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論《華夷變態》

(原載於:http://www.fanboyu.com/2012/05/03/change/

《華夷變態》封面(古書屬公有,網絡有全文,點擊進入)

《華夷變態》是日本江戶時代儒學學者林鵞峰和林鳳岡於1732年彙編的書。也是當時日本專門對中國風土人情進行研究的例行報告-「唐船風說書」之一。

什麼叫「華夷變態」?簡單來說就是中華變成蠻夷,也可以理解為中華和蠻夷互為轉換,裡面提到「大抵元氏雖入帝中國,天下猶未剃髮,今則四海之內,皆是胡服,中華文物蕩然無餘,先王法服,今盡為戲子軍玩笑之具……陷虜,唐魯才保南隅,韃虜橫行中原,是華變於夷之態也。」 這段不必翻譯,想必大家都能看懂。

有趣的是裡面提到「唐魯才保南隅」,意思是先唐留下來的文明只在南方有所留存,也難怪閩南話和廣東話這兩種古漢語能在南方通行。而北方經過蒙古韃子的改造,全都是「大塊吃肉、大碗喝酒」了(唐以前的中原人是絕對沒有這些粗魯習俗的)。文章提及「中華文物」,包括了漢服。說來搞笑,看新聞見到有大學生為了傳揚華夏文明,穿漢服上街,結果被憤青錯認是和服,遭一頓暴打。

把漢服錯認成和服,是不識文化;看見日本的東西就怒,是不懂文明;凡事都用拳頭解決,是不講道理。「華夷變態」,意思就是中國人從禮樂之臣變成不識文化、不懂文明、不講道理的「三不」民族。

胡言亂語

胡人對華夏文明的摧殘真是隨處可見,我也說過不少,例如北方國語裡有一個詞「頗煩」,頗(po)讀第三聲。形容一個人很拘泥小節做事繁瑣令人不耐煩就說「他真頗煩」。這個詞曾出現於《世祖章皇帝御製大清律原序》,順治皇帝說:「中夏人民既眾,情偽多端,每遇奏讞,輕重出入頗煩。」 意思是,中國人不像我們旗人,他們虛偽的很,老是說話不算數,頗煩死了!若是中國皇帝,是斷不可能稱呼自己的人民為「中夏人民」的。而「頗煩」也不是中國話,就這樣被硬生生塞進來了。

林忌也說過,「金正日」這三個字的讀音,在東亞各語言中——韓文: Kim Jong il;台語: Gim Jing lit;潮州話: Gim Jian Jig;廣東話:Kam Jing Yat;客家話:Kim Chiang Ngit;日文: Kimu Sei Hi;普通話是:jin zheng ri,也是唯一一個有捲舌音的,實際上「R」的捲舌並不是古漢語,而是胡話(胡人說的話)。亞洲受中華文化影響的國家地區所通行之語言統統沒有捲舌,包括日語、韓語、粵語、泰語、越南語等。所以當地華裔很多都沒法準確地發普通話裡「二」(er)這個音。多數讀成近似於「餓」的音……

孟子說:「吾聞用夏變夷者,未聞變於夷者也」。可他老人家沒想到兩千年後中國人早已被夷荼毒得滿口胡言了。

元明清這三朝,是中國文化自毀的開端。元朝是偽概念,真名是蒙古帝國,疆域之遼闊,中國只能算是其中一塊殖民地,來來去去沒幾個皇帝會說中文的,中國文化什麼處境可想而知。明朝雖是漢人王朝,可惜朱元璋是貧下中農出身,當過叫花子,滿腦子「打土豪、分田地」思想,和老毛的文化水準有一拼,看看宋明理學後期對儒家的曲解就知道了。清朝算是融入漢族文化,但依舊推行剃頭這種奇怪的番邦習俗,真是可嘆。

以夷制夷

說完了中原與遊牧民族文化間的華夷變態,再來談談中國與洋人間的華夷變態。洋人是夷,毋庸置疑,林則徐在消煙時也說「英吉利國夷人震懾」。魏源:「師夷長技以制夷。」 因為中國自古以來是天朝上國,從來只有萬國來朝,所以非我族類的當然就是蠻夷,乾隆說:「天朝物產豐盈,無所不有,原不籍外夷貨物以通無有。」 結果吃了幾場敗仗,賠了不少錢和地就老實了。

被打敗後清朝人摸不著頭腦:為什麼我們天朝上國居然打不過這群蠻子?於是有人開始研究西方社會,徐繼在1846年的《瀛寰志略》裡寫美國:「華盛頓異人也,起事勇於勝、廣,割據雄於曹、劉。既已提三尺劍,開疆萬裡,乃不僭位,不傳子孫,而創為推選之法,幾於天下為公,乎三代之遺意。」 等等,推選之法……不是堯舜禹嗎?天下為公不是《禮記》嗎?突然之間,這些中華文化的好玩意反而從華盛頓這個外國人身上才能找到,中國人到底還剩什麼?

然而傳統階級的士大夫並不喜歡知識分子去欣賞「中國古代文化」,例如劉錫鴻所說:「洋人公司不可效」「火車不能行於中國」 等觀點。郭嵩壽在《泰西各國采風記》裡就看得比較清楚:「其實議員比於古之太學,議員乃西國之士也。《周禮》詢群臣,詢群吏,詢萬民。」意思是,其實西方民主與古代《周禮》中所倡導的國事要詢問萬民是同一個道理。所以到底「中國人」和「洋鬼子」哪一邊更有華夏的風骨,還真是分不清了。郭嵩壽又寫道:「(議會與地方)二者相持,是以君與民相交維繫,迭勝迭衰,而立國千餘年終以不敝……中國秦漢以來兩千餘年適得其反,能辨此者鮮矣!」 (議會和地方政府的系統使國君和臣民相互制衡,維繫國家,無論國運好壞,英國一千年來都屹立不倒……中國自從秦漢以來兩千年卻正相反,能看得出這點的人實在太少了!)

紳士君子

講文化的「華夷變態」,不得不說香港。英國人的管制團隊,特別是殖民地高層,帶有一種英國人才有的傲慢。英國紳士注重聲譽和誠信,所以很多事情不明說,講究「subtle」。比如英國沒有憲法,靠一種模糊的「精神」來當憲法,未免有點搞笑,也就是說只要政府願意,隨時可以採取手段暴力鎮壓人民,畢竟沒有憲法,你的自由和權利都不是白紙黑字的。可英國人不屑這樣做,你問他們為什麼不把人民的權利寫出來?他們反問:這種天經地義的東西難道不是常識嗎?還用得著寫出來?你頓時不懂該如何回答。人們經常說東方人內斂,西方人外向,貌似不是這麼回事。

同樣的道理體現在許多別的地方,所以英國公務員的章程中少不了「traditionally」 「conventionally」這些詞。英國首相可不可以淩駕保密條例?當然可以,但是「traditionally」沒有人這樣做過。澳洲總督可不可以按自己的喜好任命總理?當然可以,但「conventionally」這種事沒出現過。權力就放在那裡,但我知道你們都是受過教育的紳士,你們也清楚濫權的後果,所以「不濫用職權」這種天經地義的東西還用得著寫出來?

那麼,香港政府可不可以任命廣播處長呢?當然可以,但是主權移交之前都是內部晉升的……結果鄧忍光。香港首席長官(以前叫港督,現在叫特首)受不受香港反貪條例規管呢?當然不受,但「傳統上」他們是不貪汙的……結果曾蔭權。香港員警外出任務期間可不可以跑到一邊去拍照呢?當然可以,但一直以來沒出現過這種事……結果數不清的案例。特首同時也是港大和中大的校監,他有沒有權力管校內事務呢?當然有,但前兩位特首是沒做過的……結果等著瞧。當你把這些英國紳士的「不必明說」的規矩留給喜歡鑽空子貪小便宜的中國人,就知道後果會是如何。真正的中華君子文化早就被摧殘得一干二淨,所以我說香港必衰,乃成也英國,敗也英國。

有人說我整天都在讚揚西方貶低中國文化,對不起,你的中國文化不是華而是夷,華夷早已變態。我推崇真正的中國文化:禮貌、謙虛、道理、道德、正宗、正直……等等。找了半天沒在中國找到,最後出國一看:呵~還是外國人筷子用得好!

 

作者:樊博宇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319
Date: 2012-06-15 22:26:36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5: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6/15/12319/也論《華夷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