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女真的愛作賤?--知識分子的以理殺人

(原載於:http://dadazim.com/journal/2012/04/silent-killing/

因為《盛女》,香港的女權主義者又要投訴了。這個節目的真真假假,看倌自行判斷,但是節目的本質,到底還是花盡吃奶的力將那些剩女改造得比較討男人歡心,以增加她們找到對象的機會。先不要管這些所謂「人生教練」是如何可笑,但是這些女人想找到對象,卻是實情,而改造外型、修飾談吐,確然可以令她們盡快脫剩。既然這些是她們的心願,「人生教練」著她們這個用最快最有「效率」的方法去達成目標,有甚麼問題?

男人是萬惡之源,所以不可取悅

我可以想像香港的女權分子會十分氣憤,她們會說,裝出來的談吐、加工出來的妝容和打扮,根本不是女人的「真我」﹗但我會想的是,甚麼是真我呢?「真我」聽來很美麗,但事實上卻有時只是懶惰的代名詞。像星期日《明報》的訪問所說,所謂「學習溫馴得體」。如果女人做這些事,是為了取悅男人,就是女人的折墮﹗那麼,我們小時候的幼稚園老師也教我們要對父母師長有禮。溫文有禮,恰到好處的文質彬彬,安安靜靜,恐怕也不是我們的天然本性。為甚麼我們可以接受自己取悅朋友、老闆、父母、社會,唯獨不可以取悅情人?女人固然有堅持真我的自由,但是就不要喊難找男朋友。正如我若要堅持自己頹廢不馴的野性,我就不能投訴自己糊不了口。

Bonnie 在民間電台主持節目《盛女再出發》。

這麼說,男人也應該「堅持自我」

女權分子的道理固然是道理,可是現實卻是男人不可能因為讀了《第二性》就能改變自己的擇偶本能。哪個男人不喜歡豐乳肥臀小蠻腰、櫻唇皓齒小鳥依人?最諷刺的是香港許多「堅持真我」的女人,卻又會同時要求男人不要吊兒郎當,要長大,要有「上進心」,要跟她結婚,管她吃管她穿。

男人的真我,是盡量將自己的精子四處撒。男人的真我,是永遠像個小孩子般玩這個、玩那個,永不知倦。然而堅持這種「真我」的男人,恐怕會受全世界的圍剿。女人為了男人而瘦身、整容、收歛個性,就是「放棄獨立思考」,向「異性戀霸權」、「男權社會」投降屈膝,是中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那麼,男人為了女人憤發上進,賺錢養家,也應該解讀為「物化女人」、「打壓女人經濟自主」的歷史大陰謀。於是,要讓每個人都自由自在,恐怕真的要將社會解體、取消婚姻制度。而女人只能搞同性戀,否則男人怎樣都找到機會壓迫她們的。

稀缺的同情心

許多理論滿腹的「知識分子」,很多時候卻是最欠缺同理心,最沒有人文關懷。誰不看見Bonnie或者許許多多的港女在隨波逐流?她們的「自我改造」,就像大部份的香港人一樣,每天的早晨七點半就在地鐵裡擠得像罐頭沙丁魚一樣。為了生存,我們誰不是心不甘情不願,也得隨波逐流?剩女寂寞得絕望了,所以寧願失去自己。這樣的心情,很少人同情,罵她們向男權投降,十分容易。正如極左份子罵上班族「甘為資本主義的一顆齒輪」,也十分方便,本質上也對。可是這個上班族為了養活全家而營役半生的苦楚、辛辛苦苦照顧年老雙親的那些時刻,卻是再好聽的口號都愛莫能助,再正確的理論也無濟於事。

一個「知識分子」,除了知道知識的現象,也要懂得人心的同情。但是我們這個城市不真的有甚麼人文關懷。權貴固然是率獸吃人,而自命先進的廿一世紀知識分子,也不過是日復日的以理殺人。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613
Date: 2012-04-16 15:58:37
Generated at: 2020-02-19 21:37:2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4/16/6613/盛女真的愛作賤?--知識分子的以理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