故此我鼓勵公共政策介入市場。要歸類,我就是所謂的中華民族大一統「膠」1,而且是中間偏左。我對正體字的執著,沿於我對中華文化的執著。有些左翼朋友的切入點是鼓吹世界勞動群眾大團結,本身我絕對不否定,然而倘若因此而要動搖甚至否定中華文化,我就無法苟同,正如我不能認同新文化運動乃至文化大革命中對傳統文化的「連根拔」

左派鼓勵減少市場自由。我的立論,餐牌是公開文告,有文教作用,市場自由不應該是敗壞中華文化的擋箭牌,然而,既然這個自由的市場上出現范國威,他和其他顧客都有與餐廳同等的言論自由權利,餐廳翌日考慮到市場反應而改正,在此事上,我就缺乏窮追餐廳的道理,我身為維護中華文化的左派人士應該做的,是在公民社會中倡議一項公共政策,規管制定餐牌,然後期望、影響政府部門和立法會同意這項政策倡議。

我經常自省,我對議題的反應該當去到甚麼地步,正是彰顯我的理念。

我認同中華文化,認同中華民族大一統,故此我對自己的基本要求之一,是對中華民族文化有最低限的認識,當有人話「簡體字都算符合六書丫,簡體的『泪』比正體的『淚』更切合實際唷~~」之類,我對中文字最膚淺的認識告訴我,「淚」來自「戾」,戾字描述動物俯伏的動作,引申情緒不穩、激動而俯伏乃至哀號(唳)和流「淚」,請問「泪」如何表達這些訊息?更有人稱「阴阳」比「陰陽」更「反映現實」,他們竟然以為陰陽就是月亮和太陽,這不是對陰陽理論的完全無視又是甚麼?

我當然認同自由,只是我很奇怪,明明左派並不認同完全自由,明明左派就應該努力不懈以公共政策調控市場失衡,為甚麼現在卻要維護法蘭西跨國企業敗壞中華文化的自由?誠然,我絕對不能強逼他人認同中華文化,又但是,有些人維護法蘭西跨國企業言論自由的立論,就是中華民族大一統,不應該否定中國人。遙想當日有高登巴打在報章刊登反蝗蟲廣告,雖然我極不認同有人以蝗蟲影射大陸人,但是我認為,人人都有權表達自己的不滿,要反省的是施政失敗的公權力,故此我無對登報者口誅筆伐。那個時候,又是誰和誰認為這些超越言論自由的範疇,認為這是納粹法西斯,應當「BAM」2呢?

那麼,究竟大家的心裡堅持甚麼理念?我倒是同意立法餐廳必須提供中英日韓德法俄泰越菲印……文翻譯餐牌的,但最當眼處必須是正體中文,因為香港是中國人的地方。除非,他們眼中的中國,就只是使用簡體字的中國,除非,他們眼中的中文字,就只是「法定」使用了數十年的簡體字。選民們,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後按:有人突然間把討論上升到言論自由的層次,又帶大家去芝加哥小鎮遊花園,唯有寫文明志。有人話,負面宣傳都係宣傳,這次Agnès b. 真的做到了,現在人人都知將軍澳爆谷有間啦!)

  1. 網絡用語,最早見於高登討論區,意思是「那類人」
  2. 網絡用語,Ban(禁止)之異體假借

作者: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076
Date: 2012-04-08 16:21:22
Generated at: 2020-02-19 20:49:3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4/08/6076/agnes-b-的言論自由有被侵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