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雪糕尋愛實錄

軟雪糕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r. iMaax. ☜)

一般來說,不同人都總會有不同的標準來斷定自己是否愛上了一個人。

例如家明會以自己會否持續十分鐘不自覺地想起同一個人來確認自己的感覺;霆威則會以發夢夢見對方的次數來作一個衡量指標。
至於黃浚傑,他的方法比較特別和古怪。他會視一個能挑起自己吃雪糕的欲望的異性為理想對象。

至於為甚麼是雪糕而不是其他食物,根據黃浚傑本人的說法,應該是受到歐洲電影《情誡》的影響。總之,對他來說,若對方無法令他立即飛奔到富豪雪糕車買一支白黏黏的軟雪糕的話,儘管她是國色天香,溫柔賢淑,都無法打動到他的心。

而再準確一點來說的話,如果他在被挑起欲望後所吃的那支雪糕是令他稱心滿意的話,他才能肯定這種愛的感覺是真實的。

但到底是凡是他喜歡的女孩都會令他有這種「白色衝動」,還是真的是要令他有「白色衝動」的才是理想女孩,就連他自己都會摸不著頭腦。

長久以來,他都將這項「特殊條件」視之為極大的秘密,從沒向人透露過半點。因為連他自己有時也會覺得這種擇偶方式很是怪異。所以,每當有朋友或是那些明明暗戀他,但又裝成只是好奇的女生問起他喜歡那一類型的女孩時,他都會有一套官方說辭。

「呃,樣子最好是平均水準以上,但也不要太漂亮。性格方面,我還是比較喜歡一些活潑開朗的類型。因為這樣的話,我不用找話題找得那麼吃力嘛,哈哈。」每次說完這番話之後,他都會報以一個尷尬的微笑,並附加一個搔頭的動作,以顯得他真的很害羞。
長期訓練之下,他這套演繹已達致爐火純清的地步。

而他厲害的地方乃在於,即使這戲碼已公演多次,他都還未有把自己催眠倒,令自己也真的相信「活潑開朗」就是最能打動他的性格特質。作為一個好演員,就是要對角色收放自如,而不被一個虛假身份所牽制。

但亦因這個緣故,他長期處於一種覺得自己不正常的顧慮當中。而為了使自已的這個行為正常化,他開始萌生一個想法:在這世上,有像我這種持有特殊條件的人應該不只我一個,而且還是為數不少。不然,以富豪雪糕那種質素差劣的食物來說,應該老早就宣告破產了。這個品牌還可以繼續生存,必定是因為世上有不少像我這樣的人存在。

曾經有一段時間,黃浚傑對這個推論深信不疑,但當他看到身邊的好友即使談戀愛後,都沒增加對軟雪糕的消費,便知道自己的理論有點站不住腳。

所以他後來也只得欣然接受自己可能真的有點不正常的事實。

但異常歸異常,反正這也不是些甚麼變態之極的想法,只要保守得住秘密的話,這問題也不會是問題。

事實上,黃浚傑也真的曾根據這個條件跟過兩三個女孩談戀愛。雖然最後都是分手收場,但至少他都是真心喜歡對方,而且過程愉快的。

他最喜愛的拍拖活動自然就是吃雪糕。而他的前度大都只會覺得他這個行為是種帶著點童稚的可愛。

所以,黃浚傑實際的生活並沒有受到很大的影響。

直到,2017年為止。

這一年對黃浚傑來說乃十分關鍵,原因不是雙普選能否實行,而是,富豪雪糕真的宣佈倒閉了。

這可真是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他還十分清楚記得知道這消息那天的細節。

********************

晨早時份,天空下著點霉雨。

還是睡眼惺忪的他,被巴士上的一眾乘客擠了出來。當他還在呆呆的想著剛才在車廂中,那位站在他三呎以外,穿著黑色短裙,黑色絲襪,黑色外套的妙齡少女怎麼這麼快便不見影踪?冷不防,遠處傳來一聲響雷,驚震了他那還未完全醒過來的靈魂。

這時,一份免費報紙給遞到他的面前。

那位派報的是個中年婦女,穿著一條淺藍色的牛仔褲,配上那件有點老舊的紅色制服,散發著一種極為優閒的氣息,彷彿可以隨時下班回家似的。

就黃浚傑的記憶所及,她是最近兩三年才出現在這裡派報的,個子比較矮小,而且瘦削,說起話上來時總是帶點鄉音。常常會把「頭版日報」說成「頭扮日報」。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真正要命的還是那份報紙上的標題:「富豪雪糕,光榮結業。」

黃浚傑登時呆立在當場,除了張大一張嘴之外,甚麼都不懂做。

那派報的看見他這個模樣,還一度以為他是不是看到了朋友身故的新聞,但明明那頭版只是在報導這個再沒甚麼人光顧的公司的消息罷了。

黃浚傑心裡真正想著的,當然不是這報道的新聞價值。他切實擔心著的是他即將失去了可以確認自己是否愛上一個人的準則。
再細看報道內容,原來距離真正的結業還有兩天。

簡而言之,若黃浚傑要覓得理想伴侶,必須在這兩天內完成。

但已單身了兩年的他,又怎能在這短短的兩天間完成這關乎終身幸福的任務?就算是立即請假,參加城中所有的Speed Dating,也會很難做到吧,那些甚麼盛女愛作戰不也是要搞半年才成事嗎?

而且真正要計的話,其實他只剩下約40小時。

冷汗不斷自他的手心冒出。

回到辦公室後,他第一時間做的不是檢閱今天的會議議程,而是立時在網上搜尋一些有關兩性相處的資訊,尤其是一些教人如何在短時間內看穿對方心意的網站。

但他橫看豎看都不怎麼看得順眼。因為無論對方心意是怎樣,最終都是要對方令自己想吃雪糕才行呀。而且他還要再透過雪糕的味道來進一步確定自己有多愛對方。

富豪雪糕的結業,對黃浚傑而言,就像是一個宗教失去了她的正典一樣。

長久以來一直信奉的教條,竟一下子變得盪然無存。

********************

「好了,先別急!」黃浚傑不斷這樣告訴自己。

「先看看牆上的掛鐘吧!」他大概認為這樣做可以稍稍舒緩那在他的幻想中揮之不去的軟雪糕味道。

牆上的掛鐘可算是這間公司的「古物」,因為自五年前,黃浚傑加入這間公司的時候,它已經高高地掛在這個所有人都看到的位置上,彷似是成了老闆的線眼,監視著全公司的運作。

有戴手錶習慣的黃浚傑其實是很少留意這個時鐘的,但當他此時細心地看著它的時候,他竟看到一些平常沒發現的細節。

例如那個亞拉伯數字「1」其實是有點脫色的;另外,秒針的尖端位置原來是箭嘴來的。

再看多兩眼,他發現原來這個鐘也挺有美感的,有點想買一個回家的衝動。

在此之前,可能你問他這個鐘是甚麼顏色,他也未必可以十分肯定的回答你。

突然,黃浚傑的心中閃出了一個念頭。

為何他不試著在公司裡尋覓對象?

之前一直都沒作這個打算,大概是由於他極度相信「在這裡吃,就不要在這裡拉矢」的森林法則,所以他根本沒有細看過這裡的任何一位女同事。

但既然已到了這個危在旦夕的關頭,他也不得不放棄一些原則了。

說不定他可以看到這班女同事的另一面呢!

於是,他開始在腦海中搜索每一個女同事的臉,試著看看會不會挑起他吃雪糕的念頭。

Florence,Bonnie,Mandy,Suki,Mei Ling。。。。。。

********************

但一個小時過去後,黃浚傑卻只落得滿臉是汗的下場。

因為無論他怎麼想怎麼看,都沒有一個人能令他想立刻跑去中環廣場買一杯軟雪糕!甚至,即使他違背道德和良知,打算向一些已有另一半的人埋手,一嚐勾二嫂的滋味也還是不得要領。

黃浚傑的情緒快到崩潰邊緣了。

時間逐分逐秒地過去,牆上的鐘「的嗒,的嗒」的響。

在這單調的音樂伴奏下,他開始懷著絕望的心情接受自己將會孤獨終老的事實。

然後,他開始萌生了一個新的念頭。

「所謂普世價值,某程度上是忽略了一些小眾的需要。」

這句話是黃浚傑不知從哪裡聽回來,但卻正好貼切地與他現在的心情互相呼應。

要不是現今有關擇偶條件的「普世價值」是要用外貌,品行和社會地位等準則來釐定的話,他可就方便的多了。他大可以在網上開post說:「招女生見面,如合眼緣,可共享軟雪糕一杯。」

但如果他現在這麼做的話,必定只會成為一宗潮聞。

在他的胡思亂想間,甚至將矛頭指向這資本主義社會下的不公義!

他不滿為何那些持守所謂主流觀值的群眾會不肯接受其他可能性,難道他們沒了那些條件就不懂愛了嗎?(當然,黃浚傑在這樣鬧的時候,並沒留意到自己也犯了沒有軟雪糕就不懂愛的毛病。)

可怒也!

最過份的是,他們要自己守著這些規條也算了,為何還要逼其他人也一起守?究竟這些當權勢力有沒有想過小眾的利益?

DAMN IT!
DAMN IT!
DAMN IT!

在那一刻, 黃浚傑下定決心要為這種不公義的處境發聲!為了達成這目標,他已然覺得找不找到另一半已不重要了!更重要是他要令眾多其他同樣用怪異條件擇偶的人都敢站出來!那些人的擇偶條件不一定是要和軟雪糕有關的,即使是和飛機大炮比卡超有關的也可以,總之是一些你不敢宣諸於口的條件就可以了。

而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要為這一族群的人的身份去污名化。因此,口號就變得相當關鍵。

「我們不是怪異,我們只是不同!」

對!就像劉曉波不是異見人士,而是不同政見人士!

對!朝著這方向搞下去就對了!

對!這會是一場極為壯觀的革命!

********************

轉眼間,十年過去,黃浚傑已組織到一群為數不少的志同道合之士,他們成立了一個組織,名為「支持多元擇偶條件協會」,簡稱「支元會」。

社會上亦有人開始關注他們的訴求,但遺憾的是,不少參與這社運的人士,在找到另一半之後,大都離會而去,成了黃浚傑眼中的叛徒!

至黃浚傑本人的姻緣呢?

就在他開始搞起社運的第六年左右,就給他遇到一個常常背著龜殼的頌雯。她說只要遇到喜歡的人,她便會自自然然的脫下龜殼,並變成一個愛爬來爬去的女生,彷彿這是一種重生的象徵,而爬得愈高的話,也就證明她愈愛那個人。

「而這種重生,正正就是愛的根源,就像你們一般人看到心儀對像會心跳加速一樣。所以,我們其實是跟你們是一樣的。」在一次公開活動中,她如此向群眾宣告。

眾人都被她富感染力的演說深深吸引。

她又說過,在她的理性層面還未理解到這種愛的感覺時,她的感性機制便已如本能般作出反應,驅使她有這一連串的行為。

結果,黃浚傑就成了這個「驅動」她的人。

但苦無富豪雪糕的印證方法,黃浚傑早就打消了結婚的念頭很久了,並打算把餘生獻給社運。這十年來,專心的為自身所代表的弱勢社群發聲,又要不時對抗衛道之士對他們的批評,他都幾乎忘了當初的動機就要讓更多的人得到愛。

然而他自己卻因而忘了去愛,這也可說是一種諷刺。

和頌雯相識了四年,有一天,在「支元會」的辦事處中,她突然在他面前拋開那笨重的龜殼,定睛的看著他。

她的雙眼不算十分大,而且皮膚有點粗糙。衣著方面,她當天也是穿著慣常所穿的運動裝。要不是她有著尖尖的瓜子臉和一頭長髮的話,很可能真的會被人誤認為男生。

然而,這個其貌不揚的女子,此刻在黃浚傑的眼裡,竟看到一些平常沒發現的細節。

例如那印在她的運動衣上的亞拉伯數字「1」竟是有點脫色;又例如她微笑起上來的時候,眼角的魚尾紋竟有點像箭嘴圖案。

雖說如此,但再看多兩眼,他發現原來這個女子也挺有美感的,有點想買。。。。。。有點想買一杯軟雪糕的衝動。

他彷彿被帶回去了十年前的某個時刻,某個富豪雪糕還未結業的時刻。

黃浚傑心裡一點也不明白為何這失落已久的熟悉感覺會突然重現,他只懂呆立當場。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掛在牆上的時鐘運轉的「的嗒」聲也開始變得響亮了,那久違的心跳感覺也已愈來愈強烈。

正當黃浚傑想說話時,頌雯卻比她快開聲:「願意和我來一次沒軟雪糕的戀愛嗎?我也可以試試不爬牆的。」

沉默數秒後,只見黃浚傑慢慢的走近頌雯,在她的耳邊說話。

耳語聲弱不可聞,甚至被牆上掛鐘的「的嗒」聲蓋過。

只是,這時的「的嗒」聲已不再單調了。

作者:健龍

典型八十後,好食懶飛,閒時寫文當是拾趣,也愛八掛時事,但學業不精,恐怕將來都是行乞維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每一所大學,附近都有個交通要衝. . . . . . by 白木乩
    香港警察要幾咁無戰略智慧,先會諗住強攻大學?…
  • 同藍絲做廿年朋友,結果係點? by 六月的物管
    話說某日,細妹咁唔好彩撞啱「克警」又亂鳩咁放催淚彈,搞到佢眼、鼻、喉都勁唔舒服,猛咁咳之餘,氣管同皮膚都又敏感又痕。之後,細妹喺FB出post 訴苦…
  • 迫大家抗爭 by 健吾
    對這位特首而言,她很清楚,她現在宣佈宵禁,停工停課停市,就是輸。這樣子,「暴徒」的目的就會得逞。所以,她一定不會停課,而更會向「可以上班和上學的人表示敬意」。 …
  • 我和我的中大 by 健吾
    中文大學是一個改變我人生的地方。…
  • 中共有意令香港進入混亂? by 庵念慈
    靠人民的大騷亂去將黨內反對派清除,是文革的起因。23條弄了十幾年都停步不前,剛好遇上這場運動,倒不如將香港的反對派肅清,一路讓他亂落去,例如沉寂的零星騷亂不夠亂,那麼就各區一齊開槍,721如是,831如是,10/1國慶如是,雙11也如是。…
  • 黃店還是藍店? by 健吾
    最近有朋友跟我說,太子某一間火鍋店很藍,但自從某次見到警察在他們外面放催淚彈之後,就變黃了。然後在網路,又有人說究竟是黃是藍。有些員工,天天都看著大台的新聞,他們接收的資訊不多,再加上很多以訛傳訛的資訊,示威者有錢收,前線有小天使等等的消息…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1411
Date: 2012-06-06 15:35:51
Generated at: 2019-11-14 00:06: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6/06/11411/富豪雪糕尋愛實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