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發言]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典範,但我深知我首先要做一個人

(原載於:LONGHAIR.hk

http://www.legco.gov.hk/yr11-12/chinese/counmtg/agenda/cm20120418.htm
根據《議事規則》第49B(1)條動議的議案 謝偉俊議員動議下列議案:

鑑於梁國雄議員於2012年3月19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九龍城裁判法院被判犯有4項刑事罪行,並於2012年3月20日被九龍城裁判法院判處監禁一個月以上(有關詳情一如本議案附表所述),本會解除梁國雄議員的立法會議員職務。

很多議員已為此動議發言,其中劉江華議員昨天充分反映民建聯的意見,他引述法官判詞,引了一段卻忽略了另一段;我引述判詞第二十四頁如下:

遞補機制涉及每位市民的基本權利,影響深遠,爭議亦到達深層次社會矛盾的說法,本席亦理解所謂進入者的憂慮,論壇場數嚴重不足,缺乏廣泛性,所以把握機會強行進入表達訴求,特別是第一被告人,由於他先前的一些作為,引致政府推出遞補機制,他當然極為關注,本席亦明白一些社運人士,會較為熱血或激烈,但他們畢竟都是關注社會問題,而在本案中的每一名被告人,並無個人私利,本席認為市民在論壇中表達意見,民選立法會議員有責任替市民發聲,明日社會主人翁的學生關心政治等,實屬社會之福,再者,基本法和人權法等保障言論自由及示威權利,在崇尚法治和自由的香港社會中,在眾多港人的價值觀中,那些權利有很高地位。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uhCQ8GXJUtE[/youtube]

其實解答了大家的問題,法官認為要從重判,但他已經講過案件不涉及私利,更是社會之福。這裡不是法庭,這裡正處理政治問題,就是一個議員被判囚一個月以上,須否被解除職務。昨天我反駁民建聯的時候並未詳述「政治倫理」的問題。很多香港人以為,政治就是政黨之爭;政治倫理,其實是政治良知的體現,具體來說,就是我們要辯論,被判囚的人所反對的是否不公義。

我在本會不只一次講述:曾德成局長,是「百分之四百」的政治犯,他當日因派傳單反對殖民地統治而入獄,民建聯你們會不會認為,曾德成局長曾犯港英的法,是不應該做局長?不會的嘛!看看我吧葉國謙議員,不要打機吧!另一點,當民建聯聲稱立法會暴力愈趨嚴重所以要懲戒我,為何你們不啟動基本法七十九條(七)「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言而經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譴責。」?你們要為社會公義驅逐我,葉國謙為何你不用此條?這不用法官判的!(主席曾鈺成:梁國雄議員請向主席發言) 主席,請你告訴你的黨友……(葉國謙議員:主席,他不斷問我,我可否回應? 主席曾鈺成:對不起,你已經發言。)這正正就顯示,攻擊其他議員護短的人,他們本身其實膽怯,不敢用,這亦顯示,無論中聯辦如何操弄選舉,香港人最終都能打敗你們,令你們不能掌握三分之二議席絕大多數。

如果大家真心希望剝奪政敵職務,那就返大陸啦!人家有「褫奪政治權利」這板斧,引入來香港吧!好嗎?每逢判刑就「褫奪政治權利」,好嗎?有呀,有呀,劉少奇,「終身褫奪政治權利」,「叛徒」、「內奸」、「工賊」,永遠不可翻案。既然本會有很多人大代表,不如引入此法?但可能有一天,會用來對付你的,知道嗎?還有更「頂癮」既係薄熙來呀,無須經審判,共產黨聲稱他違反黨紀,他就立刻消失,立刻被免職,重慶市黨委的職務當然被免,然而連公職都被免去呀!用這種制度就一了百了吧!只要把我拘捕,聲稱我嚴重這個那個,我就立即要走了。

今日我們討論的是政治倫理,政治選擇建基於政治倫理和政治良知。你們的選擇很簡單,到今日,你們都認為遞補機制是正確的,不諮詢是正確的,再諮詢都是正確的,抗議這遞補機制的人的政治倫理就是錯的;法官的判詞很清楚,就是即使你是這樣做,你都有罪。他卻沒有評價我的政治倫理。

有市民改圖以示支持長毛

我犯的是人為的刑律,你們犯的罪卻是原罪,是支持政府肆意剝奪他人最基本、投票選擇政府權利的罪。香港回歸已經十五年,根據基本法附件一二,香港已經可以實行雙普選,但被你們阻撓了;到五區變相公投,因缺乏公投法,香港人要以最卑微罪委屈求存的方法去表達,是否應該在2012實行一人一票等值選舉領袖和立法會,就在這時,你們氣急敗壞,你們支持政府進一步剝奪選舉權之中的補選權,這就是你們的政治倫理,就是你們的政治良知,你們犯的不是刑律;到今天,你們為了開除我,旗幟鮮明地支持這種政治倫理,昨天我稱你們是烏蠅而我是鷹,就是這個意思了。你們可能正確的,但你們率先走進了地獄。在地獄裡講善良,在煉獄講良知,你們是浮士德;借三日全能給你,卻要你出賣靈魂,在這個制度下,今日你當然是全能!三日全能呀浮士德先生。

我不乞求憐憫,對所有為我辯護的人,或為他自己政治倫理辯護的人,我未能一一指出我不同意之處,但是,凡是因此而受到攻擊的,我有責任為他們反擊。今日凡是攻擊為我辯護的人,他們同時正攻擊持守相同價值的人:我們都一致認為,剝奪選民選擇政府和代議士的權利是錯的。

昨天馮檢基議員稱,街坊叫他不要和我合照,我非常明白,因為做議員的職責並非與人合照。大家上facebook 就看到,大量市民找我合照,但我不會引以為傲!我身為立法會議員並非為了拍照,我在立法會是要履行我競選時承諾的政治倫理和價值,我要做的不只是爭取普選。時間無多,這是一幅訪問我的女同學送給我的,上面有一首詩題為《The Road Not Taken》,中文譯本最後如是說:

多年以後的某個時刻,我將歡慰地吐著氣,述說這段經歷,在金黃落葉滿鋪的樹木中,眼前兩條小徑蜿蜒,而我,我踏上乏人問津的那條,也展開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劉江華批評我扮英雄,劉江華批評我教壞細路,多謝你;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典範,但我深知我首先要做一個人,人家如何評價,是他們的事。馬克思格言之一:「讓人家去說吧,走自己的路!」我無須爭著做萬世師表,這是你們要做的事,凡是偽善的人都渴望他人供奉,例如金日成、毛澤東,全部都是「完人」。我不做這種人,我只想其他人與我一樣,可以一人一票等值去選舉自己的領袖、選舉政府、選舉立法會,自己決定自己命運,無其他了。

我經常聽到,我教壞細路教壞學生,我教壞了他們甚麼呢?我教曉了他們,倘若任何人用任何理由要剝奪他人最基本的權利,你要告訴他:「謝謝,不用了。」用你們的邏輯,火燒趙家樓的北大學生應該被槍斃,蔡元培是最壞的校長,快點譴責蔡元培吧!怎可以縱容學生火燒趙家樓呢?

郁達夫被日本人追捕時寫下此詩:

草木風聲勢未安,孤舟惶恐再經灘。 地名末旦埋蹤易,楫指中流轉道難。天意似將頒大任,微軀何厭忍飢寒。 長歌正氣重來讀,我比前賢路已寬。

我不是賢人,係咁多。

作者:梁國雄(長毛)

梁國雄(長毛)
香港民選立法會議員,2004年首度當選新界東選區議席,當時得票60,925,2008年順利連任,得票44,763;2010年聯合黃毓民、陳偉業、梁家傑及陳淑莊,一同辭職並參與補選,發動五區公投運動,兌現自2000年首度參選立法會以來「為香港普選發動公投」的競選承諾,最後長毛得108,927名新界東選民授權,五名共得全港500,787名選民授權重返立法會。2012立法會選舉得48,295票順利連任,為新界東得票最高的名單。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995
Date: 2012-04-20 15:58:46
Generated at: 2020-07-04 23:23: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4/20/6995/[議會發言]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典範,但我深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