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屆考生對英語考核及課程的疑惑

最新文章綜覽 / 讀者來函

早兩個星期到茶餐廳吃午飯,無意中聽到鄰座的家長正為就讀初中的子女憂心英語科的成績,說要花點錢為他們找最優秀的私補,皆因學校的老師的英語水平只屬一般。還是家長們有遠見,筆者早前從各大報章得知有不少大學教授抱怨大學生的英語水平低,低得連lecture的授課內容也聽不明白。筆者雖不敢茍同英語是來衡量人的素質,但若果我們連在餐廳用英語來叫一個Setlunch也有心無力時、看外語片全程都依靠那譯得奇差的中文字幕時,或於街中看見金髮美女問路時就連自己在那也不知道,這不是反映港人的素質嗎?

現時高中的英語科,確有不少核心問題。這正好解釋為何學生的英語水平近十多年來有倒退的跡象。今天,先由筆者談談香港中學生英語水平較低的一個原因。

上了高中,筆者發現身邊每位同學的三年計劃〈Three year plan〉均是以爭取大學學位為目標,每人也務求以最少的時間成本來把利益〈學習成效、大學學位〉極大化。說穿了,香港中學生的英語水平之所以低,是因他們經過計算成本及效益而作出的理性行為─學習英語的利益低。背後的原因是可以由經濟名師Andrew Lo所提出的理論去作解釋:「香港的大學收生主要計算兩科A-LEVEL 的成績(即一般術科,例如經濟、物理、會計等)及兩科AS Level〈Advanced Supplementary Level〉的語文〈即中英文〉。所謂的Supplementary,即其所佔入讀大學的總分為少,可以想像成在英文科考獲一百分等於在經濟學考獲五十分。」 有著這樣的一個制度,一心只想入讀大學的中學生又怎會理會英語科的成績呢? 一句到尾,合格就可。何況,學英語是不可能坐在一角、不消一會兒就學懂的,學習語法背誦生字─怎去計算回報? 讀歷史可不一樣啊,我溫一小時便背熟了一條長題目〈十五分〉。所以,稍有點功利主義的學生還是懂得去作出選擇的。

不過,政府始終希望提高學生的英文水準,並提供更大的學習誘因於英語之中,不然怎麼會有DSE的誕生呢? 上回談到新學制之下的SBA令教師學生叫苦連天,這也是的,我們沒有選擇權。但筆者發現有時候有選擇也是挺痛苦的,那就是英語科的卷一〈閱讀理解〉和卷三〈綜合技巧〉 均有選擇作答的部分,為Section B1 〈the easier section〉 及 Section B2 〈the most difficult section〉。這次受罪的,又是學生跟老師們了。

先說學生的,考大學試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做錯了一個決定也可能蓋上棺木前的一刻也感到遺憾和悔疚。可是,我們偉大的教育局就是要讓你作出人生的抉擇。其實把所有試題全做的不是挺好嗎? 至少我們考得不好時,責怪的是考評局怎麼今年出得這麼難啊,也不會責怪自己不去做容易的Section。到考生把easier section都拿Full mark了,又會開始責怪自己不去做the most difficult section。奇怪,那麼人人都去做the easier section不就全都入大學了嗎? 問題的核心就在 B1 section 的highest level為4〈5**為最高〉,而B2 section 的highestlevel為5**〈5**為最高〉。即是說,做section B1的最高分也是level 4,坐在身邊的小明同樣是level 4 ,不過做的卻是 section B2。筆者不是說分等級的主意不好〈中國向來也是這樣做啊〉,而是背後教育局的主意壞─計算分數的方程式是怎樣的? 沒有人知。 學生把賭金持在手上,但不知買的是大還是小,抑或是圍骰〈兩份也做〉呢? 可悲!

煩惱便來了老師這兒,對於能力差一點的學生,建議他B1吧;對於能力佳一點的學生,建議她B2吧。看似容易,可是,marginal 的呢? 請不要忘記,香港大部分的中學生也是marginal的一類。做B1又過份保守,做B2的又說太進取,老師的手上就好像掌握著每位學生的命運。試想想,聽了老師的意見,你考差了,第一時間責怪的還會是自己嗎?

 

作者:Owen

Owen
應屆的中六文憑試的考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2451
Date: 2012-06-20 11:39:57
Generated at: 2020-08-13 05:38: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6/20/12451/應屆考生對英語考核及課程的疑惑